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仙宫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暗示

第七百二十六章 暗示

        “我话都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你还不愿意出手?”红衣女子冷冷望向叶天,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寒气。

        “我可以出手,只是,我想知道,你为何不愿出手?”叶天回过神来,马上意识到,对方即是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他也就必须出手,可出手归出手,怎么出手,如何出手,却可以有很多讲究。

        “废话怎么那么多,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若不肯出手,那日后休要再提秘境之事,待我三环金刀门吞并天剑门后,我自会向你杨家老祖禀明今日之情况,到时候,可休怪我三环金刀门不信守承诺!”红衣女子皱起眉头,心中忽然起了疑心,叶天的所作所为,似乎都在从她嘴里套话。作为三环金刀门除了姜玉坤之外的第二个智将,类似叶天此刻的举动,她也不是没有做过。

        “红衣长老暂且息怒,在下去去就回。”叶天闻言,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多,引起了红衣女子的疑心,当即不再多说,转头纵身向那山丘另一侧潜行而去。

        红衣女子根本没再去看一眼正面战场的吴应有与那人对峙,目光至始至终紧跟着叶天,似是要把叶天的所有一切行动,尽数记在脑海一般。

        不断前行的叶天哪能察觉不到身后那双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只是瞬间他就猜到了红衣女子如此之作的用意,其他暂且不提,这红衣女子摆明了,是要看他如何出手。

        身为西雷山杨家安插在天剑门的内应,若是真正的杨文天在这等情况之下,究竟会以天剑门的剑道之术出手,还是西雷山杨家的崩雷符咒?这些,同样会成为他身份的破绽。

        然而红衣女子绝不会想到,叶天一早就想到了对策,当他潜入那山丘另一面,不断靠近和吴应有对战之人的身后时,他所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时间凝滞!

        叶天什么也没有做,仅是以时间凝滞,阻碍了那人与吴应有之间的对峙!

        就在那人被叶天时间凝滞所影响之时,与之对峙的双方间平衡瞬间打破,吴应有身前刀光大盛,阻挡长刀的灵气屏障出现一抹凝滞,变得异常脆弱。就连吴应有自己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突然露出如此之大的破绽,长刀收势不及,瞬间劈砍破开了那道灵气屏障!

        与此同时,叶天迅速撤去时间凝滞的神通,而与之对峙那人,当即仰头后摔去,似乎因为灵气屏障的被破而受了严重反噬!叶天则就趁这个时机,迅速收了时间凝滞的神通,赶在所有人没发现之前,更抢在吴应有之前,冲到了那人身边!

        “阁下忽动,我乃天剑门弟子叶天,和对方并非一伙,只因某些原因假冒另一人和他们一起,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叶天语速飞快,迅速在对方耳边说上这一句话之后,反手擒住了这人,却在暗中,留了一个对方明显能够注意到的破绽,方才仰头,望向急速而来的吴应有。

        “吴道友好厉害的修为,这人现在已经被我擒住,封住了所有灵气,暂时没有威胁了。我本想用我杨家的崩雷符咒出手助你,可惜看情况,也不需要了。”叶天背对吴应有投给那人一个眼神,方才转身,与其说是再说给吴应有听,不如说是真正说给那随之赶来的红衣女子。至于那多此一举的后半句话,就是说给这被俘之人听的。

        刚刚叶天自保姓名乃是叶天,专门说出自己要用杨家绝学,就是证明自己真的是假冒另一人和这些人在一起,只要被俘这人心智健全,叶天相信他能明白。

        果不其然,那人似乎懂了叶天的意思,也没急着利用叶天留下的破绽挣开浑身的灵气封锁,反而对红衣女子以及吴应有他们怒目而视。

        “此处天灵秘境,乃是我等修行禁地,我不管你们是谁,速速放了我,离开此处,我可权当你们不曾入侵过!”那人就算被俘,也是铁骨铮铮,字里行间,硬气十足。

        红衣女子不满的瞥了眼吴应有,吴应有却是有些有苦难言,反投回去一个无奈眼神,似乎安有所指。这一幕,并未躲过叶天双目,这点小动作被他尽收眼底。

        看来这吴应有和红衣女子之间果然早有预谋,恐怕先前和这人形成对峙之态是假,有意逼自己出手试探自己底细才是真。但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叶天应对却是毫无破绽,时间凝滞这种神通,连那被中招的被俘散修都还没有察觉明白自己因何落败,红衣女子与吴应有就更无法看破。

        实际上,那散修和吴应有同样疑惑,吴应有本身出手就在把控着,等着叶天出手,谁知道这散修如此不济,突然就被自己一刀破了那灵气屏障,而散修更是不解,自己怎么突然产生了停滞,导致那吴应有如此轻松就破了自己的灵气屏障。

        “红衣长老,天剑门获得这处秘境,却迟迟无法让这处秘境认主,就是因为这些散修的存在,他们早把持住了这座天灵秘境,所以你们如果真是想要谋取这处秘境,必然绕不开他们。”叶天再次说道,顿了一下,却是若有所指的说道:“据我所知,天剑门有意招揽这些散修,只是奈何这些散修并不给天剑门机会何谈,如若让天剑门和他们真的联系上了,那我们再不可能有机会。”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赶在天剑门与这些散修何谈之前?”红衣女子失去了一个看清叶天的机会,却也不是很在意,总之谋取此处天灵秘境又不是眨眼之间就能完成的事,既然那些散修把持这里,那么下来有的是机会。

        这次算叶天运气好,她就不信,下一次叶天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其实就连红衣女子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这杨家内应始终无法拥有绝对信任。

        她总有种感觉,面前这个自称叫做杨文天的修士,绝非内应那么简单。

        “天剑门要和这些散修何谈,诚意十足,给出的条件,也是相当优越,只要那些散修答应,此处天灵秘境,天剑门可以保证仍属于他们,天剑门只要秘境认主所属即可。”叶天却是再次说道,这些话,原本也就是他的目的之一,更是故意说给那被俘散修听的。

        若不是这次借红衣的机会,叶天也没可能进入这天灵秘境,至于天剑门弟子,就更别提了,至今为止,这些散修可都还没有放任先前进入的那几波天剑门弟子离开。

        “你说这些,什么意思?”吴应有却是皱起眉头,不太明白。

        “意思就是,如果两位有办法,就早点拿出来,我们拖延不起时间,这秘境内的散修只是不知道天剑门诚意,一旦知道,那他们自会清楚,应下天剑门的邀请,双方诚智合作才是双赢局面。”叶天再次说道,同时望向那被俘的散修。

        本身一身傲气的这散修,听到叶天的话后,却是如有所思起来,面露迟疑之色。见状,叶天就知道自己这番话,起来作用,那么接下来,只要想办法让这人逃离红衣之手,自会把他所说关于天剑门的这些诚意转述给其他散修。

        到时候,这些散修如何选择,自是由他们决定。其实叶天也不担心这些散修不对天剑门提出的诚意动心,归根结底这天灵秘境到底也是无主的天灵秘境,他们就算抢先占有,却也无法守住这天灵秘境。就像是叶天自己的那个风铃,风铃在他手上,这无主的天灵秘境就可以算是他的,但一旦风铃被其他人得到,那这处天灵秘境也就属于了得到风铃之人,不像是认主了的天灵秘境,关于入口位置的阵法枢纽已经固定,再想更改,也就难之又难。

        “天剑门如今还有功夫想这些?”吴应有却是冷笑一声,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由姜宗主亲自讨伐天剑门,此刻外面两派大战,天剑门必然是自顾不暇,怎么可能还有余力去和这天灵秘境内的散修讨价还价。

        “那也未必。”红衣女子却觉得,叶天说的有道理。他们心中其实都很清楚,外面大战一时肯定无法结束,谁占上风谁占下风,偶尔的胜负得失根本无法决定这场大战的真正胜负。但此处天灵秘境却不一般,红衣女子若是某得此处天灵秘境,不光将其送给西雷山杨家也好,还是留在三回金刀门,消息一旦传出,天剑门人心必然遭到动摇,外面大战的局势也将瞬间改变。

        这,才是一个关键的制胜之处。可若是天剑门与这天灵秘境内的散修达成共识,一共出手将秘境认主留在天剑门,天剑门人心大振的同时,又要加上这秘境之内散修的助力,对三环金刀门来说,却可能导致必胜局面化为乌有。

        红衣女子此刻,和叶天先前所想,出奇的一致。再次望向这修士时,红衣女子的眼神,也变了柔和,似乎不再那么充满敌意。

        叶天注意到她的目光,忽然心头一紧,有种不妙的直觉,涌上心头。

        “这位道友,天剑门信不得,他们肯开出这等条件,无非因为此时天剑门正与我三环金刀门正全面宣战,他们此举,只是想从你们手中骗走这天灵秘境,然后将你们诓骗离开秘境,加入战场之中,成为他天剑门对抗我三环金刀门可以肆意牺牲的棋子罢了!”红衣女子款款开口,对那散修一下变得极其客气。而叶天听她这话,霎时明白自己为何感觉不妙。

        这个女人,当真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