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遗留问题

第六百九十五章 遗留问题

        九号耐性极好,说完这话,就不再吭声,只等看叶天愿意为这问题付出什么代价,再做定夺,谁曾想,叶天却是直截了当,以一句“那就算了”仅仅四个字就做了回答。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此事可关乎极大,若你知道,早有防范,也许问题就会变小许多,可你若是不知道,那以无心算有心,我怕下次我再通知,就是问及别人,是否有关于二十号替代之人,可有推荐了。”这九号不依不饶,仍不死心。

        从他这话中,叶天立刻猜出,怕不是这二十号面具原本之人,得罪了什么仇家,现在他继承了这二十号,可对方却不知道面具已经换了主人,故而一旦发现了他,还是要痛下杀手,至于这人是谁,怕就只有眼前这九号知道。

        对方想要代价而估,叶天也懒得为这等小事付出什么代价。

        “日后之事,日后再谈,我仇家极多,多一两个,并无所谓。”叶天一改先前口吻,突然冷漠起来。不算这二十号的仇人是谁,都与叶天无关,他愿意带着面具加入枯木阁,仅仅也只因为这面具和那过三重天天门之后看到的壁画以及那位出现壁画外的神秘男子有关罢了。

        “哦?那就算了。那么道友有缘再见。”九号听到这等消息,遗憾的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直接断开了神识,走的干脆利落。

        叶天同样也断开了神识,但正在他要取下枯树皮面具时,这枯树皮面具竟是直接发出一道湛蓝色光芒,强行射出一道神识,与叶天相连。

        “枯木阁颁布任务,十号刚刚身陨,属于遭受仇敌故意击杀,强行掳走我十号枯树皮面具,此举已经确定定性,定义为故意针对我枯木阁之举。现召九号为主导引者,带十三号,十九号,二十七号,三十六号四人,齐心协力,抓获此人,带回十号枯树皮面具。”

        待这命令颁布结束,那枯树皮面具上的湛蓝色光芒顷刻消失,仿佛从不曾出现过一般。看着安安静静的枯树皮面具,叶天揉了揉自己眉心,心中却是有些感慨。没想到那给他面具的十号,就已经死在别人手中。

        正想着,叶天手中枯树皮面具突然再次鸣响,是有人在找他。

        “何事?”叶天重新戴上面具,连上神识之后,马上就意识到,这通过面具叫他的人,正是刚刚那个九号。

        “刚才任务,你可听到了?”九号这次,一改先前懒散,变得极其认真,仿佛和先前那个通知叶天之人,变成了孪生兄弟。

        “我听到了,但我没空,我接下来要闭关一整个月,就算需要我加入完成任务,也要等我闭关之后。”叶天还以为他是要自己也加入到这个任务之中,回绝的同样坚决,不留任何余地。

        枯木阁这点倒还好,它虽然强行要求每一个接待任务通知之人就必须完成任务,不死不休,一如十号当时诛杀徐琥一样,但却从没有强迫未接受任务之人,在需要之时也必须加入任务之中。不过若是受邀请之人自愿答应,那也就另当别论。

        叶天不答应,九号自是很不满意,但拿叶天也没有办法。实话实说,叶天不参与其实也好,完成任务的人数越少,最后任务成功获得的奖励他作为主导引者,也能多分得一份。

        其实这个任务,在他看来也并不算多难。因为,他还是知道一些内幕,就是这些内幕,需要叶天配合一二。

        “这样吧,我将之前没有告诉你关于这二十号面具的遗留尾巴究竟是什么,现在我告诉你,而作为交换,我只需要你帮我一点小忙。”九号再次说道。

        “你先说说看,是什么忙,我再决定是否要帮你。”

        叶天思索了一下,也没直接答应。

        但那九号当即不再迟疑,神识一动,就是一副画面直接呈现在叶天神识之前,任由叶天神识自行判断。

        画面之中,是一座幽暗的宫殿。四周解释高耸入云的密林,密林中甚至时不时传来鬼哭狼嚎之声,凄惨异常,十分渗人,这种种一切,皆将那宫殿衬托起来,显得格外阴森诡异,可谓是生人勿进。

        不过在这宫殿一处门窗位置,所有门窗大度敞开,有一条红色的毯子自殿外铺设至正殿中心,那毯子颜色,就像是燃烧的鲜血一般,显得十分突兀,而又无比诡异。

        至于店内其余两侧,则横立着许多造型各异的铜制烛台,烛台内燃着幽绿色的灯火,将四周照的的阴冷森然,生生一副鬼域般的大殿画面。

        一个人影从中出现,走在红毯之上,一路向前。

        在这宫殿之前,竟是还有一座大理石铺砌的石阶直落而下。那石阶足有上千块之多,每一个块石阶目测都要有三尺见宽,长于十丈,蔓延而下一直延伸到密林深处。

        当这人影走出红毯,开始步行走下石台时,才露出半边真容。那是一个肤若白雪的女子,身穿一袭白色群衫,沿着石台向下走了没多久后,猛地转头,却是又想回走去。

        等走回大殿之前,她的目光,异常凝重的盯着身前那处充满幽暗森冷的大殿大门,像是在等待什么。

        过来许久,不见这女子在有任何动作,却是微微低头,轻哎了一声,变得神色复杂起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一道乌光突然自天边飞来,正冲向这白衣女子。

        下一刻,白衣女子面前,就多了一个悬浮半空的物件,那是一只模样似龟的东西,长得看似有些凶残,一口的獠牙外露,凶象毕露。不过在这东西的背上,那处处裂纹的龟壳之上还有一处明显不同的断口伤痕。

        注意到这端口伤痕,白衣女子的容颜竟是都有了些变化,让人看不清楚。

        “是林郎呐……”

        白衣女子从恍惚之中缓过神来,念叨了一个名字,就立刻以双手迅速启动法诀,迸射出一道灵气注入那凶象怪物的背上断口伤痕处。

        只见这胸像怪物的背上端口伤痕处,飘起一道灵雾,灵雾之中,隐隐有一个儒雅男子,望着某处,面色颇有些视死如归的决然之态,不知在等什么,可就在这儒雅男子身后,却是有一道血色刀芒,瞬息而至,散发出的锋锐光芒和血煞之气横劈而下!

        一刹过后,灵雾模糊,那儒雅男子的脸上早没了往昔神采,甚至双瞳都已经开始涣散失神。

        “林郎!”那女子猛地张口,撕心裂肺又是一声叫喊,不顾一切再次射入一道灵气进其中!

        如此,才没有让那灵雾散去。可灵雾中的男子,却已经死在那血色刀芒之下,不过在其身后,却是显露出一张枯树皮面具,面具的角落,那刻着“二十”两字的数字,清晰可见。

        “二十?枯木阁!敢杀我林郎!”

        那白衣女子霎时明白,声音又变得更为凄凉,尖声之下,她那苗条身形,竟是变得无比硕大,犹如鬼怪一般!

        “枯木阁二十号,我林慕白,势要杀你为我林郎报仇!”

        至此,这画面当即消失,再没后文。

        这画面内容倒是不难理解,应该是叶天之前这二十号面具的主人,杀了画面中那白衣女子的情郎,结果被其找到了蛛丝马迹,认出了凶手,可其却不知,这杀害她林郎的枯木阁二十号,已经死在了东河郡城。所以现在,只要谁带着二十号的枯树皮面具,那谁就是这白衣女子的死仇。

        叶天微微一沉思,抬头望向九号。

        “莫非你的意思是,杀害九号之人,就是这自称林慕白的白衣女子?”叶天不相信对方无缘无故给他看这幅画面,结合先前枯木阁颁布任务,这等结论也不算什么难以推测之事。

        “与聪明人说话的确很是省事,你比之前的二十号,可要好打交道太多。”九号肯定了叶天的推测,赞叹了一声,随后才再补充道:“可惜道友却有所不知,枯木阁得到这段画面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却无人查出,这名叫林慕白的白衣女子究竟是谁。而那十号,在死讯传来之前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调查这女子是谁,为你这位新晋二十号,扫清前账。”

        叶天闻言,皱起眉头,他没想到十号之死,居然还会和自己扯上关系,若一切真如这九号所说,那十号的死,必是被这白衣女子所杀。而恰恰好的是,这十号,是知道叶天这位枯木阁二十号的真正身份。

        谁也不能确定,在十号临死之前,有没有将叶天这位枯木阁新晋二十号成员的身份泄露出去。

        “所以你需要我做的,是告诉你我的身份,以方便你找上门来,守株待兔,等着那白衣女子过来寻仇?”叶天再次开口,试问了一句。

        “正是如此!二十号,不得不说,我是越发喜欢与你这等道友打交道了,实在是省心省力,那么,你的决定是……”九号十分欣慰,再次露出笑意,话才说道一半,就听见叶天的铿锵回答之声。

        “那么,我拒绝。”

        叶天的回答,极度出乎九号意料。

        “什么?”九号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

        “我拒绝。”叶天重复了一遍,他绝不可能泄露自己身份,否则的话,这十号若真的找来,守株待兔等那白衣女子,那接下来他还怎么修缮秘境,更为重要的是,届时后,他手中藏有一个无主的天灵秘境一事,很可能也再隐藏不住。

        对比这等后果,那白衣女子寻仇一事简直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