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网游小说 - 都市最强皇帝系统在线阅读 - 第939章 最后

第939章 最后

        这里也有一个花园,但是花园之中的黑色小草却不知踪影,在孔德看来,肯定就是邵文拿走的。

        “邵伯伯,我来助你!”

        孔玲珑娇喝一声,前去相帮邵文。

        “不要过来,你不是他的对手!”邵文惊得大骇。

        他可是知道跟他对战的长戟有多么恐怖,实力堪比极限上位神,甚至还比他强上一线。

        他此刻都只是在勉力支撑,孔玲珑过来,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孔玲珑却是不听,身影掠了过来,隔空一掌拍向长戟。

        长戟感应到孔玲珑的攻击之后,里面传来一个十分不屑的中年男子声音。

        “真是搞笑,这种小手段也来攻击我?找死!”

        咻!

        下一刻,长戟突兀的一闪,出现在了孔玲珑的胸前,然后就狠狠的刺下,赫然是想要把孔玲珑直接杀死。

        “不!!!”

        孔玲珑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睁睁的看着长戟对着自己的胸膛刺下。

        在这一瞬间,她甚至都看到了死神似乎在对着自己招手。

        千钧一发之际,邵文十指崩断,手腕猛然一震,就见到十根手指仿佛利剑一样打向长戟。

        这十根手指仿佛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凶悍无比的挡在了孔玲珑的身前。

        轰隆!

        接着,无比可怕的爆炸在手指与长戟之间发生。

        而因为有着十根手指的庇护,孔玲珑虽然也受到了爆炸的波及,但是却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只是吐了几口鲜血而已。

        邵文却是神色更加的萎靡了,勉强操控着十根手指与长戟大战,他的脸上有些绝望和后悔。

        绝望的是,崩断十根手指,乃是绝路当中的绝路,这意味着,以后他的手指也无法接回,成为废人。

        就算勉强接回,没有成为废人,神指威名恐怕也会一落千丈、不复当年。

        更让他后悔的是,孔德在旁边看戏,他却在拼死保护孔玲珑的性命,这他妈的,好郁闷啊……

        唉,不过他把孔玲珑当做女儿看待,保护之举也是下意识的行动,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孔德!你还在看什么?还不快快帮忙?”邵文对着孔德大喝,声音气的要死。

        虽然十根手指暂时限制住了长戟,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等到十根手指断裂之时,就是他和孔玲珑的死期。

        “父亲,快救救邵伯伯啊!”

        孔玲珑可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多猛,在她看来,孔德可以轻而易举的打断长戟。

        可是,孔德却没有这么做,竟然任由邵文战死,甚至在看到长戟即将杀死自己的时候,孔德也无动于衷。

        这让本就心凉的她,更加的心寒了。

        孔德闻言,面无表情,只是在探查着花园的四周,甚至还在木屋当中查找了一番。

        当真的一无所获、没有找到黑色小草的踪影后,他冷冽的视线看向了邵文。

        “邵文兄,花园当中的那颗小草可是被你拿走了?”孔德抱着膀子问道。

        本来,他原本的计划是让白小飞和邵文将神秘小草带回剑山的,但是现在,他却是根本等不及了,因此才这般开门见山、不再掩饰。

        “小草?你在说什么?”邵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嗯?”

        孔德闻言脸色难看非常。

        砰砰砰砰砰砰!

        就在这时,与长戟大战的十根手指完全崩断。

        这下,真是断绝了邵文的所有希望。

        “神指”二字,恐怕以后就要成为历史了。

        手段断裂,再加上心中绝望,邵文顿时忍不住连连喷出两大口鲜血,几乎处于弥留之际。

        嗖!

        长戟还不放过邵文,直接飙射过去,想要将邵文瞬杀。

        毕竟现场,除了邵文之后,还有孔德这个心腹大患,让他十分心惊肉跳。

        但好在孔德始终没有动手,让他心存了一丝侥幸。

        “嗯?我还没问完呢,轮到你出手了么?你算什么东西!”孔德恶狠狠的看着长戟,然后一拳轰出。

        他害怕的是四大守护宝器联手,单个的一个宝器,他根本不惧。

        只见他一拳之下,长戟的中间部位竟然骤然弯曲,弯曲所产生的声音,十分难听,就好像是金铁在断裂摩擦一般,让人的耳朵都承受不了。

        而下一刻,比这种声音更加尖锐百倍的声音响彻全场。

        赫然是来自于长戟惊恐绝望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你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不要杀我……不……”

        在惨叫的同时,一个中年男子的虚影在长戟之上不断的扭曲显现着,看的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这个中年男子的虚影,就是长戟的器魂。

        就好像老者之于长枪,壮硕男子之于大刀,瘦高男子之于巨剑。

        他们四个其实都是守护神秘小草的守护宝器,每个人的实力都堪比极限上位神,一人守护一颗小草。

        除了他们的单兵实力极强外,他们四人还可以瞬移到另外的三个守护地点,随时融合,最强的时候实力堪比造物主。

        按理来说,在如此强大的守护实力面前,根本没人可以夺走神秘小草。

        但是,在孔家几十代的人苦心经营之下,他们终于找到了绝佳的办法。

        也终于等到了孔德这个拥有强大实力的家主,也恰好遇到了白小飞和邵文这两个绝强的帮手。

        因此,竟然一举成功,让孔德拿到了足足两根神秘小草。

        轰!

        一拳将长戟击碎之后,孔德大步来到邵文的面前。

        “把那颗黑色小草交出来吧!否则休怪我无情!”孔德伸出大手,对着邵文喝道。

        邵文终于回想起来,自己刚刚到达此地的时候,的确发现了花园当中的小草,心神觉得这玩意有些古怪,因此下意识的将小草抓入了怀中。

        之后,便引起了长戟的攻杀,与之大战在了一起。

        “孔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邵文不敢小瞧孔德的实力了,但是又不甘心将小草交出,他已经猜想到了,恐怕孔德给自己的贝壳只是幌子,孔德真正的目的,是花园当中的黑色小草。

        “哼!”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竟然敢拒绝我?”

        “莫非邵文兄真的想死!还是以为我不敢杀你!”

        孔德满脸狞笑,说出的话语更是冰寒至极。

        邵文脸色变幻,将手伸入了怀中,不甘的说道:“既然你想要,那就给你吧!”

        说着,他就将怀中的一个东西扔向了与孔德相反的方向,而他自己,则向着天边飞走。

        他虽然十指崩断粉碎,实力大损,但是逃跑还是能够做到的,只不过速度并不是很快。

        孔德顿时大惊,根本顾不得邵文,连忙飞身过去,将邵文抛出之物紧紧的抓在手中。

        咔嚓!

        可是,当他将东西抓在手中之时,那东西竟然传来了碎裂声。

        深知神秘小草有多么坚韧的孔德,心叫不好。

        哗啦啦……

        接着,一大股水流就喷射到了孔德的脸上、身上,把他浇成了落汤鸡,使他看起来有点狼狈。

        他将五指张开,就见到手心当中,都是贝壳的碎片。

        原来邵文扔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当初他给邵文的那个幌子……贝壳!

        “气煞我也!邵文!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孔德怒不可遏,反身追了上去。

        “嗯?玲珑怎么不见了?难道……连你也背叛我了么!”

        孔德的脸色突然变得骇人至极,因为他发现,孔玲珑的身影也不见了。

        在他的感应之中,孔玲珑的气息,赫然是与邵文的气息方向一致。

        “女儿!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希望你不是在帮助他逃跑,而是……去追捕他的。”孔德的脸色阴沉似水,接着就追了上去。

        “玲珑,你为什么这么做!”

        逃亡路上,邵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孔玲珑。

        此刻孔玲珑赫然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来帮助邵文加速逃脱,二人风驰电射的路上,满是令人惊骇的鲜血。

        孔玲珑咬着牙,低声道:“我想赎罪。”

        “赎罪?”

        邵文看着孔玲珑,最终只能叹了口气。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咆哮。

        “好你个孔玲珑!我教给你的保命逃亡秘技,你此刻竟然用来帮助邵文!我要把你也活活打死!”

        只见孔德披头散发的从身后追了上来,他的速度简直不知道比孔玲珑和邵文快出多少倍,就好像是一道光一样。

        顷刻间,就追上了二人。

        “草!这他妈跟个鬼一样,怎么逃!”邵文满脸绝望了。

        孔玲珑却像是没听到孔德的话一样,依旧自顾自的逃跑。

        轰隆!

        孔德大手一挥,瞬间就像是有一道晴天霹雳一样,把孔玲珑的身体从高空中打落下来。

        邵文也惨叫一声,飞快的跌落下去。

        “妈的!我的命好苦啊,如果把神秘小草交给孔德,肯定会引起白小飞的不满,我的命魂此刻都在他的手中,如果我惹怒他,肯定会死翘翘的!可是,我他妈的违抗孔德,最终也是一个死字!我他妈的冤枉死了!”邵文都快哭了,郁闷的看着天空。

        可就在这时,一道白衣人影好像从他的眼前飞过,顿时让他神色震动。

        “这是……”

        另一边,孔玲珑的眼泪无声的流落下来,她被孔德打伤,嘴角溢血。

        但是她的脸色却是坦然和无悔的……只有一点点的失落。

        “如果现在,不是这样的死去该有多好,至少,不是这样孤独的死去,哪怕……是躺在某个人的怀里也好啊……”孔玲珑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忽的,一个有力的臂弯接住了她的身体,一瞬间的温暖,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个在梦中欺负她、让她有些魂牵梦绕的身影。

        “我是在做梦么……在我临死之前,竟然做了一个如此美妙的梦,我好幸福啊……”孔玲珑笑了。

        白小飞目瞪口呆,忍不住道:“我考!你都快死了还能笑的出来?看来不止是孔德疯了,你也疯了!”

        “白公子!我……我不是在做梦!”孔玲珑听到声音,顿时惊醒,满目惊喜的看着白小飞。

        “啊?还认得我?看来你没疯啊,我刚才差点把你给扔了。”白小飞哭笑不得的说道。

        “小心我父亲。”孔玲珑又提醒道。

        白小飞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孔玲珑:“哦?你现在算不算是迷途知返?”

        “……嗯。”孔玲珑的声音低不可闻,隐隐有着叹息。

        白小飞心里点了点头之后,从空中飘然落下,而在他的脚边,邵文正四仰八叉的趴着。

        “白公子啊,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为什么直接住孔玲珑,不接住我?我他妈好惨啊!”邵文趴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

        将孔玲珑放在地上,孔玲珑就察看邵文的伤势,相比于孔玲珑,邵文的伤势要更重一些。

        虽然孔德刚刚对孔玲珑出手了,但是也并不是下杀手,只是出手惩戒一番。

        因此,孔玲珑的伤并不是太重,不过刚刚燃烧生命,寿元大损。

        但是现在,孔德后悔了,他后悔下手轻了。

        当看到孔玲珑和白小飞在空中飘然落下的姿态后,他差点发狂了,恨不得立刻将这对男女给打死,即便其中有自己的女儿。

        “邵文!快将小草交给我,你也看到了,这小子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你交给我之后,我可以留你一命,并且会将这小子的性命,放到你的手中,以报你对他的仇怨!”

        孔德出声,对着邵文说道。

        “邵伯伯,不要听他的。”孔玲珑闻言有些着急。

        “你走开!”

        邵文推开孔玲珑,又狠狠的瞪了白小飞一眼后,说道:“孔德乃是我的至交好友,我不听他听谁的?难道让我把宝物交给白小飞么?我就算是饿死、被人活活打死,都不可能把东西交给白小飞!”

        “邵伯伯!”孔玲珑惊呆了,都到了这个时候,邵伯伯怎么还记着和白小飞的私人恩怨啊!

        “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果然识时务!”孔德哈哈大笑。

        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就看到邵文用气劲从怀中牵引出一颗黑色小草。

        然后,交到了……白小飞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