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胜者为王

第四百四十二章 胜者为王

        “姬辰风,老子不服,有本事我们再来比过!”他越想越憋屈,突然大喊一声。

        几乎在李云鸿提议的瞬间,全场不由得哗然起来!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先前胜负即将分晓,李云鸿撕毁了约定企图赶尽杀绝,现在又理直气壮得要再打一回?试问这家伙的脸皮是城墙做得不成?

        “李云鸿,你犯了规,险些酿成大祸,居然还不知悔改!”不但凌天宗的众多弟子对他嗤之以鼻,就连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都义正辞严的说道。

        “一招!只要你能赤手空拳接住我一招,今日决斗就算你赢,如何?”李云鸿冷哼了一声,再次将自身修为压制到筑基初期的修为。

        叶天自持艺高人胆大,心念一动,旋即向后一跃拉开了距离,朗声说道:“好,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李云鸿双目猩红,“撕拉”一声将双袖扯断,只见他左右臂膀上各自纹有一头杀气腾腾的恶狼。

        他一连结成数十道法印,然后用力朝地面一拍,那两头恶狼瞬间钻入地面,消失不见,颇为诡异。

        “嗷呜!”数息之后,一张血盆大口突然从叶天下方袭来,势如闪电,避之不及!

        那恶狼体长足有九尺,而后叶天又听得身后一声狼嚎,竟有另一张血盆大口朝他背后袭来。

        不止是凌天宗众人,连叶天也想不到那李云鸿竟然有所保留,这功法根本不是凌天宗的所记载的功法,不知是这李云鸿从何处修习而来!

        长有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眉头紧锁,这法诀他倒是有所耳闻,乃是外界一种秘传的功法,名为“双狼奔雷诀”,威力足以媲美筑基巅峰威力的法诀。

        施法者以鲜血长期豢养两头狼型恶灵。此恶灵以对手血肉为食,不知疼痛,不死不灭,唯有将施法者打倒方可化解危机。

        “去死吧!”

        李云鸿轻蔑地冷笑一声,此法诀是当年他在外面历练的时候,撞了大运,偶然得之,这本是他将来用来争夺长老位置的杀手锏。虽说今日提前暴露了底牌,但是只要能宰了那姬辰风,这点付出又有何妨?

        叶天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下的这个局面就有些难办了,自己现在依旧是筑基期初期的修为,而这李云鸿又是搞了一套类似魔功之类的功法,瞬间提高了自己实力,应付起来倒是有些棘手了。

        不过若是叶天对付这李云鸿这种不知死活的愚昧之辈,都要去使用上《诛仙剑诀》,即便是最后得胜,他也觉得无甚光彩。

        叶天引导着丹田内的灵力,使之瞬间一分为二,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两个灵气所铸造囚笼,将两头恶狼困在其中!

        “砰!”

        恶狼一击之下,灵力所化的灵力囚笼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纹,随后化为粉碎!

        在场之人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战况,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了精彩的瞬间。

        毕竟姬辰风实在太引人瞩目了,在功法、灵力甚至在肉身都差对手一大截时反而还能打个势均力敌!

        不过长着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轻叹了口气,他察觉姬辰风丹田内的灵力已然不足,恰恰相反李云鸿还有不少结余。

        筑基中期修为的丹田气海容量已然大了数倍,岂是刚刚进入筑基初期的修为可比的?退一步说,即使姬辰风灵力充沛,多半也要败下阵来。

        李夏菡的脸色同样有些难看,那两头恶狼实力明显不弱。姬辰风方才凝结而成的灵力囚笼,跟方才那幻化而成的长鞭一样,虽然说都有下品法器的威力,却在恶狼一击之下成了碎片!她在心中不断祷告,希望姬辰风得以化险为夷。

        “姬辰风,你不要以为学了几手古怪的功法,就觉得你能赢得了我。”见姬辰风明显落于下风,李云鸿面露嘲讽之色,阴阳怪气的说道。

        面对激将之法,叶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并未应答。

        叶天觉得放弃了法宝跟自己最为擅长的功法,他就对眼前的局面无可奈何了么?

        俗话说狼是铁头铜尾豆腐腰,但那两头恶狼非同小可,未必行之有效。当下他只剩一击之力,想要旗开得胜,唯有擒贼先擒王!

        就在这当儿,先前那头恶狼已经彻底摆脱了束缚,见叶天由高及低,扑上去就是一口!叶天腰部一挺,就此避开。

        另一头恶狼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瞄准时机,猛地一扑!叶天脚踩恶狼头顶,借力用力!

        眼看姬辰风朝自己疾驰而来,李云鸿岂会坐以待毙?

        只见他咧嘴一笑,口中念念有词,原本淡淡的灵力再次暴涨,一道火龙在他周身盘绕,旋即化为丈许之高将叶天吞没!

        “轰隆!”

        “哈哈哈哈,兵不厌诈,胜者为王!”李云鸿面目狰狞,声音尖锐,那卑鄙无耻的模样颇像市井无赖。随后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却依然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

        全场登时鸦雀无声,唯有李云鸿刺耳的笑声不断回响!他的所作所为已然犯了众怒,身为凌天宗的内门弟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尔反尔,将信义廉耻弃之不顾,此等人渣简直无可救药!

        “各位师兄弟门,姬辰风这小子这下怕是不死也要成一个废人了!”李云鸿得意洋洋道,他那苍白的脸颊上带着些病态地红晕,似乎就连站立都有些力不从心。

        “李云鸿这个混账东西,连身为凌天宗子弟的尊严都不要了!”长有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脸色涨红,声音陡然高了八度。

        李夏菡的俏脸一阵红一阵白,那李云鸿屡教不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竟然再次置姬辰风于险地!

        她柳眉一竖,双拳紧握,丹田气海之内的灵力不断翻滚,心念一动,一柄六尺宝剑暴掠而出,直指对方要害部位!

        “当!”

        眼见自己的法器被一股极其强悍的灵力波动震开,再看阻挡在自己面前之人,竟是主持此次决斗的执法长老!

        “你为何拦我?还不赶快让开,让我一剑劈了这无耻之徒!”李夏菡银牙紧咬,怒斥道。

        “这两人比武乃是我一手承担,你就莫要插手,再铸成了大错。那李云鸿再怎么无耻,自有宗门之法去处理他。”长有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自然认得这位凌天宗的女弟子,当即只能尴尬一笑,冷冷说道。

        可恶,可恶,真是可恶之极!

        那李云鸿乃是传功长老的爱徒,修炼资质在凌天宗年少一辈名列前茅,就算姬辰风真出了什么意外,他的师父也会拼死相护。

        虽然姬辰风是刘子毅举荐而来,身后有凌天宗掌教真人的庇护,但是如今掌教真人再度闭关,单凭一个内门弟子刘子毅,到时候恐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只能草草了事!

        “待菡儿杀了这卑鄙小人,有什么罪责,愿独自承担!”李夏菡酥胸猛烈起伏,着实咽不下这口气,长剑回旋归位,剑尖却生生地抵在执法长老面前,冷若冰霜道。

        话音刚落,一道迅捷如风的身影从烟雾弥漫中飞驰而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拳直击李云鸿面门。当场打得他呲牙咧嘴,就连门牙都掉了两颗!

        李云鸿见来人是姬辰风,登时大脑一片空白,双眸犹如被针芒刺中。

        然后又是一击重拳,几乎毫无技巧可言,却是简单粗暴,李云鸿吃痛之下跌倒在地。姬辰风捏掌为拳,向前一步踏出,一拳接着一拳,不多一会儿就揍得对方鼻青脸肿。

        “姬辰风,你怎么可能安然无恙?你应该死了才对!你应该死了才对!”李云鸿实为不甘,歇斯底里道。

        “你这人渣尚且苟活,我又怎么舍得去死!”叶天手中顿时多了一把灵力所化的刀刃,径自架在李云鸿的脖颈处,掷地有声道:“你输了!”

        李云鸿但觉脖颈一凉,已然渗出血痕,抬头再看姬辰风怒目相视,不禁吓得咽了口唾沫,浑身像筛糠一样打起了哆嗦。

        暗道姬辰风并非是在危言耸听,自己若是再出恶言,只怕这个家伙会立刻出手将自己格杀!

        “嗷呜!”

        那两头恶狼还未消失,似乎发现了叶天的踪迹,呲出了一张血盆大口,不顾一切地狂奔而来,势要将叶天撕成肉块儿!

        “来得好,给老子咬死他!”李云鸿凶相毕露,似乎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就在此时,一只数丈大小的金色手掌从天而降,生生将其中一头恶狼拍成了肉酱!

        另一头恶狼见状落荒而逃,依然被抓了个正着,一捏之下化为粉碎。全程势如破竹,干脆利落,令人大开眼界。

        “鄙人正式宣布,此次决斗姬辰风获胜!”长有络腮胡子的执法长老会心一笑,颇有几分得意之色。

        “双狼杀”固然是高级法诀,然而李云鸿终究修为只是筑基中期,手中又能发挥出多大威力?

        “按照先前约定,从今以后,但凡菡儿师妹所到之处,你都得退避三舍,不得纠缠半分,不过类似你这等不知廉耻之人,能不能守信我就不得而知了!”叶天将灵力所化的刀刃收起,垂下目光,闪过一抹冷意。

        “姬辰风,老子不会轻易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