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金刚不坏大寨主在线阅读 - 1445:死灰复燃的野心!崆峒!(为月票加更)

1445:死灰复燃的野心!崆峒!(为月票加更)

        银针!

        又见银针!

        十万火急的危急关头,在笑三笑以及萧峰俱是心弦紧绷的一刹,却是东方不败的小小一枚银针果决、惊险又带着一点点赌的成分,精准命中朱无视以吸功构筑的吸功力场最薄弱之处。

        吸力场一击即破,崩溃的瞬间,即有发生大爆炸的风险。

        然而朱无视亦非泛泛之辈,却是瞬间抓住险中蕴含绝佳机会的时机,迅速运功削弱消化吸力场内肆虐的地意,勉强渡过了危机。

        此时,即可看出东方不败的惊艳才情,在电光火石之间即从错综复杂的状况中把握住唯一的机会,并果断出手,瞬间命中吸力场的薄弱点......这已不是随便任何高手能办到的,考验的已不仅仅是实力,更是高明的眼力和敏捷的思维。

        要知晓朱无视的吸力场哪里薄弱,岂是一般人能看得透的,而东方不败非但看透,更判断出一旦她不出手,最终吸力场也将在被撑爆的刹那,从薄弱点最先破开......

        正因如此,朱无视彼时也必然时心神紧要关注在薄弱点处。

        而此时,她一针刺破薄弱点,却是提前就将风险通过一个小小的针口释放。

        如此举动,看似冒险,实则却是抓准了朱无视的心理,会立即抓住她制造的针孔释放压力的机会,同时配合着压制吸力场内的能量,通过这短暂的压力缓解迅速释放风险,渡过难关。

        简简单单的一针,却有着大学问。

        此刻,朱无视迅速吞噬吸收地意,内心却也不免涌生出惭愧与钦佩。

        他终究还是小觑了天下英雄,也太小觑江大力的朋友。

        试问能成为江大力挚交之人,又有几个易与辈?

        正如东方不败昔日所言:“葵花或许千万种,本座岂会与人同?”

        学我技者死,同我心者存。

        片刻间,半空散发着璀璨金光的光团急剧缩小。

        其中激荡澎湃的地意,部分由东方不败扎开的针孔散出,另有大部分则被朱无视全力催发的吸功快速吞噬。

        到最后,甚至连针孔也被朱无视修补力场堵住,不放走任何一丝地意,悉数吞噬。

        这一切惊变发生,仅不过四五息之间。

        本是千钧一发的危机局面,竟是如此扭转乾坤......大地晶核的独目之内,王、云、胡、乐四大新任家主全都惊呆了,甚至已开始有些惊恐。

        因为此时,朱无视居然真的在吞噬地意,尽管被其所吞噬的地意,相较于地意本身的力量而言可能不过万分之一,但就是这万分之一,却也相当于他们世家目前所掌控的部分地意的百分之一。

        这等同于是在挖他们四大世家的根基。

        绝不能容忍!

        胡家家主:“这怎么可能?地意的意志不容侵犯,他又如何吞噬却不会被反噬?”

        云家家主:“愚蠢!难道你忘了现在地意的主体意识已陷入沉睡,这种时候即便损失万分之一的力量,也是微不足道,不会刺激到唤醒地意,这也是我们掠夺掌管地意的原理。”

        王家家主:“现在情况糟糕了。我们四人对地意的掌控还比较生疏,一次也仅能调动百分之一的力量对这朱无视进行打击,可仅仅百分之一的力量,根本无法威胁到他。除非唤醒地意。”

        乐家家主:“不可能!黑风寨主制造的教训难道你们忘了?让地意主体意识沉眠,我们已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一旦再次刺激地意的主体意识苏醒回归,以主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令地意再次沉睡,届时即便干掉了朱无视,我们也将彻底失去大地晶核的控制权,再没有任何机会掌控地意。”

        激烈议论至此,四大新任家主已全部坐蜡,竟首次担任家主便遭逢如此巨大的危机,骑虎难下。

        他们已非常清楚,这次没有人能在帮他们。

        上次有秦始皇这个万年老二亲自出手,再加上魔罗这个阴人的老祖宗阴谋暗算,方才能将极其难缠的黑风寨主拿下。

        可这次面对连地意都能吞噬的朱无视,却就恰好克制了他们的力量,令他们在不敢唤醒地意主体意识的情况下投鼠忌器,竟然便如此荒诞的无法奈何朱无视,被对反吃得死死的。

        此时再爆发地意的力量攻击朱无视,以他们刚刚上位尚且不熟悉的控制手法,也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似乎仅能憋屈着无可奈何。

        这时——

        朱无视也已从一团紫色吸力场中缓缓落下,浑身肌体仿佛透明般,内部舞动着天怒剑、神石、麒麟玉、龙珠等等宝物的光华,珠光宝气......在割鹿刀超强的吸附愈合力下,他的身体迅速凝实,一双龙目释放出刺目的意志光辉,宛如两盏灯火,看向大地晶核的眼神,甚至都已开始带了些贪婪与野心。

        地意!

        强大的地意!

        仅仅只是吞噬了刚刚那部分地意,竟就已是令他的精神意志力量狂涨了一倍不止,若是再继续下去......他仿佛看到了实力倍增疯狂提升的渠道。

        只要吞得下!

        就往死力吞!

        吞天噬地的吸功,今日竟首度真的开始吞噬大地。

        这种力量疯狂增长的滋味,宛如罂粟花在心尖长出,令人迷恋。

        朱无视无法抗拒,甚至已萌生出取代天地的巨大野心。

        逆天者!

        本就疯狂!本就各个都是野心勃勃、桀骜不羁!

        “多谢!”

        一声低沉的道谢,从朱无视口中道出,他背对众人,浑身龙袍飘舞,背后披风猎猎作响,目露奇芒牢牢锁定大地晶核。

        笑三笑等三人俱是只感到吞噬了地意后的朱无视,竟是仿佛整个人都好似天塌地陷般的一个巨大窟窿,令他们的目光落在其背上之时就有种被吞噬进去,一口吞掉的惊怖感。

        直到朱无视的道谢声传来,才令众人纷纷清醒拔出目光被吞噬的感觉,心中只道是对方刚刚吸功运转到了极致后所附带的影响,虽是惊诧却也并未放在心上。

        而此刻被朱无视以如此贪婪可怕的眼神盯着的四大世家家主,均是为当下处境感到强烈不安,均是以精神激烈商讨对策。

        云家家主当机立断咬牙道,“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这朱无视的存在对我们异常危险,必须除去此人。此人现在看来,是已对地意心生贪念,我们干脆便以地意为诱饵,主动吸引他靠近十丈范围,而后将他一举拉入大地晶核内,放逐天渊。”

        乐家家主:“好计划!虽是冒险了些,但只要成功将这朱无视放逐天渊,此人便将任由我们拿捏。”

        四大世家家主商议之时,朱无视也已缓缓压制下内心的贪念和渴望强大的欲望,心灵中骤生出一丝不对劲的感觉。

        他的吸功虽然霸道强悍,吞噬万物,看似潜力无穷,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也是巨大,但也存在一个极大的无法回避的缺陷,便是——心灵!

        人的力量强大固然是厉害,但控制力量的始终乃是心灵。

        而吸功所吸来的力量,可谓是一蹴而就,轻松便可令力量翻倍,甚至数倍,实力突飞猛进的后果,便是导致心灵更为渴望力量,从而心灵失衡,最终心灵逐渐扭曲,迷失在强大的力量当中,沦为力量的奴隶,而非力量的掌控者。

        此类经历,他昔日便曾有过,后来与江大力一战而惊醒,自此心灵稳固。

        但如今,他竟再次感受到了强大力量对心灵的吸引与威胁。

        正当他反思之时。

        倏尔对面的大地晶核独目内,竟再度激射出地意。

        不过这次的地意凝成宛如实质般的意志触须,向他抓摄捆绑而来。

        朱无视不假思索,在笑三笑等人的提醒中再度以吸功出手,来者不拒,继续吞噬这意志触须。

        哪怕心灵警醒,但毕竟目前的这点儿力量增长还在他的心灵可控范围内,且此时在场能轻松克制对抗地意的,也唯有他的吸功,自是不可能在此时因一点小麻烦而罢手。

        岂料此时随着吸功爆发吞噬地意触须。

        触须也开始快速带着他的身躯回缩。

        “小心!不要靠近大地晶核十丈范围。”

        笑三笑连忙提醒。

        朱无视冷哼,手掌一竖,猩红光华闪动,天怒剑便要对准被吸得削弱下去的地意触手斩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精神波从地意触须内冲入他的脑海,化作一幕画面。

        那画面当中,赫然是置身在一片黑雾之内的江大力身影,是江大力被魔罗所寄体的六道追杀的画面。

        “江兄!”

        这一幕画面登时便令朱无视一惊,下手的速度也骤地放缓。

        便是这一缓间,朱无视身影已被拉扯靠近大地晶核十丈之内,一股骤然变得强大十倍甚至数十倍的意志压力,猛然降临,令朱无视身形僵滞,思维都近乎要陷入停顿。

        此时,他所吞噬的地意却涌出一股力量,为他抵消来自地意的巨大压力,更令他把握到了地意内那四张脸孔的意图。

        “回来!!”

        就在这时,笑三笑的身影伴随意志力量迅速靠近。

        朱无视心中一狠,立下决断,猛地双臂一震,体内吞噬的地意爆发,强行挣开些许束缚,骤地震出体内八颗龙珠飞出去阻隔住笑三笑,传出一道精神波动。

        “诸位立即撤走,不用管我!我已有救江兄之策......”

        这一道精神波才传出,朱无视的身影也已迅速缩小旋转,化作一张小小脸孔,骤地被吞噬进大地晶核之内,几乎在那同时,一道火线般的赤芒,从附近尘埃中“呛”地一声蹿出,眨眼没入大地晶核内。

        “朱兄!”

        “愚蠢!”

        众人的道道惊呼声,倏忽间化作模糊。

        ...

        天渊。

        黑雾滚滚如墙如幕。

        雾气之中,数个长得狰狞可怖的失魂者抬着肩舆,肩舆之上盘坐着一尊魁梧壮硕得宛如大理石雕像般的猛汉。

        忽然,猛汉陡地睁开双眼,目似电射罩定不远处的一座雾中山峰,冷道。

        “这里......就是堕仙的堕落仙山?”

        “桀桀桀——大胆!这里是仙山!崆峒仙山!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驱使失魂者带你来这崆峒仙山?”

        一道尖利而趾高气扬的难听声音,突然从前方翻滚的雾气中传出,旋即便见到一道道鬼火般的眼瞳陆续在雾气中浮现。

        “聒噪!”

        江大力眼中一股强绝无伦的杀气伴随意志力量如惊涛骇浪般地涌去,蓬乱黑发无风自动,只是一眼,就仿佛高高在上的魔神,镇压而下。

        “啊!——啊啊!”

        黑雾中瞬息接连传来几声惨叫,在江大力这毫不留情的恐怖意志力量下,纵便经过天渊黑雾的削弱,却也不是几个无名小卒消受的起的,几乎当场便有几朵鬼火消失,当场暴卒,躺尸几具。

        仅仅余下两朵鬼火的吓得魂不附体,噗通一下软趴在地,显露出一道精悍身影,对着江大力连连磕头.....

        ...

        ...

        ...

        (又一次夜里写完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