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忍辱负重

第五百四十二章 忍辱负重

        北地,此时已经进入寒冬,遥望整个北地,只见漫天大雪纷飞,一片白余茫茫。

        这等寒冬季节,即便是苍岳伐燕的战事到目前的进展十分顺利,许多掠夺来的物资都从二圣关之处送入了苍岳境内,但是在这等恶劣的天气下,那些在北地生活的苍岳子民,还是过得十分疾苦的。

        众多部落的长老跟男子都被征调一空,无日宗的教徒们也都是涌入前线,整个苍岳内部十分空虚,以至于一些妖兽袭击,都无人能够腾出手来料理。

        无日宗宗主伐燕大计,按照原计划本是要早**出凌天宗掌教真人吴瑾瑜决一死战,此人只要一死,整个燕国就会彻底进入颓废之态,进而可以一举消灭燕国皇族,以及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和修仙世家。

        只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无日宗宗主计划了这般久,但却因为太过相信叶天,最终有些功亏一篑。

        那叶天乃是叶家传人,虽说先前跟无日宗结怨,但是其跟燕国的修士也是水火不容之势,无日宗宗主就决意招揽这叶天到自己麾下,甚至还许诺了尊使之位,以便日后在跟凌天宗或是南宫世家的交战中,能多几分胜负的筹码。

        然而,叶天丝毫没有领情,表面上一直虚与委蛇,实则伺机而动。

        讨伐燕国的那一天,无日宗宗主率领手下势如破竹,斩杀许多燕国境内的修士,激励苍岳士兵士气大涨,战斗力空前的高昂。

        这一刻,所有人都已经看出了结果。燕国真的要亡了,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和修仙世族,恐怕都要难逃一死。

        不过无日宗宗主自是知晓,这一切都只是表现,燕国远远没有表面上的那名简单,只是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击败。

        因为来的修士无论是数量还是修为境界,都是跟无日宗宗主先前所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在燕国内部传来了苍梧秘境的消息,因为这个消息,燕国众多修士颇为震动,甚至一些宗门由掌门直接带队,进入这苍梧秘境内探寻宝藏。

        无日宗宗主在得知此消息时,不免觉得上天居然如此眷顾自己,所以在那苍梧秘境内,只有燕国修士,并未有见到一名无日宗的教徒。

        也正是得益于此,苍岳跟燕国交战,燕国的修士并没有来多少,无日宗宗主顿感压力大减,随意一出手,燕国这边就是一片尸山血海。

        就在众人绝望之时,原本处于燕国敌对方,一直受无日宗宗主夸赞的叶天,突然反水无日宗宗主。燕国修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天竟然重创元婴期的无日宗宗主,并且还能全身而逃。

        叶天的阵前突然反水,燕国的修士对此行径也是颇为诧异。

        当初叶天出现在苍岳,出现在无日宗宗主身边之时,他们认定叶天已经成了燕国的叛徒。至于其中缘由,天下修仙门派各有己见。

        上清教覆灭,叶天以极其卑鄙无耻的行径,洗劫了天下各大宗门,不仅如此,还有消息传言,正是那叶天夺走了上清教独有的撼灵神木。

        自那以后,叶天的身上就已经被天下间的修仙门派打上了烙印。是以,叶天出现在苍岳的阵营,自然也就被天下间的修仙门派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亲手宰杀了他。

        只不过,燕国此番前来的修士虽然都是有志之士,但大多都是学艺不精,修为低下之人,反而成了叶天树立威信,以及在无日宗宗主面前建立信任的助力。

        正是因为如此,叶天才能有机会接近无日宗宗主,突然出手将其重创后逃走。

        这番阵前反水,在燕国修士眼中,也不过是叶天唯利是图的常态,依旧没有将其从先前的恶名之中剔除出去。

        即将胜利的伐燕大计,因为无日宗宗主受伤,从而止步不前,赶到北方的燕国士兵跟修士逐渐增多,双方在此地苍形成了僵局,双方谁也不敢轻易出手,以免挑起更大的战争。

        虽然对于燕国来说,时日一长,无日宗宗主必然会卷土重来,但眼下的燕国,还没有雄厚的资本和实力与苍岳士兵一较高下,不敢冒然出击,只能安于现状,坚持和苍岳耗下去。

        另外一边,就是继续向凌天宗跟南宫世家求援,以求这两大势力能够出手对付日益强大的无日宗。

        当然,其中自然也有燕国的计谋和缘由。

        燕国毕竟不同于苍岳,境内气候宜人,物产丰富,各个城镇的粮食都很充足。

        虽然军中许多人都有修为,但大多数都是炼气期的士兵,因此辟谷之法在其身上根本不能得行,这些士兵跟寻常的世俗之人一般,都需要食五谷,吃三餐。

        一段时日的僵持养兵,虽说会让燕国耗费大量的军粮,但对于燕国来说,这样的消耗跟损失还在其接受范围之内,但是相较于苍岳,这样的消耗就十分致命了。

        北地气候,酷冷难耐,作物极少,家畜种类相较于燕国,也是有些单一,数量也是远远不如。

        为了凑出战场所需的物资,生活在北地的苍岳子民,生活变得十分疾苦。平时大家留下来准备过冬的牛羊,如今只能全部宰杀,做成肉干送往前线,以此来补充苍岳大军的口粮。

        这般以来,苍岳的子民生活就更不如从前,甚至有些子民只能冒着风雪,迎着严寒走到高山、深谷,哪怕可以寻找到一丁点入口的东西。

        不仅如此,那些修士之间所需要的灵石,在北方也是十分稀少的,北方因为地势跟环境,盛产许多灵草,虽说这灵草其中蕴含的灵力也是十分丰富,但终究其作用用来炼丹或是疗伤的,用作恢复灵力,对比起灵石来说,还是差上了许多。

        这边一长一短,长此以往的僵持下来,苍岳也开始显露出了退却的意思来。

        无日宗宗主因为受伤闭关,长久未曾露面,以至于一些苍岳人都开始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

        而那血月教教主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是完全不管不问,自从他得知无日宗宗主受伤闭关以来,他一直正在谋划着一件事。

        先前他用血刃之法夺取了血月教前教主的元婴,实力已经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原本修为一直停滞不前的他,此刻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元婴之境。

        多年来,血月教教主一直在蛰伏着,就是为了等待一个契机,如今时机已到,他能放过眼下的这大好时机。

        此时,血月教教主高座大殿之上。

        而在高座的左右两侧分别站立了四人,这四人皆是血月教的骨干组织,就连当初血月教教主战败无日宗宗主之时,四人都没有抛头露面。

        血月教教主其目的自是昭然若揭,这几人就是的存在,就是为了今日的复仇。

        “恭喜教主突破元婴之境,我教弟子能够在教主的带领下,一举拿下苍岳,攻下燕国。”四人恭敬的站在原地,齐声说道。

        “燕国之事,暂且不用考虑,眼下双方交战进入僵持阶段,如果还要这般继续僵持下去,战争的天平会逐渐向燕国倾斜,只怕会对我们灭掉无日宗的局势非常不利。”血月教教主沉吟说道。

        血月教的党羽遍布天下,看起来好似教众众多,只是可堪大用的人实在稀少,加上并入无日宗之后,总体也不如先前那般强盛了。

        近百年的时间,无日宗宗主甚少过问血月教的事务,因为血月教教主得以从中偷闲,经过精挑细选,也不过培养出来四名隐秘骨干。

        当初,无日宗宗主已是元婴之境,血月教教主当时不过刚刚结丹成功,巨大的实力悬差之下,血月教教主唯有投降无日宗,方才保下血月教发展至今的基业。

        不过,无日宗宗主也没有为难血月教教主,并且还封了一个血月尊使名头给他,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血月教留下来的血月教教众,无日宗宗主觉得能够被无日宗同化掉,就没有过多理会,才会导致现在的血月教教主有了可乘之机。

        若不是无日宗宗主实在太过自负,认为天下间无人是他对手,否则也不可能任由血月教教主继续发展下去,而且对他的行动始终没有过问、干预,最终才会导致血月教教主不服管教。

        不过终究还是那血月教教主隐藏的足够深,在天地灵气暴增后,先前在上清教的斗争他足够卖命,跟缥缈宗掌门云念烟拼了个金丹破损,也因此挣得了足够的信任。

        而后又是多年潜心修炼的血刃之法夺取了血月教前教主的元婴,虽然有一些侥幸跟运气成分存在,但若不是他从一开始就决议这么去做,也是断然不能随意得手的。

        当初,无日宗带领苍岳士兵攻打燕国,若非血月教教主传信,言自己身受重伤,无法前来,只怕现在的燕国已经成了苍岳的附属之地。

        只是可惜,一切都不能重头再来,燕国和苍岳在无日宗宗主修养伤势的这段时间李,只能这般继续僵持下去。

        “教主所言甚是,不过,我教人员全部已经动员起来,只需教主一声令下,血月教必然可以拿下苍岳,到时,只需一鼓作气攻下燕国之城,灭掉燕国修士,血月教必是光辉永固。”

        “教主,此乃血月教发展的最佳时机,还望教主不要犹豫。”

        “血月教发展至今,始终处于无日宗的打压之下,现在终于遇到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还请教主三思,血月教能否彻底壮大,能否成为掌控一国存在,类似那南宫世家那般的境地,也是一切未可知,如今全凭教主一句话吩咐,我等就愿意为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教主,您请慎重做出决定!”许久未见的四名手下如今心照不宣,似乎已经达成某种共识,眼下血月教教主进入到元婴之境,让他们信息倍增。

        他们一致认为借此机会,夺取无日宗,攻下燕国,血月教就能够借此一举成为最强大的宗门。

        血月教虽然名声显赫,但是中间也不乏经历了许多次劫难、困阻,之后更是遭到无日宗打压,燕国修仙门派认为血月教乃是邪道修士教派,也是不可容忍。

        千百年以来,各大修仙门派从未停止对血月教的打压。就算这样,血月教仍然在不断壮大,早在天地间灵气暴增之前,血月教上下除了血月教教主之外,就已经有四人成功结丹。

        作为血月教教主,自然明白此时趁机夺下无日宗的好处,整个北方和生活在北地的苍岳子民唾手可得。

        那时候,整个苍岳的国教就成了血月教了。

        只有这样,血月教才能壮大声势,增强实力。因为人口的发展可以提供更多有资质的弟子加入血月教,不出百年,血月教教主相信在自己的带领下,血月教一定可以发展到一个崭新的时代。

        此时去攻打燕国,自是不明智之举。

        不过燕国的各个方面,对于居住在北方的人来说,无论是修士还是世俗之人,都有着无穷无尽的诱惑。

        燕国不仅有着更好的生存环境,物产更是丰富,其中适合修行的地方也是遍布天下,所以北方人无时不刻不想着占据着燕国的土地。

        血月教教主看着眼前的这四人,这些人心中多数都有着想要在燕国落地生根的想法,他心中其实也清楚,当初自己投降无日宗,虚与委蛇的这段时间里,血月教内部必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现在自己成功突破元婴之境回来,就算有些人心存不敬,也不可能会表现出来。

        “至于攻打燕国之事,诸位所言为时尚早,待本教主斩杀无日宗宗主,拿下整个北地和苍岳,再议是否夺下燕国疆土,彻底斩杀掉燕国境内的修仙门派和修仙世家。”血月教教主说道。

        “教主…”

        其中一人踏步向前,刚欲开口就被血月教教主挥手打断,淡淡的说道:“我知几位心中如何感想,血月教忍辱负重那么久,一直寄予人下,教众心中已经积攒了一股怨气。不过,诸位不要忘了,无日宗并非小门小派,而是当初的北地第一宗门。无日宗宗主已是元婴之境的高手,座下二使四门,现在虽然死伤大半,不过如今有许多燕国的修士见到无日宗势大,纷纷来头,这些修士的境界如何,实力怎样,你们可知一二?”

        此番话一落,站在下方的四人全部不知如何回答!

        自从血月教教主不敌无日宗宗主,加入无日宗以来,四人一直隐藏于暗处。偶尔,四人也会打探一下关于无日宗的消息,只不过能够获得的消息有限,大多都是无日宗宗内弟子的死伤消息。

        至于无日宗是否有人加入,实力如何,由于四人的特殊身份,一直要躲藏在暗中,为了避免被无日宗发现,所以从未亲自露面调查消息。

        如今天地间灵气暴增,天下间的修士都是有所突破,许多隐藏的散修也是纷纷出山,他们自是不知无日宗如今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你们不知,本教主却是非常清楚、虽说本教主已经到达元婴之境,可是与无日宗宗主相比,本教主自愧天资不如他,不过,本教主得知无日宗宗主重伤未愈,尚且还在修养,这个时候,正是血月教发展壮大的最佳时机。”血月教教主沉声说道。

        “教主此次,莫非要……”一人担忧的抬起头,看着脸色沈静的血月教教主,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不错,本教主决定突袭无日宗宗主,而你们就是本教主最大的依仗,只要你们协助于我击败无日宗宗主,苍岳和燕国就会成为本教的囊中之物。”血月教教主点头说道。

        “我等一切全部听从教主吩咐,万死不辞!”其中一人恭敬的拱手说道。

        “万死不辞!”同一时间,另外三人齐声说道。

        “好,好,本教主有了你们的相助,灭杀无日宗宗主和无日宗教众,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怕是,一生自负的无日宗宗主还不知道无日宗现在的局势。今晚,本教主会假借要事禀告引诱他出现,到时尔等与我一起出手斩杀此人。”血月教教主站起身来,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元婴之境的修为,瞬间让下方站着的四名结丹期修士暗自一惊。

        下一刻,血月教教主的气势逐步递减,当他的修为散发出来只有结丹巅峰的层次,顿时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本教主已经用秘法改变了修为境界,今晚就是无日宗宗主的死期。”

        血月教教主话音落下,面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来,让余下的四人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