七星阁 - 玄幻小说 - 对不起,这里不是你想要的世界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汤贤VS麦肯登

第十五章 汤贤VS麦肯登

        水栖兽人取得大胜,麦肯登望着混乱败退的人族大军志得意满。

        全场仅存的抵抗就数泥沼地里的两名人族英杰了,深陷重围做困兽之斗,麦肯登不禁见猎心喜。

        麦肯登是被族众奉作英雄的杰出兽人,早年率众冲锋斩将夺旗本就是家常便饭,也因此积累了很高声望。他扫平周边部落后便没了这种热血拼杀的机会,现在人族大军溃败,胜局已定,心痒难耐的他亲自上阵去解决俩“添头”算是对自己的一种犒劳。

        两名人族一雄一雌,不出所料,雄性扭头对雌性说了什么便挺身站了出来。

        麦肯登用夹杂蜥蜴语的兽语喊道:“吾乃蜥蜴族英雄麦肯登!能死在吾之戟下并非耻辱,来吧,用你性命来做最后表演吧!取悦我们吧!”

        周围兽人兴奋的振臂高呼,拍打武器,声威颇壮。

        手持盾剑的汤贤扭头对温蒂妮说:“待会你先别动手,对方一定是兽人的高级将领,我要伺机诛杀此獠。对方不知你的存在,不知道你的手段,你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决定性作用。”

        温蒂妮不死心道:“干嘛要杀他,他的死活与你何干?趁着你还没有力竭,身体还有余力动用我的力量,我护着你,即使被这数万大军包围也能轻松离去。”

        汤贤摇了摇头。

        “小燕在这里。”

        温蒂妮怒道:“她的死活与你何干?我护着你,我们现在就能离开这里!”

        汤贤却已经动身了。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我所欲也,义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我不能抛弃任晓燕不管,这是义,是我们勇者家乡的传承,你可能不理解,但我绝不能舍弃……”

        如同任晓燕一样,汤贤在泥沼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脚踝深陷在淤泥里被极大的限制了行动。而麦肯登此时动手了,挥舞着三叉戟在泥沼地里动如脱兔,这简直让任晓燕不敢相信!

        瞪大了眼睛,痴道:“它怎么做到的!?”

        高下立分!

        即使是第二勇者汤贤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饶是汤贤身着重甲,身上的伤口还是不断增多,麦肯登更加猖狂,像是猫儿调戏死胡同里的老鼠一样戏弄汤贤,周围兴奋的助威声更加高昂了。

        汤贤一直在隐忍,万分焦急的温蒂妮落在汤贤肩上,时刻等待着汤贤发令。

        “就是现在!!”

        在麦肯登大意挥戟的瞬间,汤贤直接放弃防守,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将长剑刺向麦肯登胸口。

        淡蓝色的水幕张开,麦肯登的长戟受到阻拦立时变慢了,就在麦肯登惊异的瞬间,汤贤的单手剑已经刺中麦肯登胸口!

        麦肯登华丽的铠甲暂抵宝剑锋芒,他自己也是反应迅速,身体迅速后仰。

        换做平时,汤贤这一剑定能一剑穿胸,可这是泥沼地里,汤贤双足深陷于淤泥之中。麦肯登中剑的同时身体后仰小腿弯曲迅速向后滑步,而汤贤在泥地里拔足的速度显然没有麦肯登快,转眼间被麦肯登硬生生扯开了距离。

        “……。”

        虚惊一场的麦肯登说不出话来,他瞳孔微缩,愠恼之感在胸中升腾。

        周围也被这变故惊得鸦雀无声,只余下汤贤气息不均的喘息声在场中孤零零的回荡。

        “汤贤!”任晓燕高呼:“这蜥蜴人的脚趾上有鸭子一样的脚蹼,所以能在泥地上纵掠如飞,地形对我们太不利了!”

        汤贤立即查看麦肯登的脚,兽人没有穿鞋的习惯,那双宽大的脚蹼清晰映入眼帘。原来麦肯登行动的时候张开脚蹼撑水,脚掌看似没入泥水里却没有深陷在淤泥之中,不仅如此,麦肯登抬腿迈步时还可以将脚蹼蜷缩并起以减少泥水带来的阻力,所以能够在泥沼上纵掠如飞,行动丝毫不受影响。

        汤贤喃喃道:“果然是水生兽种……这地利之便太占优势了……”

        麦肯登则用兽语嗤笑道:“狡猾的人类,居然还藏了一手,不过很可惜,你碰见的是我!蜥蜴族的英雄麦肯登!!”

        “““嗷嗷嗷——!!!”””

        周围再次爆发出山呼般的助威。

        “看招!”

        麦肯登主动发起攻击,奔袭的同时三叉利戟直刺汤贤。

        “无需再保留了!温蒂!”

        温蒂妮张开了水幕,而令温蒂妮惊诧的一幕出现了,三叉利戟刺透水幕丝毫不受拦阻,直直的刺中汤贤胸口。

        汤贤受伤颇重,但他咬牙切齿,伸手抓住了战戟戟杆,他觉醒的神圣斗气疯狂运转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怪力。麦肯登刺中汤贤后刚想开口嘲讽,却被突如其来的大力牵拉着向前倒去。

        “去死!!”

        汤贤的单手剑斜劈在麦肯登左臂肩头附近,而他视野里,蜥蜴人麦肯登的眼里并无惊恐慌乱的神色。

        只见麦肯登紧握长戟的右手松了松,但未完全松手,松到可以使手掌沿着戟杆滑动的程度。

        长戟的戟头被汤贤紧紧攥在手里,力大到就像一根铁管固定在墙上一样。

        麦肯登借着向汤贤身边倒去的趋势躬斜身子,极其微妙的调整左肩吃剑角度;同时右手把长戟戟杆当做楼梯扶手一般来用,以便维持身体平衡使自己不至于跌倒;最后还依托戟杆继续向前滑动,转眼间已欺进汤贤中怀。

        这瞬息万变的战况变化令汤贤大脑一片空白,他的感官还停留在他确实砍透了麦肯登盔甲上,但盔甲的下面好像还有什么坚硬的东西阻挠了利剑继续前进。而这短暂的一瞬间里,由于麦肯登身形发生变化,汤贤单手剑的剑刃居然被盔甲给“别”住了!

        汤贤下意识的反应过来,长剑如果砍到敌人骨头上,有时候是拔不出来的,现在遇到的状况正与之类似,这种情形下应当松手放弃单手剑,拔出备用武器继续作战。

        于是汤贤下意识的松了手,腰侧的短剑还未拔出来呢,欺进中怀的麦肯登已经一记左勾拳打在了汤贤下巴上。

        天旋地转,一片轰鸣!汤贤踉跄着向后倒去……麦肯登又补了一脚,一脚将汤贤踢翻在泥水地里。

        实力差太多了……倒在泥水地里狼狈不堪的汤贤心想:不同于邢军的刚猛迅捷,力降十会,这蜥蜴人将领明显身经百战,战斗经验与临场反应都优于自己,倘若在陆地上兴许还有一战之力,在这泥水地里简直没有还手之力……

        “要怪就怪你遇见了我。”麦肯登骄傲道:“不走运的人类,我们水栖兽人生在水里长在水里,没有人比我们更懂水了。

        你可知道我小的时候,单这一个小小的毒龙湾里就有三支部落存在,许多伴水而居的高等兽族一出生就带有一定程度的水系异能。你的杀手锏是高等精灵帮你施放的水系屏障,我老早就已经见过了,更懂得如何破解。

        也正因为我的强大,才能领导我的族人统一毒龙湾,统一周边水域的其他部落。

        再见了,孱弱的人类。”

        “汤贤!”任晓燕岂能坐视不理,赶来救援。

        可她的大斧与战戟相接,战戟一扭一压就令她的斧头失去控制,重重的砸落在泥水地里。任晓燕急于抽斧,可她的大斧是长武器,握住斧柄的她刚一拖拽长斧就感受到斧头在淤泥中犁地的感觉。

        麦肯登道:“雄性间的决斗你插什么手,你这么想死就先成全你好了。”

        任晓燕的斧头还未拖出,麦肯登已经高举了利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