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 - 0810、云光圣女

0810、云光圣女

        剑老人通过秘术,回复到了巅峰盛年状态,旺盛的血气和力量波动,令论剑广场上的很多人,都颇为动容,本以为局势会被扭转,谁知道……瞬间被秒杀。

        咕嘟!

        人头落地。

        尸体缓缓地倒下。

        鲜血在镜面一般的石地上流淌。

        周围各方修士的眼睛,也掉了一地。

        嵩山世界中所谓的各大仙门,两宗三山一阁,都不过时当年战场的散兵游勇,喽??话悖?痛垦粢宦霾幻鸬朗空庵衷ㄔ瓷詈竦氖屏Γ?挥邪旆ㄏ啾龋?绾问抢钅恋亩允郑?/p>

        “五岳神盟?”

        李牧看向之前剑老人坐在位置的其他人。

        “你们,也都是五岳神盟的人吧,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这群人纷纷变色。

        五岳神盟是一个统称,除了嵩山世界之外,还有中华大地其他四岳之地的一些大小宗门,但不包括全部,剑老人坐上盟主之位,虽然一半靠的是大势力的支持,但也有一半,靠的是自己的实力,这些人都是被剑老人给打服的。

        但强如剑老人,最巅峰状态,在李牧的手中,走不过一招而已,他们这些剑老人的手下败将,怎敢出头?

        “都回自己的世界去吧,以免自误。”

        李牧道。

        其音决绝,不容置疑。

        这些人在玄天山,就如豺狗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不定等到六大种族的人,通过【古祖之门】传送而来的时候,很快就会倒过去,助纣为虐。

        但李牧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一个猜想,就真的大开杀戒。

        所以,将其驱赶回各自的名山世界,是最可行之策。

        只是这一下子,五岳神盟的各路修士,都面色难堪尴尬,有些犹豫。

        千载机缘在眼前,就此回去,岂能甘心?

        被人一句话就吓走,面子里子都没有了。

        但若是不会去,谁能挡得住李牧的刀?

        骑虎难下。

        正当五岳神盟的修士们,都面面相觑时

        “哈哈哈哈,李牧是吧?”

        一道爽朗的大笑声,黑光一闪,头上生有一对朱红色犄角的瘦高年轻人,出现在广场上。

        此人面如重枣,双眉赤红,长脸,颇有煞气,看着李牧,拍着手掌,道:“好刀法,就凭刚才那一刀,你倒也的确有资格在玄天山上,有一席之地。”

        李牧的目光,冰冷如刀锋,盯住这个瘦高年轻人。

        之前,天空中远眺玄天山时,法眼可以看到一柱柱精气狼烟冲天而起,其中数十道,最为强横,犹如接天神柱,代表了数十位修为最强的存在,而这瘦高年轻人身上的气息,便是那数十道之一。

        “在下东郭启,观小兄弟刀法惊人,见猎心喜,喜不自胜,想要讨教一招,不知可否?”身形瘦高年轻人盯着李牧,笑嘻嘻。

        但笑意掩饰之下,冷森的杀机,却如地下寒冰,虽不明显,亦透骨冰凉。

        李牧能过清晰地捕捉到,这个东郭启,对于自己深重的敌意。

        这时,石阶上,又有一道笑声传来。

        “哈哈,李世兄,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东郭公子,乃是东郭家族的当代传人之一,精修的也是刀法,号称三千小世界排名前十的刀法高手,不可小觑哦。”

        身影闪烁。

        不灭道士丰神如玉,道袍鲜明,也进场了。

        李牧眉毛微微一跳。

        不灭道士这般说法,分明是在暗中提示,这个东郭启,实力强大,来头不小,不是剑老人那般喽??优凭?杀龋?虼饲?蛐⌒囊坏恪?/p>

        “怎么,不灭道兄也要来插一手不成?”

        东郭启浓郁如血的赤色双眉,在皱眉之间,几乎连在一起,宛如一柄劈天斩出的长刀。

        “这倒不是,我与李世兄,已经有过一场比斗。”不灭道士单手行礼笑道。

        “哦?”东郭启道:“这么说来,不灭道兄,已经拿到了纯阳剑?”

        “没有。”不灭道士摇头。

        “嗯?”东郭启道:“难道不灭道兄竟然输了?”

        不灭道士刚要说什么。

        李牧直接道:“是我输了。”

        东郭启的脸上,一丝淡淡的笑容,一闪而逝,道:“传闻不灭道兄的【神之右手】,有灭神诛魔之威,能败刚才那种刀法,倒是意料之中,既然不灭道兄可以败之,那我亦可败之。”

        说着,他看向李牧,道:“来吧,出刀。”

        不灭道士心中暗道不好。

        他现身出来,本是想要化解敌意,避免李牧与东郭启交手,免得触怒整个仙门集团,毕竟当年鱼前辈和众多仙门之间,就有罅隙,生出过很多波折,不想当年的事情重演,没想到,非但没有化解,反而是起到了反作用。

        李牧道:“好。”

        他直接一刀斩出。

        东郭启大笑,双掌合十,在胸前一拉,一柄旋转着的佛刀,似是从虚无之中拉出来一样,他单手握住,抬手也是一刀,看似极为随意。

        叮!

        轮回刀与佛刀相触。

        一触即分。

        李牧依旧是怀中抱刀,身形不动不摇。

        东郭启却是手臂微颤,掌中的佛刀震颤不止,握刀的右手,手背青筋暴露,犹如一只只青蛆爬在手背一样,到最后,佛刀的震颤竟是越来越大,似有一股无形的恐怖力量,左右着佛刀,疯狂震动,以他单手,无法压制。

        他面色震惊地看了李牧一眼,将左手压在右手手背,双手握刀,运功发力压制。

        许久,佛刀颤鸣之音,才渐止。

        而东郭启的双手手背上,一道道红痕青筋,才缓缓地消退着。

        周围众人一看,立刻就明白,刚才双刀交锋,却是东郭家族的传人东郭启败了个彻底。

        虽然大部分修士都看不透其中奥义真相,但一刀之间,令有着【小刀魔】之称的东郭启完败,这份实力,谁还敢把李牧,当成是一个凡间俗世侥幸成名的小人物看待?

        不灭道士也颇为意外。

        他是知道李牧底细的人,之前只是觉得李牧不会败,但现在看起来,何止不败?

        台阶上,小道童不死双手撑着下巴:“啊,正是越来越有趣了。”

        周围的一些惊呼议论声之中,东郭启的面色,潮红如染血。

        “好,很好。”他盯着李牧,道:“是我大意了,今日之败,来日必偿,李牧,山水有相逢,今日,我没有脸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说完,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天玄山外飞去。

        竟是直接走了。

        这倒是令李牧非常意外。

        这个东郭启还算是有点儿意思。

        “李世兄,到此为止吧。”不灭道士连忙提醒,道:“静待【古祖之门】开启即可。”

        李牧刚想要说什么,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到此为止?只怕才是刚刚开始啊。”

        正东面,台阶上,一个盘膝坐在离地三尺虚空中的身影,一只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

        “什么时候,凡俗界的渣滓,随意挑衅仙门的威严,可以随随便便就放过了?不灭,你纯阳一脉,也是仙门之一,不要忘记了自己身上的尊严和荣耀。”

        那人站起来,身形窈窕曼妙,脑后有神光仙环层叠浮现,脚下生出白色花蕊,一步一步,踏在虚空走来,脚步所到之处,虚空之中皆生仙花,花蕊承载其雪白赤足,宛如花中仙人一样。

        瞬间,整个论剑广场,一片寂静。

        所有看向这个行走在花间身影的目光之中,都带着敬畏。

        “云光圣女。”

        不灭道士眼中也有一丝忌惮之色闪过。

        “李牧不是一般凡俗众人,他乃是鱼前辈的传人。”

        局势急转直下,他也连忙抛出了李牧的来历。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呵呵,便又如何?那头老鱼精,当年已经是恶贯满盈,仗着修为,扰乱仙门,若不是我等祖上,还有大事,早已经将他斩杀,那条老鱼其罪当诛,如今他的传人,也是狂丑之态必现,一丘之貉,当杀之,正我仙门之威。”

        【云光圣女】声音冰冷地道。

        不灭道士面色大变。

        他还想要说什么,【云光圣女】扫视一眼,喝道:“不灭,还不退下?”

        “自己小心。”

        不灭道士看了李牧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个【云光圣女】,极为忌惮,不仅是因为对方的实力高深,更是因为对方的地位,要比他高出许多。

        “你自尽吧。”

        【云光圣女】看着李牧,眼神之中,尽是冷漠。

        李牧隐约可以猜出来,这个半空悬浮的女人,应该是神之后裔中的高层人物,说话做事的口气,宛如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女王一样。

        “自尽?”李牧笑了笑:“就凭你这个疯婆子一句话?”

        疯婆子?

        【云光圣女】瞳孔瞬间缩小如针尖一般,面色冷酷人三九寒霜:“呵呵,一直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你这个凡俗界的小虫子,可怜可悲,不知敬畏,当真该死……谁为我杀了他。”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论剑广场周围其他修士说的。

        “我愿为圣女斩了这个狂徒。”

        一道身影从人群中越出,却是一个身穿白色燕尾服,头戴高顶礼帽,中世纪西方绅士打扮的白人,两撇黑须,鹰钩鼻,容貌符合西方审美标准,算得上是西方美男子,手中一根纯金鹿头拐杖,脸上带着一丝谄媚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