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四章 杀伐之气

第五百六十四章 杀伐之气

        李师伯前后态度,变化如此之巨大,让那常姓弟子更是一头雾水。

        但在这个间隙,叶天已然走进藏剑楼大门。

        那落魄的红木大门,随之悄然关闭,李师伯淡淡一笑,全然当那常姓弟子不存在般,回望着紧闭的藏剑楼大门,若有所思。

        当年以梁温生的资质,在这藏剑楼中不过待了三天,就是之后资质不弱他多少的周剑,也待了将近三天的时间。

        不知这个新入门弟子,能待多久?

        藏剑楼中。

        叶天不敢刚一迈入这藏剑楼内,就立马感受到自己周身仿佛悬立无数飞剑,剑尖所指,皆是自己。也幸亏自己体魄经过《九转先天引星决》锤炼,远非常人能比,这点剑意,还伤不到自己体魄。

        只是叶天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一道剑意,感受到那四周无数剑意之后,急不可耐就想要冲出去与那些剑意一较高下。

        这让叶天有些意想不到,他体内那道剑意,自然源自诛仙剑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有这诛仙剑诀的剑意,可以承受藏剑楼内那些剑籍之中所蕴含的剑意侵袭,但却不曾想,自己所修诛仙剑诀的剑意,竟会因为周围剑意,生出比试之意!

        四周剑意仿佛感受到叶天体内那么剑意的挑衅,蓦然之间,竟是发出铿锵之声,无数剑意,居然化作柄柄半透明的仙剑,出现在叶天眼前,仿佛在向叶天闻剑。

        这等遭遇,让叶天心中也是无比苦涩。

        他来藏剑楼,一来是想观摩天剑门历来所收集的剑术剑籍,二来才是磨砺自己剑丹。

        但现在情况,自己不过刚入楼,连任何一本剑籍都不曾看到,就受楼内蕴含剑意影响,等同直接开始磨砺剑心之路。

        恍然之间,叶天仿佛置身于一处上古战场遗址,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破剑,横七竖八,甚至还有的漂浮半空,铮铮而鸣,剑身狂颤。

        此地剑意,皆是来自于那些残剑,可剑身虽残,剑意却不减分毫。

        置身其中,若不是叶天有那一柄在身后具现出来青决冲云剑,挡下了大部分横冲直撞的残剑剑意,他只怕在这片小天地中连一炷香的时间也待不下去,就会被那些残剑剑意,刺砍得周身稀烂,死无全尸。

        最可气的是,那些剑意,一个个泾渭分明,明明互不相容,但却又在叶天出现之后,跟故意欺负新来之人似得,摈弃前嫌齐心协力,现对付他这外来之人,让叶天身后那把具现的青决冲云剑不得不以诛仙剑诀的剑意以一敌千,硬生生拦下所有残剑剑意!

        这个时候,青决冲云剑上散发出的诛仙剑诀剑意,几乎等同于当年创下这诛仙剑诀的叶家老祖亲临,威力巨大。

        似是感受到身后青决冲云剑上的剑意不平,叶天缓缓前行,再不管那漫天残剑剑意,眼中只有这上古战场遗址的最深处。

        每一步,固然都十分痛苦,要忍受身后剑意与周身剑意碰撞之间的冲撞碰击所带来的巨大痛苦,但叶天都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剑丹磨砺受益匪浅。

        五步。

        十步。

        到第十五步时,那巨大痛苦几乎已经吞噬叶天神识,但叶天心中,只有“向前”二字,信念坚守,不减不消,其余杂念,反而统统碾碎。

        二十步时。

        叶天不光神识不存,甚至连自己肉身都已经感应不到,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已经魂魄出窍,仅凭那一抹坚定不移的“向前”信念,踌躇而行。

        直至三十步。

        叶天就连自己魂魄都已经感应不敢,甚至有种自己就是这无数剑意当中的一抹,或许唯一不同,只是自己除了“向前”再无其他。

        下来,又向前多少步叶天也已经不得而知。

        漫天剑意,只有一道,与众不同,破空向前,一往无前。

        藏剑楼外,那本就残破的塔楼,竟然莫名晃动,无数瓦砾碎茬,向下洒落。

        先前那位李师伯,只抬头望了一眼塔楼,眼中就是一道精光迸射而出,情不自禁向前迈出一步,脸上表情,既有不敢置信之意,又满是欣喜若狂,嘴唇蠕动,喃喃乱语。

        但可惜,他说了什么,就是站在他身后的那名常姓弟子,也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下一瞬,这位李师伯就消失在藏剑楼前,踪影全无。

        留下那常姓弟子一人,跌坐地上,本就灿白的脸上,更是没了半点血色。

        “完了,这下全完了,那个叶天,到底在藏剑楼中做了什么,引来藏剑楼如此排斥……”这名常姓弟子,看着晃动不停的藏剑楼,满脑子也只剩一个念头。

        不管叶天在藏剑楼中创下什么祸事,可千万不要连累到他!

        藏剑楼中。

        无人看见,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只有叶天一人,双目无神,神色呆滞,如行尸走肉般向前踌躇而行,一楼向上,竟是朝着这藏剑楼最高处的塔楼顶层走去。

        某一刻,本身还在藏剑楼外的李师伯突兀出现在叶天身后,伸手探向叶天,但却有一道剑意凭空而现,挡住了他。

        看到这抹剑意,那位李师伯竟是主动后撤一步,避开了那么剑意锋芒。

        “果然是致纯致粹的杀伐之气。”李师伯呢喃了一句,眼中精光再起,单手一扬,身后背负的那把玄铁重剑,竟是直接腾空而起,剑柄方向,直悬在叶天身前,似是在给叶天指路一般,陪着叶天踌躇前行。

        “既然你有此剑意,我且助你一臂之力,看你能在这藏剑楼中,走多远!”李师伯闭上双眼,如老僧入定般,盘膝而坐,为叶天护起法来。

        那仿佛剑意横行而凝出的上古战场遗址中,一直前行的叶天顿了一下。

        周身剑意也随之一顿,出现短暂寂静,叶天总算有了一茬喘息之机,被磨灭的意识也渐渐恢复,无神的双眼中,也多了一抹神志。

        叶天双腿一软,半蹲下身子,低头弯腰,双手撑地,开始大口呕血!

        “再往前,你会死。”

        一道仿佛传自恒古的苍老声音,在叶天耳边响起。

        叶天艰难起身,擦去了嘴角血迹,多了一抹神志的双眸中,信念仍旧未变。

        起身,叶天拖着那仿佛都不是自己的双腿,仍是坚持向前而行。

        铿!

        一道白炙如虹的剑意,窜天而起,比之前所有的剑意都还要气势磅礴,尤其当这道剑意出现之后,那些原本围在叶天四周的剑意,竟是销声匿迹,默默褪去,只留其与叶天对峙。

        而当这道剑意出现,叶天身后那道诛仙剑诀的剑意,总算偃旗息鼓,不再与其剑意争强好胜。

        “区区结丹期修士,初成剑心,也敢深入藏剑楼,当真是不怕死?”

        先前的那苍老声音竟是从这抹剑意之中传出,直击叶天心神。

        “剑之所向,一往无前。”叶天喃喃呓语,声音虽小,却是不弱那苍老声音半点气场。

        声音才落,叶天已是一步走出!

        那道剑意白炙如虹,先是停在叶天胸前,阻止叶天前进。

        谁知道叶天根本无视这道白炙如虹的剑意,继续向前。

        只听噗嗤一声,那道剑意,随着叶天向前,竟是刺进了他的胸膛,可即便如此,叶天仍未后退一步,顶着那道剑意,仍是向前。

        滴答。

        滴答!

        剑意渐渐贯穿叶天胸膛,从后背刺出,献血沿着那道剑意刺出的伤口流出,滴落地面。

        叶天仍然一步不退,只是前进,似是哪怕耗尽所有,也要多进一步。

        骤然间,这白炙如虹的剑意上,浮现一抹血色,伴随着嗡鸣之声,竟是缓缓消失。

        连同地上的血迹,叶天胸膛的伤口,也一并消失。

        天地异变,这上古战场遗址,刹那烟消云散,叶天还是在那藏剑楼中刚入大门之处,一步未走,只是身前,多了一位白发剑客。

        这剑客样貌年轻,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可头顶白发如雪,眉宇之间满是垂暮之色,死气沉沉。

        “你修的是那至纯至粹的杀伐之道,又能有如此坚毅的剑丹,当真难得。怪不得守在这藏剑楼多年的李家娃娃,愿意替你护法,为你指引通往我这的道路。”这剑客轻瞥了一眼叶天,嘴角勾起,却是会心一笑。

        “我这剑籍,已是残缺,远不如你所修的那部剑籍,这倒是枉费那李家娃娃一番好意,不过总不能让你白白过来一趟,罢了,我且送你点东西,当做礼物好了。”看着叶天,那剑客再度开口说道。

        话音才落,方见这剑客手中腾起一道剑意,笔直射向叶天双眸。

        刹那之间,叶天双眸和那道剑意竟是融为一体。

        至此,那剑客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眯眼说道:“这份杀伐之气,果然与你极为匹配,得了它后,我天剑门藏剑楼,对你也再无裨益,日后无需在来,离去罢!”

        再一挥手,剑客蓦然消失。

        叶天周身一颤,从浑浑噩噩间清醒过来,却是从打开的藏剑楼大门之中倒退飞了出去。

        好不容易站稳,叶天就觉得双目一阵刺痛,猛地闭眼,这刺痛感才随之消失,过了许久他才敢再睁开双眼,这才发现,好像自己双眸中多了点什么,与之前不太一样,可仔细探查,却是一无所获,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你清醒了?”叶天身后,传来一声询问。

        叶天回头,这才看到是那位守在藏剑楼的李师伯。

        叶天急忙行礼,刚喊了一声“前辈”,却又再次怔住。

        当他望向这位李师伯时,叶天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看到李师伯身后,有其剑胎若隐若现。

        到这个时候,叶天也才想起,藏剑楼中与那位白发剑客相遇一幕。

        他赠与了自己一份杀伐之气,融入自己双目当中,引发的结果,竟是让自己可以看清楚他人剑道根基?

        这李师伯既然拥有剑胎,岂不是说,他的剑之一道,足以达到化神期境界!

        怪不得,先前那常姓弟子,如此怕这位李师伯。

        等等!

        这位李师伯若修为如此之高,自己怎么能够探查!

        叶天恍然意识到,这等类似剑眼的特殊神通,不像神识查探,有诸多限制,一遇到比自己修为境界更高之人就束手无策,似乎不管是谁,只要自己愿意,都能查看对方剑道根基。

        李师伯笑容满面,他还不知道叶天身上多了什么变化,更不知自己剑胎都已经被叶天看个清楚,但他唯一知道的是,只要天剑门有这等弟子在,那再次崛起之日,也就指日可待。

        如此一想,他的心情自是极佳,看叶天的目光,更是跟看自己亲传弟子一般,对叶天善意提醒了几句。

        “你已经在藏剑楼耽搁了九天天,明日就是宗门秘境试炼名额的选拔之日,速速离去,准备秘境试炼的名额争夺吧。”

        “这么长时间!”叶天闻言眉头轻挑,他只觉得自己进了藏剑楼不过眨眼功夫,但没曾想,却已经过去九日。

        那李师伯点了点头,随手一招,把早在附近恭候多时的常堂叫了过来,让他带着叶天回去休息。

        常堂和之前判若两人,再见叶天之时,始终低着头,竟是连看也不敢再看叶天。

        能在藏剑楼中待上九日全身而出的,天剑门数千年来也就只有叶天一人!

        当年天剑门公认的剑修天才梁温生,可也只才待了三天,而且三天之后,还是被李师伯把昏迷不醒的他从藏剑楼中拎了出来。这叶天呢,待了九日不说,竟还是自己出来,看其精气神,不减反增。这一切都足可以说明叶天将来前途,不可估量。

        这等人物,又岂是自己能比?也怪不得,宁长老要对自己千叮万嘱,一定替她照顾好叶天。

        叶天根本无暇顾及常堂在想什么,他全部心神,都投在这新获得的剑眼神通之中。

        几经测试,叶天基本已经确定,这剑眼神通,可以让他立刻查清他人剑道根基,唯一区别,就是剑道修为越高,看到的剑道根基也就越发模糊,若是剑道修为不高,那他则能清楚看到,对方所修的剑道根基,究竟是剑心还是剑丹,亦或者,是像李师伯那样的剑胎。

        折返洞府,叶天也仅仅休息一日,就到了秘境试炼名额选拔之日。

        本身叶天就极有把握,拿下一个试炼名额,现在又有了剑眼神通相助,试炼一事,似乎也就更加没什么难度,这到让叶天对试炼名额选拔的兴趣,淡了几分。

        不过这试炼名额选拔到底是天剑门中一件大事,正式开始之时,众多天剑门弟子,都已云集于宗门大殿之前,乌泱泱一片,总算让本身冷清萧条的天剑宗,热闹了几分。

        也直到这时,叶天才发现,天剑门内,竟然有十二名长老,除了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三人修为实力高深莫测,自己都看不清那剑道根基到底是剑胎还是更高一层的剑魂,可至于其他人,包括先前那四长老青衫男子在内,剑道修为也不过最高修出了剑胎,而实力修为最多不过元婴期,还不如守在藏经阁的那位李师伯。

        另外让叶天没想到的是,大部分长老,只是在试炼名额选拔之日开始时露了个面,就把所有事情交由四长老统一安排,随后各自离去,不知所踪。

        至于宁素心,则来到了叶天身边。

        叶天毕竟是她带到的天剑门,其最终成就,同样也关乎着她这位长老的名誉,虽然宁素心对叶天极其放心,可事到临头,还是难免有些不安,唯有亲自站在叶天身边,才能安心。

        叶天看了一眼身旁宁素心,却看不到其身上的一丝一毫的浊气,其剑心之境分外清亮,顿觉得有些诧异。

        这宁素心虽然修为不算高,但其剑丹已成,所以才能在这天剑门内当上长老之职,不过天剑门按说应该都是修的一种剑诀,为何这宁素心丝毫不现任何浊气。

        想来应是这天剑门的剑诀有一些奥妙之处,修炼的剑心跟诛仙剑诀完全迥异,如若自己能够研习到这天剑门的剑诀,定然会将自身的杀伐之力产生的浊气给消除掉。

        不过据这宁素心所说,这天剑门的剑诀需要门贡才能换取,而且这剑诀已经是残缺不全了。

        先前天剑门历经过一些内乱,导致了功法遗失,之后天剑门就逐渐没落成现在的样子、

        即是如此,叶天还是想要将这天剑门的残缺剑诀一窥究竟,毕竟先前那心魔之事,还历历在目,正如先前那个老者所说,这杀伐之力所带来的威力固然无比强大,但祸害更是无穷。

        如若不能早日将这隐患解除,那心魔之事还会再度浮现。

        叶天若有所思了一番,心道这拜入这天剑门之事,倒是真的没有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