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凌天宗弟子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凌天宗弟子

        那刘子毅见血月教教主逃走,也不去追击,将天火神剑收入衣袖之中。

        而后他行到叶天身前,对其俯身拱手,等到抬头看见叶天相貌,眼神之中却是愈发的流出悲戚之色,接着他就侧过身去,单手拂面,好似哭泣起来。

        “喂,叶天,这人怎么如此奇怪,居然哭了起来。”唐芸笙凑到叶天身边,小声地问道。

        “嘘,唐姑娘,他见到我的面似乎知道了他至亲之人身死,所以才伤怀的。”叶天隐隐有些猜出了这道人的身份,所以这般对唐芸笙说道。

        “你这是在打哑谜么?”唐芸笙虽然听了之后,登时一脸迷茫。

        “唉,小道奉师命下山,原本还打算相救小道还在世俗时的师兄,但是小道近日见了叶家后人,却寻不见小道那师兄的踪迹,想必小道那师兄早已身死了。”那道人说完不禁长叹一声,竟是掩面大哭起来。

        那道人就这么不顾旁人地大哭着,叶天顿时觉得场面有些尴尬,身为修道之人,居然像世俗中人一样大哭,让叶天很是不习惯。

        叶天一时也没有想到,这道人就是那叶家门客张元口中的师弟,后来入了燕国凌天宗的刘子毅。

        也不知那刘子毅哭了多久,才情绪平复下来,转身说道:“两位见笑了,小道乃是张元的师弟刘子毅,小道自幼无父无母,入道前被张元师兄跟师父照料养大,所以知晓了师兄身死的消息,一时间悲情无处宣泄,还未请教这位叶家后人姓名。”

        “适才多谢刘道长相救,在下叶天。”叶天也是客气地拱手作揖说道。

        “先前我出师入世之时,也曾跟师兄在叶家做过门客,只不过当时我尚且年幼,在叶家危难之时也未能出一丝一毫之力,只是受了师兄之托,运送了一些书籍古本出来,主辱臣死,我师兄二人当年全都弃叶家而逃,如今得见叶家后人,真是惭愧不已。”那刘子毅说完,又是深深鞠躬行礼致歉。

        “道长快快请起,当年之事不必过于自责,道长与你师兄本为叶家谋士,并无护卫之责,道长二人将叶家书籍古本全部运出,已经是尽心尽力了,今日道长舍身相救,更是有大恩于我,何来的惭愧?”叶天连忙上前扶起刘子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道。

        叶天无论是自己所想,还是联系叶瞳的记忆所想,他都觉得张元与刘子毅这师兄弟二人对叶家算得上忠心耿耿的,又怎会怪罪到他身上。

        “叶道友,按理来说小道应该尊称你一声家主的,但是小道已经入了凌天宗,如今更已是内门弟子,本就该脱离俗世,一心寻仙问道的。不过师尊说小道尘缘未了,让小道下山来了尽尘根,不想师兄却已经身死,小道这番护了叶道友出了这地宫,完成历练,就返山去吧。”那刘子毅起身对叶天正色说道,提到其师兄又是一脸悲戚之色。

        “道长不必介怀,你师兄张元临别之际,曾交给我一物件,让我替他交到天青部落族长手里,不过我难以抽身,所以托付给上清教的申阳子长老派人送去了。”叶天忽然有些面色尴尬地道。

        毕竟是人家临终托付的事情,自己没有去处理,反而交给别人去做,这番想起来,叶天也顿时觉得对那叶家门客张元不住。

        “如此甚好,那上清教分隔南北,也是对北方最为熟悉的门派,叶道友如此安排也是再好不过了。”那刘子毅低头作揖谢道。

        叶天虽然戒心重,又观这刘子毅的面相有狠戾之色,但是这刘子毅的一番举动下来,全然对自己无加害之意,更是对其师兄显得情深义重,真情流露,自己也一时看不透此人品性到底如何了。

        不过无日宗在山外布下天罗地网,如若在逃离之路上多了此人帮忙,定能省事不少,且不说刘子毅的修为有结丹初期,修炼的还是正宗道家火系功法,单是他那柄神剑法宝,这天底下就难有对阵之物。

        “唉,多年来师兄之志都未曾改变,先前小道师兄弟二人曾在先师之处学了一身治世学问,原本寄望于名门望族的叶家,之后闻达天下,安邦治国,教化万民,却不想叶家遭受灭顶之灾,小道心灰意冷投入凌天宗,一心探求长生之道,不想事到如今,师兄依旧是不忘初衷。也罢,既是师兄遗愿已经老却,小道完成历练之后就可安心回宗门修炼了。”刘子毅先是抬首回忆了一些往事,之后缓缓地说道。

        “对了,刘道长,你可是从那悬崖峭壁之上登上这缥缈宗的?”叶天想起来无日宗在围困自己,连忙问道。

        “对,你这个凌天宗的弟子,是如何潜到我缥缈宗后山的,到底有何居心?”唐芸笙听到叶天如此问道,方才想起这刘子毅也是跟那几个无日宗的弟子一样,从后山那个护山大阵无法波及的地方上来的,立刻厉声问道。

        “这位仙子误会了,小道原本受师门之命下山历练,传言此地将有一只千足地龙现世,小道在山下之时,却发现不少无日宗教徒在缥缈宗外埋伏,小道听闻他们要对付一个叫叶天的人,恰逢山间又有雪崩暴发,小道就立刻赶上来,寻见了这里有一处地宫,方才遇到了二位。小道如有任何谎言,愿受五雷轰顶之劫难。”刘子毅一脸正色地解释道。

        “道长莫出此言,我等幸得道长相救,感恩道谢还来不及呢!”叶天看了唐芸笙一眼,示意其不要再多言了,之后向刘子毅拱手谢道。

        这刘子毅年纪轻轻,尽管只是一名内门弟子,但是这等修为,怕是放在天下各大门派,几乎都可以当掌门了,甚至他觉得那凌天宗,一些长老的修为也不会高他多少。

        或许真的正如他师兄张元临终前所说,日后到了燕国,寻到了这刘子毅,能获得不少相助的。

        之后,那刘子毅在黄纸上写了两个符咒,分别给了叶天跟唐芸笙,二人周身围笼罩着一团金灿灿的火焰。

        刘子毅的目光在扫过唐芸笙时,忽然一怔,不由得又折返了回来,一直盯着唐芸笙,让她颇为不自在。

        就在叶天也觉得那刘子毅的目光有些不妥,好似起了色心,正遇开口之时,那刘子毅却开口说话了。

        “叶道友,这姑娘肩上的是寻宝鼠么?我凌天宗的长老都曾说过这寻宝鼠先前被人专门屠灭,世间已无此物。”

        “这寻宝鼠本是下界之物,先前叶家危难之时,我被送入下界,后来又因机缘巧合才回到此界,这寻宝鼠也是不知为何从下界跟随自己一同而来,不过现在它似乎认了这位姑娘做了主人了。”叶天看了看那寻宝鼠,见它一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有些郁闷地解释道。

        “下界?我只听师门所说三界五行,这下界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叶道友,容许贫道好奇一问,这下界可与如今这世界有何不同?”刘子毅好奇地问道。

        此话一出,一旁的唐芸笙也是十分好奇。

        叶天听了不禁想到了许多先前不解之事,这刘子毅一个修道之人,居然不知这世界天门之所在,而从叶家被灭族来看,这天门之路怕是已经被人所牢牢控制。

        茫茫九重天,这一世的人们唯有靠自身修炼才能渡劫升仙,而从叶家先祖所留遗藏来看,显然他升仙之后断然不是入了三重天的世界。

        不然那叶家先祖轻易就能与叶家后人沟通,赐下一些仙丹灵药,传授一些神功奇技,叶家背后有一个仙人撑腰,无论如何也不会被那些凡世之人给灭族了。

        世间修仙问道者千千万万,最终修成正果者虽是寥寥无几,但也绝无与下界毫无联系这般。而造成这一切的最大可能,就是先前那个神秘男子所提到的仙宫,这些渡劫飞升的仙人,去的不是上界,而是九重天,或者是九重天之上,那个仙宫所在。

        叶天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想了许多,又对现今这整个世界的构成又有了一些概论,不过这些事情,却是不好与人相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