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742章:阴阳谈判(一)

第742章:阴阳谈判(一)

        “就……就一个……我……”

        话音未落,直接在尖叫中原地溃散,苏妲看都没看一眼,转而看向下一个。还不等对方答话,她轻轻一声嗤笑:“身上血腥味浓成这个样子,想必大人是不喜欢的。”

        轻摇团扇,府君之下,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而就在同时,她愕然抬起头,随后毕恭毕敬地跪了下来:“微臣苏妲,见过大人!”

        蓬丘,秦夜深深看着画面,压抑着心中的兴奋:“你是在哪里?进度怎么样?”

        “回大人,目前正在奉天西铁区,万鬼囚巢已经形成,微臣正在一点点打开。一个月内,奉天必定肃清。而宜春,冰城也有微臣的下属打理。一旦出现判官级别厉鬼,微臣会即刻前往。”

        秦夜淡淡道:“五一之前,能不能完成。”

        苏妲沉吟了两秒:“微臣尽量……”

        “不是尽量。”还没说完,秦夜打断了她,斩钉截铁说道:“是必须!”

        “五一之前,东三省必须解放!不只是你,很快,赵将军就会前往长三角,福临省,半壁华国都在吹响解放的号角。苏妲……”

        他冷冷看着对方:“别拖地府的后腿。”

        “最好……证明本官留你没错。如果你不想和鸦天狗他们一起回六道的话。”

        “是!”

        光幕熄灭。苏妲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口,随后全身阴气如同毒蛇一样爆发,没入奉天每一个角落。

        一个多月,三个省……哪怕是府君来做,也有一定难度。

        但是……谁敢阻挡本宫苟活,谁就是本宫的一生之敌!

        毕竟……地府,已经不是曾经的地府了……

        时间过得很快,阴阳双方都在翘首以盼这场会议,任何一方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日历终于晃晃悠悠翻到了五一。

        劳动节,举国欢庆,然而阳间已经很多年没有正式庆祝过劳动节了。但是这个劳动节不同,和灵灾有关的部门,那些平时只能在内部报纸上看到的头头脑脑,此刻全部汇聚于燕京广场,一座恢弘大气的会堂内。

        这是一个偏厅,因为能坐在这里的人不多。几乎没有五十岁以下的人。谁都神色严肃,然而,却期待地看着大门。

        大厅被分为两侧,一侧是连续三排阳间高官,有的带着金色橄榄枝的肩章,有的在电视上时常出没。而另一方同样放满了椅子。

        就在零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整个大厅的灯忽然闪了闪,紧接着,无数阴风汇聚。两侧,十几位判官和雷钧神经已经提到了最高。肌肉块块绷紧,真气一触即发。数秒后,所有阴气朝着中央一合,秦夜的身形缓缓踏出,不过,是阴差形态。

        雷钧紧绷的肌肉松了下去,随后微微皱了皱眉。不只是他,所有与会者的眉头全都不动声色地皱了皱。

        一个人?

        这样严肃的大会,阴司只来了一个人?他们……真的是想认真谈判吗?

        秦夜没有开口,而是缓缓打量了一圈大厅。背后有庄严的国徽,面对着这个东西,全身阴气几乎被削弱一半。两侧是排开的五星红旗。这是……大会堂?

        自己竟然能踏足这种地方?不……阳间给的礼遇,是真的太高了。

        心情微微

        有些激动,大会堂……这个名字可以作为燕京甚至华国的代表,这里接待过无数国际友人,没想到,他今天站在了这里。

        一种肃穆感和仪式感油然而生。他收敛了笑容,目光从对面的人身上扫过。赫然看到了最中央的族长,副族长,以及各位长老。最低的,也有金色一颗星。

        全都是在电视上,曾经只能仰望的存在……

        深呼吸一口,镇定了一下心情。他同样是代表一界站在这里,已经经历过非洲面见各位圣灵,现在他还不至于忐忑。

        “很荣幸见到各位。”他左手扣在胸上,鞠了一躬:“各位可能会有疑惑,为什么来的只是我一个人。而且没有阎罗出席,只有我一个府君。”

        他抬起头,直视对面各位华国的最顶层:“三界有铁律,阴阳不相交。而我是一个特例,所以,这次阴司只能我来。”

        一位瘦削老者微笑着开口:“我曾经看过护国神卫的记录,他们也和阴司接触过。”

        “您说的是上身,或者托梦。但这次会议时间必定很长,这两者都无法达到效果。而我……还算对地府了解。尤其,本次谈判也是本官发起。”秦夜侃侃而谈:“所经历的一切,所有事情,我都可以解释清楚。”

        所有高层交换了一下眼色,族长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么……请。”

        没有太多寒暄的功夫。阴阳两界,等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

        秦夜心中也无比感慨。这一路走来……不易。

        最初直面政府,是在他成为无常的时候,见到了周先龙。而对方的态度是:不需要,如果阴差的牺牲能让阳间得到好处,那么,必定牺牲阴差。

        第二次……第三次……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清了,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透露地府的底细,一次次不动声色地展现地府的实力。终于,在中元节的时候,迎来了第一个转机。

        轩辕剑主看到了地府的实力。

        随着他踏上府君境界,亲自出行,收复珠三角,震慑修罗道主,整个华国的地图,沿海在不断从红色退为橙色,从橙色变为黄色,其中没有一次直白的谈判,谷城县,珠州,大马群山……一根根丝线汇聚起来,终于换来了今天的谈判。

        而且,他也有足够的实力!

        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心态。他睁眼开口道:“通过之前的接触,我相信地府的情况各位已经了解了。为了不至于有所疏漏,本官再重复一次:百年之前,地藏成佛,清空地府。孟婆带着阎罗印碎片找到了我,本官不得已继承大统。从无到有,如今,终于能谈复国大业。”

        “或许我们之间存在太多误会,但是我理解。当时不得已加入特别调查处,是因为羽翼未丰,地府还没有成型。我又受到一位道主的追杀。这才来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你们为了国家的利益,选择一次次的试探,我也能理解。”

        雷钧放在笔上的手指动了动,随即平静。

        已经过去了。

        没有人错,立场不同。

        身为国家,不可能容许不被掌握的力量,尤其这股力量还和灵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渴望结束灵灾已经太久,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族长微微点了点头:“大势所趋,情非得已。秦府君能理解,

        有助于我们深入沟通。”

        大厅采用了特殊构造,族长的声音不大,却能回荡在整个大厅中。秦夜微笑道:“是的,都过去了。那么……请允许本官正式开始。”

        所有人的身体都直了直。秦夜长长出了一口气,沉声开口:“目前,地府坐拥两座城市,本官取名蓬丘与承薪,分别在宝安和舞阳。其中,蓬丘鬼民两千万,承薪鬼民三百万。两个月前,征兵令颁发,目前已经征兵十八万。”

        “高端战力,有我,谛听,以及赵子龙将军。分别为府君,阎罗,以及……阎罗之上。”

        他的声音适时地顿了顿,然而,大厅中没有一个人发出惊叹。

        素质,或者说涵养高得吓人。

        秦夜知道,他们现在心中同样震撼,然而,却能深深压住这股震撼。不得不说,这就给人造成一种古井无波,深不可测的感觉。

        他也在学习。

        收复国土之后,就是面向世界。他必须学习阳间领导人的优良品质,毕竟……

        他没那个实力掀桌子……

        “或许这样说各位不太能理解。但是,目前地府世界,四大地府,希腊,埃及,华国,印度,最强大的死神,也就是阎罗,唯独华国现在有赵子龙将军。所以……”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众人:“本官不认为,收复国土,地府会有一合之将!”

        “那么为什么要五年?”一位扛着两颗金星的老者缓缓道:“阴气和真气1比1的比例,如果按照阳间来算,雷处长已经可以照顾一个片区数省。阎罗之上……难道不能一年,甚至半年清扫整个华国?而且,还不止一位阎罗。”

        “因为天道。”秦夜指了指上方:“或许这句话有些缥缈,但本官敢发誓,所说的一切,看起来多么不可思议,都是真实。”

        “天道会有排斥,实际上,上一任阎王被称为史上最强阎王,却遭到了天道的排斥,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阎罗级别,一旦动手都会遭到排斥。而我们不仅要结束华国的灵灾,更要面对海外诸多强国。所以,不能损失高端战力。因此……”

        他顿了顿:“我们只能用阴兵去填。”

        他说了谎。

        阎罗动手并不会遭到天道排斥,但……谁让阳间没有呢?

        他是练兵,训练再多,也不如上一次战场。这是珍贵的练兵机会。他也不想让谛听插手。虽然时间会拖长,但是,如果兵不能打仗,他怎么面对日后其他三常?

        虽然心狠了一些,但同样,这也是立场问题。

        族长和副族长低声讨论了一下,又转过头问了问雷钧。秦夜根本无法从他们脸上捕捉到任何一丝有用的表情。数秒后,族长转过头来,沉声开口:“预计时间?”

        “五年内!”秦夜斩钉截铁地回答:“甚至更快!目前所剩余的势力,只有西南的畜生道主。而他不过府君,只要打通地府道路,解放西南不过时间问题!”

        “你不担心会出现其他阎罗势力?”

        “不可能。阎罗成长的时间远超百年,至少两百年,而现在华国没有大型战争,根本没有那么多血食让厉鬼掠夺。途中或许有其他自发组织的势力,然而,却绝不会是地府大军的对手!”

        “不投降,不归顺,就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