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修真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在线阅读 - 第4689章 母暴龙哇哇叫

第4689章 母暴龙哇哇叫

        “死胖丫你想做啥?难不成你还敢打我们?你要是敢碰我们一根汗毛,天打雷劈!”谭氏咬牙切齿道。

        杨若晴冷笑,“我不会碰你们,脏了我的手,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从现在起,再让我现你屋里有剪刀之类伤人的利器,我见一回砸一回!”

        说罢,她抓起谭氏的枕头扔到一边,拿起那把藏在枕头底下的枕头转身往屋门口走。

        “那是我做鞋子用的,你拿走了我拿啥做鞋子?还给我!”谭氏在后面喊。

        杨若晴当她是放屁。

        “你个糟老头子,还愣着作甚?赶紧的去给我把剪刀夺回来啊!”

        东屋里,传来谭氏气急败坏的催促声。

        老杨头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屋外便传来了杨若晴的声音。

        “四婶,你来得正好,我这刚好有桩事儿要劳烦你。”杨若晴说着,拿了一两银子放在刘氏的手里。

        “从现在开始,你帮我盯着东屋,甭管是剪刀还是水果刀还是西瓜刀啥啥的,但凡是能伤人的利器,你帮我找出一件来拿到我这里来,便是一两银子这个差事你能胜任不?”杨若晴问。

        刘氏把头点得如捣蒜响亮回应:“晴儿你放心吧,有银子赚,我就算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帮你盯紧这东屋,坚决不让东屋有半件跟刀相关的利器。”

        杨若晴满意点头。

        老杨头追了出来,气不可遏的道:“晴丫头,你凭啥这样霸道?你奶没有剪刀咋纳鞋子咋缝缝补补?你快别闹了,不然我们就去外面说,说你仗着将军夫人的身份苛刻我们二老,你不要脸面,棠伢子在外面做官总要顾及名声吧?”

        不待杨若晴出声,骆风棠已冷冷道:“爷多虑了,名声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还真没放在眼底,只要晴儿开心就好。”

        杨若晴笑吟吟看了骆风棠一眼,好夫君,给力!

        这边,老杨头满眼错愕,也有些讪讪。

        原本还以为骆家这小子身为大将军咋说也是个血性男人,为了自己的名声不可能放任媳妇胡来。

        没想到,这小子是个媳妇奴,三房想必就是这样的门风吧,老三也是媳妇闺女奴,都是几坨糊不上墙的烂泥!

        老杨头在心底狠狠鄙视着这边,杨若晴也出声了:“爷你说错了,我可不是胡来,我是怕你们胡来才没收这些东西的。”

        “你们上了年纪,脑子有时候不清醒,喜欢砸东西啥的,我这是怕你们伤到了自个才好心帮你们收起来,四婶,你说是不是?”杨若晴转而问刘氏。

        刘氏竖着双耳,正听的兴起呢,猛地听到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刘氏赶紧回过神来兴奋的道:“晴儿说的是,你爷奶上了年纪都糊涂啦,尤其是你奶,你好心好意帮他们把利物收起来是好意,这份大孝心啊,明理人都懂,你四婶我第一个懂!”

        杨若晴满意的点点头,没想到这个时候,四婶起了神助攻。

        而且,有四婶这张喇叭嘴在村里一扩散,到时候全村老小都会晓得她杨若晴是个孝顺闺女了,就算老杨头和谭氏去找人哭诉,控诉她,她这边已经先入为主了。

        事情办完,目的达到,杨若晴可不想在这里多逗留一秒,于是拉着骆风棠离开了老宅,留下谭氏那只母暴龙在东屋里大喊大叫。

        杨若晴和骆风棠离开后,刘氏摩拳擦掌就要往东屋里冲,去继续收缴利器。

        可当她从倒塌的门口朝里面探脖瞅了一眼,看到老杨头和谭氏的光景,刘氏吓得赶紧缩回了脖子。

        这个风口浪尖上进屋去收缴利器那无疑是往刀口上撞啊,到时候俩老家伙不敢对晴儿那咋样,火气指不定全往自个身上撒。

        刘氏目光一转,脚底抹油溜了。

        先出去把这里的消息散步出去,回头晴儿得了好名声,自个得了实惠,嘿嘿,自己真是越的聪明了……

        东屋里,先前杨若晴和刘氏的一番话,谭氏和老杨头听得一清二楚。

        此刻,谭氏气得从床上蹦了下来,满屋子找她的拄拐。

        只可惜,那根拄拐早在杨若晴离开东屋的时候就顺脚给踢到院子里去了。

        谭氏摸索了老半天都没找到,反而踹到了倒地的屋门,‘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哎哟喂我的个老腰啊,断了断了……”

        谭氏躺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咆哮,用力拍打着身下的木门,木门出砰砰砰的声响。

        谭氏哭骂:“天杀的胖丫,烂了心肝的东西,把我杀了吧,拿着屋门给我挺尸啊……”

        老杨头捂着一阵阵涨的胸口,黑着脸站在一旁,脸上的肌肉一阵阵的抽搐着,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谭氏的哭骂和嚎叫,让他眼前一阵阵的黑,浑身冒冷汗。

        老杨头捂着胸口踉跄着回到桌边,扶着桌子的边缘缓缓坐下去,闭上眼,仰背靠在身后的椅子背上,好一阵才缓过一口气……

        李绣心和金氏一块儿从后院过来,打从东屋门口经过时,一眼就看到屋门倒塌,谭氏趴在门上哭骂捶打,眼泪鼻涕糊了满脸。

        “哎呀,奶,你咋跟着趴着呀?”

        李绣心惊呼了一声,怔愣在原地,望着那空洞洞的门口,不晓得这到底咋回事。

        晌午之后,她跟着婆婆金氏一块儿去后院外面的田地里挖野菜去了。

        自打上回泻药那件事之后,她的胃口就一直不太好,这两天在村口池塘浆洗,听到村里的大娘和婶子们说野菜拌饭不错,这勾起了她的几分欲、望。

        没想到刚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这屋门咋回事啊?

        难道爷奶干仗了?

        稍一怔愣,脑子里却是电光火石闪过了无数种猜测。

        而身旁一个人影急吼吼冲上前去,几步就跨进了屋子,将谭氏从地上扶起来,那人口中还‘啊啊’的叫着。

        满脸的担忧和焦急之色,似乎在诧异谭氏为何会这样。

        没错,那个心善且手脚快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婆婆金氏。

        金氏又朝李绣心这招了招手,让她进去搭把手。

        李绣心没辙,只得放下手里的菜篮子,硬着头皮进了东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