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玄幻小说 - 舟行诸天在线阅读 - 第997章 天子得悉

第997章 天子得悉

        与此同时,几封弹劾封舟肆意妄为,抢掠民财的奏折摆在了朱祁镇的案头……

        “这个封舟,刚中进士没几个月吧?怎么这么折腾啊!”

        朱祁镇看着这几分奏折,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司礼监首席太监王安站在一旁,默然不语。

        他虽然是后起而来的宦官,比王振、曹吉祥低一个辈分,但是论实力,论能力,并不比他二人差,如今成为大内总管,自然谨慎异常。

        尽管深深地了解主子的脾性,但不敢轻易说话。

        若是有人以为,朱祁镇是个好糊弄的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一个杀掉于谦、赶走徐有贞、囚禁石亨、抹除曹少钦的皇帝,真以为他没了心气,就任人欺凌?

        那只是没有关系到他的龙椅安危而已。

        果然,朱祁镇冷冷一笑,说道:“有些人,以为朕真的糊涂了,不知道他们的小算盘?”

        帝王一怒,那是何等的凌厉!

        他只是冷冷一笑,就足够众人心惊胆战了!

        “王安,让袁彬过来,朕有事吩咐。”朱祁镇淡淡的吩咐。

        袁彬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刚刚继任。

        在正统年间,或者天顺年的前期,锦衣卫都指挥使见到司礼监首席太监,或者东厂厂公,都得下跪行礼。

        但自从曹吉祥和曹少钦被皇帝打压之后,锦衣卫都指挥使换成了袁彬,这位也是自“土木堡之变”一直随身保护皇帝的锦衣卫头目,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也非同一般,自然不在乎太监。

        即便是王安如今成为内相,但依旧不敢在袁彬面前拿大。

        “袁彬,封舟这厮最近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竟引得这些朝臣这么积极的弹劾?”

        朱祁镇将手里的奏折在袁彬面前晃了一晃,问道。

        他知道袁彬必定知道这几分奏章的。

        “回禀陛下,臣略知一二。”袁彬立刻磕头回道。

        袁彬是天子心腹,自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清楚一二,回道:“听说就在昨天,封府丞带着顺天府的衙役,抄了好几家地下赌坊!”

        “哦,地下赌坊啊!”

        朱祁镇轻哦一声,眼中却是闪烁冰冷寒芒,若是在正统年间,他还真的未必知道什么是地下赌坊,而经历这么多年之后,他已经对于京城和天下的事情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

        他知道地下赌坊就是个坑人的地方,而且以封舟那种新进进士,锋锐向前,却有谨慎的性子,要不是拿到了实际的把柄,他也不会如此贸然行事。

        “这帮言官实在太过狂妄了,真是朕的好臣子啊,竟然帮这地下赌坊说话,还有没有把自己当作朝廷官员了?”

        朱祁镇冷笑一声,怒道:“这帮混蛋,当初辱骂父皇为‘蟋蟀天子’,现在又想糊弄朕,真以为朕不会收拾他们不成?”

        “陛下息怒,气坏了身子不值!”

        王安吓了一跳,急忙小心劝慰。

        袁彬也赶忙跪下,不敢多说。

        “无妨,只是朕心头相当不爽利!”

        摆了摆手,在自己的绝对心腹跟前,朱祁镇也没摆什么架子,一脸不爽道:“这帮家伙,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

        见朱祁镇依旧怒气咻咻,王海和袁彬对视一眼,便不着痕迹的移了话题,笑道:“小的倒是好奇那位封府丞,真是胆大啊!”

        朱祁镇先是一愣,既而轻笑道:“是啊,这家伙才刚刚得罪了京都青楼楚馆的背后老板们,现在又开始对付京都城内的赌坊了!”

        “也是陛下慧眼如炬,这才有封府丞施展才华的余地,否则朝堂也不会出现这么一员悍将!”

        王安笑眯眯开口奉承,既而有些担心道:“就怕得罪的人和势力太多,封府丞最后顶不住被排挤了!”

        这话说得比较好听,排挤还是轻,最有可能的是获罪被杀,朱祁镇也不是什么性子强硬的君主,为了朝堂稳定说不定还真会如此行事。

        袁彬身形一震,头低的更低了。

        王安这种人,说出的话必定是皇帝内心想说的话。

        看来皇帝很器重这个封舟了。

        袁彬心里明白,锦衣卫要对封舟这个人另眼相看了。

        此时朱祁镇心头感叹,对封舟的观感相当复杂,觉得朝堂应该有这么一位强硬角色,又觉得这样的家伙太叫人头疼,时不时都会弄点动静出来,叫他措手不及有无法掌控的感觉,这样的感觉相当不好。

        他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可是总感觉年华渐去,生命有些退缩。

        只怕朱见深长大之后,他就该见太祖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很快一个小太监便小心翼翼走了进来,凑到王安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王安脸色一变,朱祁镇看在眼里好奇问道:“出了什么事么?”

        不过短暂片刻,王安额头已是冷汗直冒,小心翼翼禀告道:“陛下,刚才封府丞离开衙门,便受到数位刺客偷袭!”

        “什么,刺客偷袭!”

        朱祁镇勃然变色,勐的起身怒道:“这是怎么回事,五城兵马司的人呢,封舟又是在什么地方遇到偷袭的?”

        这件事情,已经超越了朱祁镇能够容忍的底线,同时也拨动了他心中那根敏感之极的心弦。

        每个皇帝,都有‘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理,只是或强烈或轻微,表现得有时明显有时隐晦罢了,但是他们的心却是极端敏感的,一旦有事触发后果相当可怕,起码也得一部分官员人头落地或者乌纱帽被摘才会结束。

        无论任何时候,朝堂上的官员遭到刺杀,都是他皇帝的耻辱!

        是大明朝廷的侮辱!

        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四品府丞!

        朱祁镇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御案,看到那几封刚刚看过的奏折,眼神陡然变得凌厉万分,瞬间就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这是肯定的!

        两件事发生在一起的,任谁都会连在一起思考。

        不管怎么着,敢在京城,突破底线做事,必定是违反一切行为准则的!

        朱祁镇心中恼怒异常!

        看来他这个皇帝不发威,还真被人当作病猫煳弄了,你们既然想找死,那朕就成全你们!

        王安心头一颤,侍侯朱祁镇多年的他,已经感受到了朱祁镇心头喷薄欲出的怒火,急忙弯腰禀告道:“陛下,封府丞是在出了衙门不久,还没离开御街区域受到偷袭的!”

        “好好好,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御街偷袭朝堂重臣!”

        朱祁镇一听狂怒,心中那根敏感的心弦崩得紧紧的,有人竟然敢在御街行刺朝廷命官,就跟大耳刮子扇他耳光有什么区别?

        要是这样的事情都姑息了,以后朝臣们还敢跟他一条心么?

        “封舟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