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假意受伤

第六百三十一章 假意受伤

        有一群人自东边而来,其中一人更是凌空而立,正是杨家的杨云鹤,等到天剑门外门弟子受到这股气场影响,纷纷出来查看是什么情况,他这才蓦然睁开眼睛,口中响起一声低喝。

        “叶天何在!”

        声音浑厚,任外门弟子普遍修为较低,也都听出其中的暗藏的杀意。

        当所有人出现在天剑门两里之外,一道凛冽的神识忽然压在所有人的身上,这道霸道凌厉的神识一闪而逝,不过在神识离去的瞬间,众人的脑海中已经多出一个疑问,谁是叶天。

        虽然神识中这样震慑天剑门弟子,不过杨云鹤已经通过服饰找到了叶天。

        就在其他人还没有在杨云鹤化神期神识的威慑之中缓过神来,叶天已然踏步走了出来,冲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虚空,拱了拱手。

        “杨前辈,在下叶天,此次带队的正是在下,关于阁下儿子的死,虽然一时半会不好说清楚,但是我这里有些东西,杨前辈大可拿去看一看。”叶天说完,迅速将一枚复刻着杨文彦死时附近的玉牌。

        那玉牌落在叶天面前,竟是突然消失不见。

        叶天看着玉牌瞬间消失,心头骇然,没想到化神期的实力竟是这般强横,看来这次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怕是真的要有危险了,也不知道祝长老能不能抗下杨文彦的滔天怒火,不然的话,只能另寻他法,到了危急关头看看能不能动用生死簿》来搏一搏生死。

        就在叶天思索之际,其他人也都从杨云鹤的神识压迫中醒悟过来。

        “杨前辈,此次诛杀徐琥的任务,并不顺利,叶执事身为带队,可也没有为队友受罪一说。况且,杨文彦独断专行,悔不听……”

        元辰的话刚说到一半,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一阵冷风。

        “啪!”

        冷风掠过元辰的脸颊,挂的生疼。

        “吾儿怎样,还轮不到你一个外门弟子来议论,再嚼舌根,今日就算让你死在这里,也绝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杨云鹤的声音如雷,字字震慑。

        被杨云鹤这一番针对,虽然只是随意之举,但元辰早已面目全非,口、耳、眼、鼻全部都在向外冒血。

        不只是他,包括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受到神识震慑带来的损伤。甚至,一些实力不强的弟子,在接二连三的神识震慑之下,纷纷自空中掉落下来。

        叶天犹自支撑,自己没错,为何要认?

        杨云鹤实力再强,再护犊子,如今杨文彦已死,叶天不相信对方会天剑门动手,这样一来,这等于直接不给天剑门留任何情面。

        天剑门即便再日薄西山,也不会容许有如此情况的发生的,因为先前三环金刀门之事,天剑门的对抗一直就是极其强烈,因为众人之间虽然有内斗,但是遇上这等之事,相互之间都会放下隔阂,一致对外。

        因为众人也都知晓,这种情况但凡只要有了一点苗头,别人就会彻底骑在你头上,所以即便是天剑门实力不济,为了掩盖自身的羸弱不堪,也必须要硬气一点。

        而在叶天身旁的祝潜,也在这股强大的神识震慑之下,口、鼻流血,气息断断续续的自空中掉落下来。整个人自空中一路任凭下落,看着不断在眼前放大的山头,他嘴唇蠕动飞快,不知在呢喃嘀咕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剑势忽然冲天而起,紧接着祝潜就发现自己下落的趋势瞬间消失,反而是轻飘飘的落到山上。

        “祝长老是何意?”杨云鹤查看完玉牌中的画面,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杨家主,玉牌中杨文彦已死,而他死之前还动用了崩雷符,显然是在对敌之中不低他人,历练之中自有生死,死了也只能说他的命不好。杨家主如此针对叶执事和诸位子侄,莫非是想欺辱我天剑门无人?”祝长老意气风发,踏足在一柄无形的剑芒上。

        “我就是欺辱了,那又如何?”杨云鹤面色不善的说道。

        “杨道友,天剑门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宗门,也没有化神期高手,不过元婴巅峰的修士倒是也有几位,而且天剑门别的没有,以命换命的这种愚笨的越阶杀人手法,倒是一直都有的,就算是你化神又能如何?”祝长老没有开口,而在天剑门的山腰的一处宅院,忽然响起一个人冷冰冰的声音。

        “别说是你,纵使化神巅峰修为又如何,老夫的剑婴秘术一样可斩。”又是一道气息冲天而起,一道一往无前的锋锐剑势,自天剑门中冲天而起,这股剑势之强,好似要与这天争锋。

        “哈哈,说得好,化神又如何?”一道不如先前的锋锐的气势自山腰而起,这股剑势鬼神莫测,忽隐忽现,谁也不知道这股剑势合适出现在什么地方。

        “欺辱我天剑门,就算被灭门又如何,老夫临死也能拉上几个垫背的,就看你们杨家敢不敢跟我们换命了。”

        天剑门中,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气势惊掉了天剑门所有弟子的嘴巴,每一道不同的气势,就代表天剑门中一位修炼剑诀的高手,而每一道气势,也都蕴含着一个人对剑诀的参悟。

        这一次,与其说是对杨家主杨云鹤的威胁,倒不如说是天剑门长老对天剑门的另一种教诲。

        天剑门是很弱,已经有千年之久,再没有出现一个化神期高手。但是天剑门始终不败,并非只是运气使然,而是有一批又一批不怕死的人,因为剑婴秘术,他们的性命反而能够威胁到化神期的高手。

        杨云鹤没料到天剑门此刻竟是如此团结,有些进退两难,一时间陷入犹豫之中。

        刚才玉牌中的画面他也仔细看过,杨文彦的死前确实动用了一切,崩雷符咒之下也被人击杀,真是愚蠢,愚不可及!

        “吾儿!”

        杨云鹤想到杨文彦一死,竟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心里面异常的痛苦。

        “今日你们天剑门仗着人多势众,就此作罢,不过你们可要记好了,老夫断然不会因此作罢的!叶天,吾儿之事,老夫自会查清楚,若是天剑门中有所隐瞒,老夫必然禀告老祖,到时,天剑门的下场会如何,你应该很清楚,哼!”杨云鹤话到最后,冷哼的同时,神识瞬间爆发出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势。

        “不妙!”高空中的祝长老心头骇然。

        凭他的实力,根本没资格阻拦杨云鹤的神识攻击,只见凌空而立的叶天忽然仰头倒去,整个人毫无知觉的自空中坠落。

        此时,杨云鹤已经飘然离去。

        祝长老大手一挥,一道剑气出现在叶天身下,拖住了叶天下落的趋势。

        而在叶天的识海中,一柄虚无透明的巨剑,周身环绕着磅礴的白色雷电,在叶天的识海中迅速穿梭,欲要大肆破坏。

        只不过,这柄雷电巨剑尚未来得及动手,悬浮在叶天识海中的生死簿》突然散发出一道白光,其上字体瞬间浮现有隐没,那道白光直接将雷电巨剑彻底击碎。

        叶天的神识注意到杨云鹤离去,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没人发现自己方才是伪装出来的,不然的话,只怕杨家主不会就此轻易罢手。就是不知,这杨家家主已经言明了要将此事追究到底,而天剑门这座小庙,今后能不能承受住杨家的怒火?

        罢了,罢了,现在想这些都是毫无意义之事,平添烦恼罢了。

        早已离去天剑门的杨云鹤,此时却是一改常态,面露犹豫之色。

        他自是十分清楚,在天剑门当下虽然一时无主,内部纷争混乱不断,门派实力也算比较羸弱,但在其各个长老的联手之下,想要杀了叶天为儿子报仇,怕是他独自一人,却是难以为之。

        天剑门的剑婴秘术,原本杨文彦也有资格修习的。

        作为杨文彦的父亲,杨云鹤自是知晓此事,所以才没有在天剑门对叶天下狠手。不过,这并不代表不能下手。

        杨云鹤自恃修为高深,神识之强,天剑门中无人能及。而叶天的情况,杨云鹤也算是有所了解,一个结丹初期修士,还是七品金丹,这样的人若非来自下界的这个特殊身份,根本不可能成为天剑门的外门执事。

        可想到自己的儿子就是此人带领之下,无辜丧命,心中不免一阵疼痛。

        “吾儿,你且安心的去吧,为父已经为为你报过仇了!”

        杨云鹤对自己的神识非常的自信,那叶天不过是一名结丹期的修士,饶是从下界前来之人,再有如何了得的法宝或者是机缘,却又怎么可能抵挡住一个化神期修士的神识一击。

        那叶天中了自己的神识攻击,就算福大命大,现在没死,怕也已识海破碎,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形式肉质。

        想及此处,杨云鹤面色阴沉的脸庞,才渐渐有了一丝的舒展。

        这叶天既然已经中了自己的神识攻击,跟天剑门的账可以稍后放缓一下,容日后再去计较。

        而那杀死自己儿子的真凶,才是他当下必须要做之事。

        不过先前叶天留给他的玉牌中,其中的神识烙印记录的非常详细,杨文彦之所以会死,正是因为对方留下的那一刀,而且,杨文彦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丢失,包括崩雷符咒。

        崩雷符咒乃是杨家秘传,修为至少也要到了元婴后期才能炼制出来。杨文彦手中的崩雷符咒,乃是杨家老祖亲手炼制的。

        杨云鹤很清楚,想要找到杀害杨文彦的真正凶手,只能通过崩雷符咒来分辨。当下,他心中已经有所打算,势必也要通过这个方法找出来杀害杨文彦的人。

        ……

        另一边,叶天随着剑气飘然落地。

        “叶兄弟,你可千万不要死,你死了…我可怎么……”早就发现叶天自空中掉落下来的祝潜,身影极快的出现在叶天身边,一把抓住看起来浑浑噩噩的叶天,泪如雨下。

        “祝潜,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叶天神识直接传递到祝潜的耳中,吓得祝潜差点将叶天扔出去。

        “叶兄弟,那杨云鹤可是化神期修士,你受了那么严重的神识攻击,居然还能安然无恙?”祝潜眼见叶天无事,心中自是十分欣喜,可又一时间无法接受。

        叶天不过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还是七品金丹,这样的资质之下,神识有多强?竟然可以抵挡住化神期高手的神识攻击?

        不过转念一想,这祝潜旋即就窃喜起来,叶天既然安然无恙,那就可以如同先前一般,继续兜售凝神丹,自己依然可以从中谋取利润。

        “自从回来得知杨云鹤出现,叶某就已经知道此番逃不掉,所以提前做了些许准备。只是叶某没想到,祝长老的人情用掉了,各位长老也出了不少力,最终结果却相差不大。”叶天传音说道。

        其实,叶天心中也甚是无奈。

        原本祝长老的那边人情可以留着,这样以来,就算将来偷看天剑门的秘籍,也有人可以拉出来说情。现在好了,人情用掉了,甚至自己差点还要倒欠天剑门诸多长老的人情。

        杨云鹤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叶天除了用掉祝长老的人情之外,别的也没什么损失。

        祝潜也曾叶天的话中听明白,现在冷静下来,也让想清楚,杨云鹤固然会因为杨文彦的死迁怒天剑门,可是天剑门传承那么久,岂会因为杨文彦而覆灭?

        何况,杨文彦进入天剑门也是通过大量的资源来换取的。

        西雷山杨家,实力固然雄厚。

        然而,这片大陆广阔浩瀚,强者何其多,可谓是数不胜数,杨云鹤不可能冒着天下修仙宗门之大不韪,肆意屠戮天剑门,若是如此,各大宗门必然会集体讨伐西雷山杨家。

        宗门之间忽有仇怨,终究不过是门派之争,况且大多门派争夺之物,都是秘境的归属,最终失败的一方被另一门派所吞并,甚少有屠戮整个宗门一说,更别说是一个世家家族了。

        一个世家家族,往往都是在千万年之间,出了一个天资卓越的强者,瞬间提高了家族势力,但这些强者,也多数都是来自宗门内的弟子。

        而世上的各大宗门,却是揽括天下的庞然大物,千万年间,总归会有那么几位杰出之辈,甚至一些强大的宗门由渡劫升仙之人的存在,而那些升仙之人还能够下界沟通,赐下各种灵丹妙药,神符法宝。

        所以这也是是在世上,无论是世家家族再如何强大,也始终要逊色宗门一头的原因。

        杨家老祖的名声即便再是响亮,也是各大宗门给的面子罢了,而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杨家老祖尚在人世,不然,以杨家现今的实力,能否立足西雷山那么一处洞天福地,怕也是一个未知之数。

        天剑门,终归是天下修仙门派之一。

        天下宗门,可以看着天剑门衰落、倒退、甚至灭门,也不会看着一个家族的人得意忘形,肆意灭杀一门。这不是英雄、强者所为,而是对天下宗门的挑衅。

        除非,你强过整个天下所有的修仙门派中的老祖,名声响亮到了令人惧怕的地步,显然杨家老祖没有那个能力。杨云鹤的出现,并非是偶然,而他对叶天的出手也是必然,所以才会发生后面这一切。

        祝潜终于想明白。

        这时,天剑门的几位长老开始关心叶天的情况来,甚至祝长老亲自落在叶天身旁,瞥了了一旁的祝潜,顿时一脸不善。

        “诸位长老放心,叶兄弟识海受伤并不重,只需修养一段时间即可,我现在就带叶兄弟回去修养。”祝潜说完,匆匆的扫过祝长老一眼,迅速带着叶天离开了。

        此时此刻,那些执行任务的外门弟子已经恢复过来,脸上写满对叶天的担忧。

        叶天和祝潜两人离开,天剑门渐渐安静下来。

        杨云鹤出现带来的影响挺严重,诸位长老已经去安抚宗内的弟子。这个时候,天剑门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为了让天剑门弟子彻底安静下心,梁温生不得不站出来。

        钟声响起,天剑门所有弟子全部汇集在一起。

        “诸位师侄,此次叶执事带领外门弟子已经诛杀徐琥。当然,其中也是有疏忽之处,杨师侄不慎陨落,杨家主前来问罪,天剑门自上到下也是十分惋惜,杨家主方才宣泄丧子之痛,无礼之处,还望大家能理解。”梁温生凯凯而谈,所有弟子渐渐明白。

        竟是那杨文彦死了!

        西雷山杨家主前来问罪,发泄一通,这才发生了方才之事。

        天剑门的弟子大多数都没有外出历练过,但名声在外的西雷山杨家,大家还是略有耳闻的,尤其杨文彦还是天剑门弟子,当初他和祝潜的矛盾,更是弄得人尽皆知。

        见到弟子们反应之后,梁温生暗自松了一口气。

        “诸位师侄,此番召集大家,除了关于杨师侄一事,宗内还有一件事要宣布。天剑门自开宗立派以来,门内弟子都有划分,虽然每年也有外门弟子的晋级赛,终归不算太公平。所以宗内有了决定,外门弟子只要完成宗门发布的任务,获得足够贡献,即可成为内门弟子,享受内门弟子的一切待遇”梁温生认真说道。

        台下先是一阵沉默,紧接着就有人站了出来。

        “梁师叔,此言当真?”

        “当真!”

        “只要获得足够贡献,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享受内门弟子的待遇,包括剑诀的修炼?”

        “自然,这是宗内长老的集体决定。皆时,会有专人为各个弟子判定贡献。”梁温生微笑说道。

        关于天剑门开放贡献点成为内门弟子,宗内长老,包括许多杰出弟子都有过商议。原本,天剑门分内外两层弟子,只是为了限制宗内资源的浪费。

        如今不同,外门弟子要接取宗门的任务,完成一定的量才能成为内门弟子。

        表面上,天剑门好像多支出了许多资源,实际上就不同,外门弟子完成任务,不仅可以获取宗内的贡献点,还可以领取任务的奖励,提高自身修为。

        至于天剑门,损失的也就只有一部不算完整的剑诀,以及内外门弟子之间相差的一些灵石,可是通过这样的激励,未来天剑门之中就会出现许多同阶之中实力强大的修士。

        眼下天剑门内忧外患,先前三环金刀门的威胁还历历在目,这边又招惹上了杨家,其实这种办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些任务想来不会简单,尽皆需要去外出历练才能达成,这样一来,许多学艺不精修为不足的外门弟子怕是会因此受伤丧命。

        不过眼下的局面,也只能行此之法,来迅速提高整个宗门的战力,来应对将要面临的困局、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无论是对天剑门,还是对外门弟子来说,可谓是机遇危险并存的好事。

        外门弟子,还没能看出其中暗藏的汹涌,只因多了一条能另辟蹊径进入内门的道理,纷纷欢呼庆贺。

        天剑门的长老,看着眼前的这些外门弟子们,面上露出复杂之色,也不知是喜是忧。

        外面发生的一切,而在洞府假意准备养伤的叶天一点也不知道,还有在他对面百无聊赖的坐着的祝潜,正在看着毫发无伤的叶天,也不知心里该想点什么。

        “叶兄弟,你真的没事?”祝潜看着叶天,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也不能说没事,还是需要修养一段时日,就可以恢复。祝潜,你我认识那么久,彼此也算是掏心掏肺。关于我受伤这件事……”叶天意味深长的看了祝潜一眼。

        “你只管放心,就算是我爷爷问起,我也会告诉他你识海受创,需要很长时间的静养,还有,这个你先拿着。”叶天的话还没说完,祝潜已经挥手打断了他,开口说道:

        祝潜说话之时,依然将脖子上面的黑蚌珠取下,丢给了叶天。

        “也行,此物我就先替你保管一段时日。”叶天也不拒绝,因为黑蚌珠对神识有增益效果,现在不接受,很容易引起宗内的长老和其他人怀疑。

        “你我兄弟之间,何必那么见外,不过我也要回去复命,否则呆的太久,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祝潜也清楚,这段时间叶天不能出门,必须要给所有人留下一个叶天重伤的假象,只有如此,才能隐瞒叶天的情况,并且让杨云鹤对自己重创叶天的事,坚信不疑。

        “祝潜,记得去把灵石领了。”叶天丢给祝潜一个储物袋,里面是徐琥的首级。

        “那我可就笑纳了!”祝潜脸上的笑容更胜了。

        他也知道叶天之前赚了不少灵石,而且叶天自下界上来,本身就带有许多灵石。恐怕对叶天来说,徐琥悬赏的一千枚上品灵石,并不算多。

        再者,三百分宗内贡献点大家都能拿到,不管功劳是谁的,此次谁也不会多分一点。

        何况祝潜也知道叶天给自己这些灵石,其实有另外一层意思。不过他在心中早就有了决定,不管是谁,问起叶天的情况,自己都会说识海受损,至于严重到什么地步,在下实在不知!

        久而久之,关于叶天识海受损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也就不会再有人打听。

        叶天看着祝潜离开洞府,紧接着就在洞府之内布下了几个阵法。一来防止他人进来窥视,二来他人看到自己的住处布满了阵法,也会对自己的受伤的事信以为真。

        至于祝潜,叶天相信他会做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