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穷途匕现

第六百八十八章 穷途匕现

        收起所有缴获的制式飞剑,叶天将其尽数收进储物袋。这等飞剑,他不打算随手扔掉,对方既然能有天剑门的制式飞剑,足以说明天剑门中除了孙福禄之外还有内奸,而这些制式飞剑,就是寻找出那些内应的证据所在。

        叶天抬头朝北边望了一眼,他基本上已经快要走出这峡谷范围,一旦出了峡谷范围,也就到了李剑痴前辈所能支援到的地界。

        这种情况之下,这人如果还指望不暴露身份,倚仗境界实力,只以那蹩脚的天剑门御剑之术企图杀他,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只要出了这峡谷范围,叶天就不相信,在他与李剑痴前辈配合之下,这人还能像此刻这般如鱼得水。

        腾空而去,叶天朝着峡谷之外急速掠去,然而这一次,对方似乎放弃了追击打算,那威压之下的灵气,也开始渐渐往回收拢,再无飞剑射出,阻拦叶天离去。

        这个老狐狸!

        叶天心中暗骂了一句,转瞬已经明白那黑袍之人为何突然放弃追击,不再想杀人越货。

        前后两次飞剑偷袭,不但没有奏效,反而被叶天看似“极其轻松”的破去飞剑神识,甚至还收缴了这几柄飞剑,此等实力,并不像是结丹期修士所谓。再一个,一旦走出峡谷范围,四下空旷如野,一目了然,再想隐匿身份已是绝无可能,再加上,要提防自己也留有后手在这峡谷之外。保守起见,当即放弃追杀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对方既然开始收敛灵气,不再放出飞剑,那就应该就是见机不妙,选择了放弃。

        可他这一放弃,叶天到是有些心有不甘!对方没有心生歹意选择动手劫杀也就算了,既然都动了手,怎么还能让他全身而退?这样,未免也太对不起他那般辛苦请来李剑痴前辈为他一路护行。

        灵机一动,叶天计上心头。从对方先前之所作所为,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不放点大的诱饵,绝无可能再引其上当。要想再引其出手,露出马脚,自己就必须制造一个意外。

        而就在叶天即将飞驰出峡谷之际,叶天忽然一颤,面色猛地潮红起来,那御空而行的身子竟是“意外”的下坠了几寸,旋即他神色紧绷,张嘴猛吸一口灵气,呈现出一副强行驾驭灵气,稳住自己下坠身形的费力模样。

        堪堪稳住自己腾空身形之时,叶天还不忘“心有余悸”的转头向后回瞥一眼,见身后无人,这才又送了一大口气,不再迟疑,急速朝峡谷之外飞去。

        转瞬之间,叶天安全飞出峡谷,到达外面平地,虽然没见李剑痴前辈身影,但他脸上难免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在临出峡谷之时,他都已经那般伪装,露出极大马脚,向对方表面自己之前一切所作所为不过都是色厉声碴,外强中干,没曾想,对方似乎还是没有上当,追出来再次动手。

        不对!

        叶天眼神忽的一凛,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望过早。对方那么谨慎,乍一看他露出这等破绽,就算有心出手,也一定会再观察观察。

        想清楚这一点,叶天一改自己失望之色,而是急速下坠,落回地面,暗中调动灵气,硬生生让自己显得面色潮红,浑然一副不太正常的模样。

        先是打开储物袋,确定里面的百斤幽谷软金矿仍然还在,叶天长吁了一口气,回头望了眼峡谷,径直隐匿起自己的全部气息,小心翼翼的,以步行方式,再朝着峡谷里往回走去。

        只走没两步路,一道黑影突兀出现在叶天身前。叶天抬头望向对方,眼中闪过一道惊诧之色,心中却是冷笑连连,暗道一句你果然来了。

        这黑影,正是之前和叶天交易那百斤幽谷软金矿之人,此时的他,和叶天一样,竟也是隐匿起自己全部气息,以步行方式,从峡谷向外走出。

        双方碰面之时,叶天急急收起自己惊诧之色,强掩自己内心慌张,眯起眼眸死死盯着对方。至于对方,则先是一怔,续而露出一抹惊诧之色,仿佛在奇怪,为什么叶天明明早就离开了峡谷,却又在现在隐匿气息重返峡谷。

        “真是好巧,道友这是要去往何处?”叶天看着对方,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故作尴尬,率先开口。

        “是挺巧的,道友原来不是打算离开这峡谷一线天啊。”对方同样眯起眼眸,透过冰冷的枯树皮面具,冷冷注视着叶天。

        “我只是一介炼器师,以炼器为生,自然是哪里需要我就前往那里,却不像道友,从这边出来,莫非不是要去峡谷以北的天剑门?”那种明明十分紧张,却又极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的神情模样,被叶天表演的惟妙惟肖,侥是熟悉叶天之人,恐怕也看不出叶天此刻心情到底真正如何。这黑袍之人,就更加不可能分辨得出叶天是在伪装,反倒在看出叶天这种情况之后,他自己倒越发懒得伪装。

        向前迈出一步,黑袍之人望向叶天左右,打量了一番后,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勾起。

        “道友好眼力,竟能看得出,我是要往天剑门去,可这峡谷以北,可又不只有天剑门,仍还有三环金刀门呢。”黑袍之人语调阴阳怪气,似笑非笑。

        “对对对,道友说的极是,也是在下口误,说错了话,怪只怪,刚刚我离开峡谷之时,遭到了天剑门的飞剑狙杀,幸亏我留了一手,这才侥幸逃脱。这不我当时还以为那人是道友假扮,想要谋财害命,这才有所误会,道友莫要见怪。眼下那人在暗,你我在明,不光我要小心,道友也要小心那人才是。”叶天嘴中连连道歉,可脸上却没有丝毫歉意,正相反,他神色愈发紧张,脚下小动作更是在缓缓撤步,只求拉开与这黑袍之人互相间的距离。

        “竟有此事,你我二人再次交易,居然还有人埋伏在暗处想要谋财害命?”那黑袍之人眼角余光自是将叶天所有小动作尽收眼底,勾起的嘴角难掩心中嘲讽讥笑之意,嘴上却是故作惊诧,配合着叶天问了起来。

        “正是如此,道友千万小心。”叶天连连点头,又是一步迈开,和黑袍之人彻底保持开足够距离。

        看到这般情景,那黑袍之人再也懒得演戏,哈哈笑了起来。

        “道友如此小心,莫非还是怕我就是那暗中出手、想要谋财害命之辈?”他望向叶天,却是再朝叶天走近两步。

        “道友这说的是哪里话,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我之间,还是莫要走到那般近比较好。”叶天同时后退,边走边说。

        “这话有些道理,只是——”那黑袍之人闻言不再靠近叶天,点了点头话说一半,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精光。

        刹那之间,这黑袍之人骤然起身,一身元婴境界的灵气再不做丝毫掩饰,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来,猛地朝叶天抓取!

        “只是我要真想出手,你躲开这点距离,却又有什么作用!”

        黑袍之人露出一抹得意之色,一点也不担心叶天能在他的手中逃走,已是半点不再掩饰!

        实际上,叶天也根本未躲。就刚刚和这黑袍之人小心腾挪之间,他已经退出到了峡谷之外,按理说,已经是在那位李剑痴前辈所能照拂范围内的距离。

        这黑袍之人修为境界虽在在元婴巅峰,固然强大,可他绝对想不到,叶天先前一直示弱,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李师伯!”

        叶天只大喊了一声!

        一道剑光骤然乍起,生生斩断了那黑袍之人伸过来擒拿叶天的那只手臂!

        “啊!”

        黑袍之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接连后退数步,鲜血洒满了一地。此时的他,捂着自己那哀嚎不已的断臂之处,痛苦惨叫!

        时至此时,叶天也不再丝毫留手,一改先前伪装的怯场懦弱,一跃而起,眼神凌厉!

        “青决冲云剑!”

        那银色飞剑从叶天手中飞出,笔直刺向那黑袍之人!

        承受断臂剧痛之下,那黑袍之人发现自己反而落入对方圈套,再想逃跑却是为时已晚,勉勉强强,他挣扎侧身,也就刚刚躲开叶天这夺命一剑!但其胸口,却是被那飞剑划开一道极长口子!

        这个时候,也已经容不得他再有丝毫留手!

        铮!

        黑袍之人吃痛下猛地抬手,就见三把金灿飞刀冲天而起,其中一把护住自身,一把飞前挡住叶天的青决冲云剑,至于那最后一把,这笔直朝着峡谷内飞去!

        叶天留有后手,早有同伴在峡谷之外藏匿,这黑袍之人当然也有,不过他准备的后手,却是在那峡谷交易之处。

        怪也只怪他太过贪心,一开始误以为叶天不过只有结丹期修为,就想要私吞这笔交易的全部收益,故而没有给自己所留后手之人发出信号,让其配合自己出手,而是独自一人追了上来。

        后来他连续四把飞剑都不曾留下叶天,本身他就有了退缩之意,本打算返回之后再找自己同伙,商议后另寻机会劫下叶天。但叶天临出峡谷之时的示弱细节,又一次引诱成功,让他误以为叶天不过是强弩之末,这才最后仍是选择独自一人追来。

        现在吃了苦头,黑袍之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若他以金刀为信号,飞回峡谷,待自己同伴支援而来,结局尚且还有希望改变。

        但是……

        那飞向峡谷的金刀,才刚刚腾空,飞向峡谷,先前斩去这黑袍老者的那抹剑光再度出现,只消一剑,就毁去了那柄飞刀。

        李剑痴的身影,这也才出现在那被毁金刀所在之处,隔空而立,负手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天和那黑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