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 千足地龙

第三百八十章 千足地龙

        忽然身下一团火光闪现,叶天定睛一看,那刘子毅已逃到了楼梯跟隧道接壤之处。

        那刘子毅见叶天二人并未走远,抬手画了一道符咒,挥手一扬,一只火凤凰在空中突然幻化而成,朝着叶天二人飞了过去。

        原本叶天还在想着火凤凰是否会烫到自己跟唐芸笙,岂知那火凤凰速度奇快,瞬间就追上了叶天跟唐芸笙二人,不由分说地就把二人驮在背上。先前刘子毅给的两张符纸,很好地保护了他俩不被火焰所灼烧。

        不过叶天却想着是这道士也真是迂腐不知变通,刚才就这么弄出来个火凤凰,还用得着现在这般费事吗?

        那火凤凰的身体大小刚好适合那楼梯所露出的空地,接着几乎算是直线上升了。

        而叶天低头去看刘子毅时,却发现了那头千足地龙已经追了过来,只见异兽周身棕色,长了一张猛兽的头,面似吊睛白额猛虎,头顶正中上长着一根长角,血盆大口不停地一张一合,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不过那千足地龙的双目是紧闭着的,那眼皮上面生堆积着许多厚厚的皱皮,跟周围的肉似乎都长在了一起,显然这千足地龙是有眼睛的,不过久埋于地下,双目完全退化,如同瞎了一般。

        那巨大的头后面,就是它的身子,上面布满了鳞片,两侧长满了又短又细的脚,宛若蜈蚣。

        那刘子毅在那千足地龙身上,也不过是其一只眼睛的大小。

        那千足地龙从下而上一口一口地追咬着楼梯,把周围的整个墙壁都咬碎了,使得楼梯失去了底部,更是愈发不稳。

        而刘子毅在向上奔逃的路上,不时会在空中施展功法,不过那些火术看起来声势浩大,打在千足地龙身上或者头上时,却是似乎丝毫不起作用。

        那千足地龙浑身都覆满了鳞甲,竟是连这凌天宗的道门之火都不怕,只是偶尔有那么一击打到了那千足地龙的口中,倒是能再其身子内炸裂一下,短暂地止住那千足地龙的追击。

        终于,那火凤凰驮着叶天二人冲到了地面之上。原本地上全部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此时却有几个不大不小的洞存在,不知是刘子毅,还是方才那三个无日宗教徒的尸体复活之后挖掘的。

        火凤凰达到地面之后,直接把周围的积雪融化得一干二净,尔后火凤凰身上的火焰越来越微弱,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而地底的千足地龙依旧向上啃咬着,疯狂的吞噬着一切,整个山谷已经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叶天朝着山顶之处望去,一场比先前更为浩大的雪崩马上就要形成了,山间的所有飞禽走兽都在争先恐后地奔逃着。

        此地不宜久留,叶天一刻也不敢休息,带着唐芸笙立刻朝着山谷外的护山大阵处逃离。虽然脚下的积雪融化了不少,但还是让行走的路途费事了许多。

        跑着跑着,叶天陡然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一股强烈的疲倦感蔓延到了全身,他立马从怀中摸出那朵天青花,自己却不知为何提不起丝毫的力气了。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只见那千足地龙破土而出,冲到了地面之上,巨大的身躯在山谷间容纳不下,顿时把周围的山崖撞了个破碎。刘子毅在空中跟那千足地龙继续相斗着,空中火花四溅,却阻挡不住这千足地龙多久。

        那千足地龙巨大的头部在山间撞来撞去,一时间方圆十里都是天地动荡,犹如山崩地裂。

        不过那千足地龙并没有去触碰那不远处缥缈宗的护山大阵,或许是它能感应到那里有阵法威胁,巨大的身躯直接顺着山崖奔涌而下,直接朝着山下冲了下去,刘子毅只得紧追不舍。

        千足地龙引发的巨大声势,使得叶天根本不敢停留,他咬牙带着唐芸笙一直奔跑,直至身后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奔跑之中,叶天忽然觉得浑身灵力一散,整个人跌倒在地上,一股强烈的疲惫感从丹田之处散发出来,整个人立刻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天方才有了意识,身体逐渐受控。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看上去有些朴素的木屋。

        屋内的陈设都显得有些陈旧了,但好在收拾得干净利索,而自己正躺在一张木床上,身上盖着的几层丝质的被子,上面绣着花木跟鱼鸟,隐隐透着一些女子身上的芬芳香气。

        那味道十分熟悉,正是那唐芸笙身上的味道。

        屋内的墙壁上还挂着各种各样女人衣服,跟几柄长短不一的剑,一盏烧得有些发红的炉子在屋内的正中央,向屋子内透着缕缕白烟。

        这里显然像是缥缈宗女弟子的房间。

        屋外远远地传来了脚步声,即便发出的声音十分细小,叶天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如若自己所料不差,应该是唐芸笙来了,不过似乎唐芸笙身后还跟了几个女弟子。

        “芸笙师姐,今日我们晚上如何处理?”屋外的一名女弟子向唐芸笙问道。

        “那千足地龙现世,引发的余震尚未消失,今夜还是通知所有弟子集中到修炼场上歇息。”唐芸笙淡淡地回答道。

        “是,我们这就去通知大家。”几名女弟子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就一同退了下去。

        “叶天,你终于醒了!”说话的是唐芸笙,她此时还是穿着先前的那间粉色外衫,白色襦裙,依旧明艳动人,看见叶天醒来了,也是面露关切地说道。

        不过叶天听了唐芸笙这话好像有些似曾相识,先前在地宫之中,自己就对她说过此话,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成了那晕倒之人了。

        不过叶天依旧心存谨慎,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趁着那唐芸笙眼光看向别处之时,连忙翻开怀中的储物袋,发现所有东西依然都在,这才放下心来。

        “唐姑娘,不知在下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叶天一脸平静地问道。

        叶天他只记得他从地宫中跟唐芸笙逃了出来,最先想到的是刘子毅在跟那个千足地龙打斗,而且也是引得周围的几座山都引发了雪崩。

        之后他带着唐芸笙一路逃跑,当时居然觉得脑袋昏沉,浑身酸软,几乎无法行动,想必是自己在地宫之中,强行靠着这天青花支撑起自身的灵力,用力过度,筋骨承受不住才倒了下去。

        “对了,那个凌天宗的刘子毅临走之前给你喂服了一粒丹药,他交待了我一些事情,就去追杀那千足地龙去了。”唐芸笙对叶天说道。

        “唐姑娘,多谢收留我在此疗伤。”叶天会心一笑道,唐芸笙也算是救了自己性命,并且将自己收留在缥缈宗,故而他是心存感谢的。

        “你在地宫中,也救了我许多次,何必言谢。”那唐芸笙突然背过身去,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对了,那血月教教主可再来找过麻烦?”叶天见场面有些尴尬,开口问道。

        “那血月教教主被打退之后,就再没见过其踪迹,不过无日宗的人依旧是围在山下。师尊跟长老们尚未归来,宗门送出的信件全部被无日宗截获,再加上千足地龙出没,众多弟子皆是十分担忧。”唐芸笙面露忧心地说道。

        那些无日宗的妖人跟血月教教主都没有轻举妄动,似乎都对着缥缈宗的护山大阵有所忌惮。

        忽然一阵寒风吹来,唐芸笙顿时感到一丝凉意,这个季节本不该是如此温度的,不禁觉得有些怪异。

        一旁的叶天看在眼里,联想起地宫所发生的事,隐隐有了一些答案。

        叶家先祖遗藏的宝匣中暗藏了巨大的灵力,之后在地宫中又设下了各种阵法,可以说隐隐改变了这缥缈宗的风水。

        不过那千足地龙出土现世后,地宫被完全破坏,又引发了周边所有山峦之顶的雪崩,加上宝匣被开启,原本四季如春的缥缈宗在这个季节竟然已经有些微凉了。

        过了许久,唐芸笙才姗姗离开,两人约定在清晨守门弟子交班之时,由唐芸笙亲自送他下山。

        叶天目光深邃,这缥缈宗外出参加仙缘大会的掌门长老,跟众多弟子依旧还没有回来,只是留下一些修为一般的女弟子守护山门,当下正是逃离的好时候。

        如今自己今非昔比,手握镇岳龟山图,身兼《九转引星先天诀》跟《诛仙剑诀》两大神功,只要那血月教教主不在山下,那些无日宗的邪道妖人根本阻不得自己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