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筹码

第五百七十七章 筹码

        在搜魂术的威胁下,那女子所说之言不敢再有隐瞒,眼下这秘境之中没有其他内应,这也是让叶天心中宽慰不少,不过他还是注意到这女子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这秘境之中的内应只有孙福禄一个,不过在这秘境外,天剑门宗门内,那就不知道有三环金刀门的内应。

        因为这天剑门实在是太过糜烂,原本就是日薄西山的宗门,内部还不够团结,固然是内忧外患并存。

        不过想来也是,单凭孙福禄这一个内应,就算加上有一个明面上的姜玉坤吸引众人的注意,也做不到让这三名元婴期修士,如此瞒天过海,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这秘境当中。

        “你们被我引入吞火飞蛾栖息地后,受了伤跑到这里,是为了寻找出口,还是打算来这找孙福禄或者寻那姜玉坤联手?”最后一个疑惑,叶天再次问道。

        “我们实力受损已经无法再完成宗门任务,只能离开,但要想离开,只有找到姜少爷才行,他身上,有提前离开秘境的办法。”

        “所以姜玉坤就在这长河上游某处,那你们如何肯定自己能在这变化多端的内围小天地内,准确找到姜玉坤?”

        “我二哥的法宝可以在小天地内定位大家灵气所在,就是被你夺走的那个发簪,这是我们在另一秘境当中寻得的上古法宝,可以无视其他秘境内的先天制压。”

        叶天听了那女子的话,不由得又看了下那发簪,想不到这发簪虽然威力不强,只有上品法器的威力,但是因为其特殊功用的存在,已经算是一件法宝了。

        至此,叶天已经基本全盘明白了那三环金刀门在秘境内的整体谋划。

        果然,只需要解决那个姜玉坤,就等于帮着天剑门彻底解决掉三环金刀门在秘境内的威胁,至于出了秘境以后之事,那就是天剑门诸位长老要头疼的事了。

        “这个姜玉坤到底是什么修为?”叶天想到这,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没问。

        “结丹期修士。”女子老老实实回答,但这个回答,并不能让叶天信服。

        他们三个都是元婴期,而且按照这女子先前的说法,三人之中,就算资质最差的消瘦男子也被三环金刀门硬是培养成了元婴期修士,那个姜玉坤身为三环金刀门宗主之子,又怎么可能真的只有结丹期修为。

        早在遭遇吞火飞蛾之前,叶天和宁素心叔叔就对姜玉坤的修为实力推算过一番,认为他不可能只是结丹期修士。

        再一个,如果姜玉坤真的只有结丹期修士,三环金刀门真能放任他一个人在明处,吸引天剑门进入秘境的所有修士耳目?要知道,天剑门进入秘境的修士当着,除了那个内应孙福禄,还有二十五名元婴期修士。

        “你应该知道,如果欺骗我的下场,我还是会以搜魂术读取你的记忆。”

        “我没有骗你,姜少爷的的确确只有结丹期巅峰修为。”女子身子颤了一下,可还是没有改口。

        “那么,姜玉坤进秘境除了在明面上当个诱饵吸引所有天剑门弟子注意之外,还有什么倚仗?”叶天换了个方式询问。

        女子呆滞了一下,似乎不想说。

        叶天也不多问,只是指尖灵气又浓郁几分,那刺骨牵引魂魄的力量,瞬间加强,女子当即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他身上还有三件上古法宝!”女子承受不住,终于开口。

        “哪三件上古法宝,分别都有什么作用和限制,说详细些!”叶天这才收力,继续追问。

        “第一件,是恒古玉佩,这法宝本身没有什么威力,但其中蕴藏了一尊上古仙人的部分侍剑遗魂,可以召唤出其附于身上,瞬间将实力提升至元婴期而不受秘境先天制压。没什么限制,不过却要在剑修身上能发挥出最大功效。唯一问题在于用一次弱一次,每次持续时间大概只有一个时辰。”

        “第二件,是束灵傀儡,拥有灵气罩和束神缚两种神通,灵气罩可以凝结出一个灵气结界,让人躲在其中,任在结界外修士修为多高,半个时辰内,都打不破这结界。至于束神缚,只要是元婴期以下修士,一旦被其束缚,就无法使用任何术法神通,成为其阶下囚。”

        “至于第三件,就是地遁锁,一旦打开,哪怕是在这天灵秘境之中,也可以在一炷香的时辰之内制造出一个秘境出口,让人离开秘境。”

        女子如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把姜玉坤身上所有倚仗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叶天将所有尽数记在心底,又从头到尾检查补漏了一番,确定自己没有遗忘什么,这才收回了手指,撤去了搜魂术神通。

        “呼……”

        当叶天手指撤去,那魂魄被牵引的感觉这才消失,女子这才长松了一口浊气,浑身大汗淋漓,如遭暴雨。

        女子方才所作所为,基本等同叛门,她先前从天剑门叛逃至三环金刀门,此番等于又是再度叛门。

        当下,那女子神情恍惚,已经不敢再去看身边两人。

        最先那为首男子重伤半昏半醒,即便意识到女子做了什么,也无力多说一个字,消瘦男子固然被叶天封死灵气关窍,但意识还在,憎恨叶天的同时,对那女子也是满脸的失落之色。

        可他心中自是清楚,就是换了他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毕竟叶天身上,身负搜魂术这种邪术神通,换做是他,只怕一样也会坚持不住,最终全盘交待了。

        眼下他们什么都交代了,对这叶天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下场可想而知。叶天肯定不会还留着他们,死他们不怕,可怕就怕,什么都交待了,对方还觉得他们有所隐瞒,不保险再以搜魂术确定。

        毕竟这个下界之人来历不明,心性如何他们完全不清楚,不过几番相遇,这下界之人都用上了阴谋诡计,定然不是个良善之辈。

        不仅如此,这下界之人还会搜魂术这等邪派修士才会的邪术,若是能将他们几人的魂魄抹除掉,炼制出来几名元婴期的傀儡的,对他来说肯定是大有用处的。

        消瘦男子有些心灰意冷闭上眼睛,不管什么下场,他们如今都只能认命。

        但是,叶天并没有对他们再做任何事的打算。

        “都起来,别给我装死。”

        叶天的声音在消瘦男子耳边响起,让他不禁睁开眼睛,错愕望去。

        就见叶天收拾了一下后,竟是要压着他们三个一同向上游走去,寻找姜玉坤。

        叶天留着他们三个,自然是另有目的。

        往实了说,叶天并不能完全相信他们交代的事情,所以就需要一直压着这三个人。这要再往虚了说,叶天觉得自己如果找到了姜玉坤,他们三个就成了自己手上的筹码。

        叶天不会自大的低估那姜玉坤,所以能用得上的筹码,都要留着。

        那姜玉坤虽然是结丹巅峰的修为,但是敢一人进入这秘境之中,自是有所依仗。而且那女子方才已经交代清楚,那姜玉坤身上有三件上古法宝,都是从这天灵秘境之中寻获而来的。

        那就保不准这姜玉坤身上还有什么别的稀奇古怪东西,就算要与之相斗,也是断然不能掉以轻心的。

        只是叶天的这些想法,他们三个压根不会知道罢了。

        沿河向上,一走就是几个时辰。

        这长河仿佛没有尽头,倒是随着不断向上,走出了金色长鱼和那纯白巨鹰互斗的领地范围,河面上变得异常安静,除了哗哗滚滚流水声再无其他。

        没了外界妖兽威胁,叶天在这段时间得以闲下来,好好研究了从那消瘦男子手中夺来的发簪。

        这上古法宝着实精妙,只要抹去先前那消瘦男子独有的神识印记,然后注入自己的灵气,就可以使用。

        这等法宝,想来都是先前上古大战的遗物,经过多年的沉淀,物品已经没有了主人掌控,得之即可用。怪不得天灵秘境能成为这三重天下各个宗门判定实力大小的基础,但凡秘境内所获之物,都不是凡品。

        发簪法宝当中一共存有四道早已刻入的灵气痕迹,其中三道是叶天俘获的这三人,另外一道,自然就是姜玉坤。

        根据其中提示,这几个时辰,已经让叶天找到了姜玉坤目前所在的附近。四周依旧是阴森浓雾怀绕,唯有靠近河边,浓雾稍弱,再往前,是一道崖口,没了路。

        崖口下的浓雾中,有打斗声传来,时不时还有零星的剑芒刺穿浓雾,射到崖口上空!

        抗上去,下面应该是修士在大战,而姜玉坤灵气又在附近,那么下面打斗双方的身份,叶天基本可以确定,应该就是天剑门弟子与姜玉坤。

        压着那三个三环金刀门修士,叶天寻到了下崖口的一条小路,但当他走近战局范围内时,并没有直接现身,而是先找到一处可近距离观察战局之地,躲藏了起来。

        因为秘境内的神识受限,外加众人正打的火热,因此即便是用五感,也未能发现叶天压着三人潜了过来。

        浓雾中,约莫有一二十号天剑门弟子的身影坐在一起,似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他们身上正被一道道四溢着流光的绳索捆缚着。而在这些人前面,有三个人正和一个华服公子缠斗。

        那华服公子,自然就是那三环金刀门的姜玉坤,和他缠斗之人,叶天也不陌生,一个李鹏,一个罗素,至于第三个人,叶天不熟,只知道他是另外天剑门两个分队其中之一的带队修士。

        几人都没察觉在这战场上偷偷潜过来的叶天几人,只是越战越乱。

        那姜玉坤神情自若,应对三人,丝毫不落下风,出手动作潇洒,飘然如仙。

        而包括李鹏罗素在内的三名天剑门弟子,则是身上多处受创,好在都是皮外伤,并不大碍,只是模样显得狼狈,明明三人联手战一人,却依旧落在下风。

        此时,李鹏忽然后退十丈,双手指诀开始逐一变化,不过速度非常快。

        三人明显都有默契,李鹏刚一退出争斗,罗素立刻掐动指诀,法宝飞剑顿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其上灵力比之先前强了足有一倍,就连速度也是激增,‘嗖’的一下冲向姜玉坤。

        那天剑门弟子自是知道,姜玉坤实力强大,当下全力催动体内灵力,全部汇聚于胸前的飞剑。

        “去!”

        那天剑门弟子沉喝一声,只见胸前的飞剑顿时震鸣而出,速度之快,空中拖拽出一片残影,眨眼间消失在天剑门弟子的面前。

        姜玉坤立于空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罗素和那天剑门弟子的攻击,手中法诀变化不止。

        “乾元灵光罩!”

        姜玉坤法诀停下,面前依然出现一道白色光罩。

        “叮,铛!”

        罗素和那天剑门弟子蓄力一击,最终落在乾元灵光罩之上,竟是没能撼动乾元灵光罩丝毫。

        “你们让开!”

        李鹏手中的法诀已经完成,悬浮在他面前的飞剑此刻震鸣声不断,就连飞剑周边的空间好似都随之震动起来,李鹏的脸色更是因为体内灵力大量损耗变得惨白。

        法宝飞剑随着李鹏指向姜玉坤的手指,‘嗖’的一声划破空间,冲向了姜玉坤。

        姜玉坤看着李鹏全力一击的法宝飞剑,当下不敢大意,手中指诀变化,一股灵力瞬间拍入面前的乾元灵光罩中。

        “嗡!”

        乾元灵光罩一阵晃动,灵力光罩显得更加凝视几分。

        姜玉坤心中才算有了几分把握,终于松了口气,而在此时,李鹏全力一击的法宝飞剑瞬间冲向乾元灵光罩。

        “轰!”

        法宝飞剑霞光大盛,冲击在乾元灵光罩上爆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璀璨光芒大盛,耀眼的人根本看不清其中发生了什么,不过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竟是把李鹏、罗素还有那天剑门弟子全部推开数丈之远。

        同时,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使得附近尘土飞扬,荡起一片烟尘。

        等到烟尘散去,姜玉坤仍然凌空而立在原地,面带笑意的看着李鹏等人,而在他的手上,光芒惨淡的乾元灵光罩渐渐隐没。

        叶天躲在暗处,看着灵力损耗巨大的李鹏,微微一叹。

        先前争夺试炼名名额的时候,叶天和天剑门的弟子比斗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一些先兆来。如今看到天剑门三个元婴期修士难敌一个结丹巅峰的姜玉坤,心中已然有了想法。

        这姜玉坤与三人相斗,自是有着依仗其自身法宝的强横,他虽是修为不高,但无论是功法,还是出招的法诀,都是要远胜这天剑门的三人。

        那天剑门的三人虽然修为高于姜玉坤不假,但是还有剑丹未曾之人,这三人手中的就剑也不过是中品法器,所能施展出来的飞剑威力也是极为有限,固然只能用自身灵力化作剑芒。

        如同先前叶天看见的那些四射的剑芒,所散发出来的威力,不过是类似结丹期修士的战技法诀一般。

        即使这天灵秘境之内,对众人的修为有压制作用,按照正常来说,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即便是压制修为,施展出来的招式也未必只能有此等威力。

        这三人空有元婴期修士的浩瀚灵力跟肉身强度,但却只能用出来结丹期修士水准的功法,在跟拿着诸多法宝的姜玉坤相斗中,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

        换做别的门派的元婴期修士,早已经能够搬山填海,区区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即便是有诸多法宝,想要杀之却是易如反掌,不过弹指之间的事。

        先前叶天对于这天剑门宗门内有如此多的元婴期修士,还是有些惊讶的,觉得既然这天剑门有如此实力,为何当日那宁素心为何在众多宗门面前为何如此抬不起头来。

        原来还是因为这剑修的原因,非天资卓越之辈,是决计不能双休两不误的,这天剑门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是平庸之辈,在同等修为等级下,是绝对要若是其他宗门的弟子许多的。

        “我说几位,我要求又不高,只是让你们乖乖束手就擒,把秘境所获尽数交给我,这有何难?再说了,我进秘境之前,都说过我在你们天剑门秘境内所得,分文不取,出去后还是还给你们,所以我们何必非要打死打活?”

        姜玉坤跃起半空,又一招挡下三人联手,并以灵气强压向下,不急着出手,又嚷嚷了一句。

        “竖子狂徒,休要口出狂言,先前在秘境外,是我天剑门长老你三环金刀门几分薄面,你还真以为,是我天剑门怕了你三环金刀门不成?一个锦衣玉食的大少爷,仗着法宝之威,还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么?”

        听了那姜玉坤的嚣张言语,罗素顿时破口大骂,他才不管姜玉坤来秘境到底为什么目的,先前在秘境外的时候,他就看这姜玉坤不顺眼,现在正好有机会,他怎么能不一吐为快。

        “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姜玉坤也不生气,只是看了看身上的华丽道袍,哈哈一笑,又说道:“那还真是可惜,你们堂堂天剑门,如秘境试炼修行有三十人之多,其中二十多名元婴期修士,但现在呢,已经有十九名元婴期修士成为我这锦衣玉食的大少爷阶下囚——哦不对,等我打败你们,就等于有二十二名元婴期阶下囚。也无怪乎外人如此轻视你天剑门,实力本就如此。”

        “啧啧啧,除了四个结丹期修士,也就只有三个元婴期修士还在逍遥法外,天剑门几乎全军覆没咯。”姜玉坤说吧,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满面尽是讥讽之态。

        不管是李鹏还是罗素,包括那名领队修士,听了姜玉坤的话,眼睛都已是微红。

        不远处,躲起来的叶天趁着这姜玉坤跟三人言语之争的时候,连忙探出头来,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下那些被俘的修士,这十九名天剑门元婴期修士当中,却并没有发现有宁素心叔叔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