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幕后黑手真正的目的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幕后黑手真正的目的

        可以确认,眼前的修罗王也只是一个分身,虽然是很强力的分身。陆笙亲自面对过修罗王,修罗王的实力绝对是在不死之境的。

        而面前的修罗王虽然气场强大,但顶多也就是不老镜巅峰。别说面对两个红尘仙人,就算是面对一个那也是直接玩完的。

        所以,面前的修罗王虽然做出了抵挡,但他的抵挡根本是以卵击石。陆笙的手指依旧破开层层空间击中了他的背心,而夏钰的拐杖也是如天罚一棍一般敲中了他的脑袋。

        打中什么位置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打他的人是谁。两个红尘仙人的攻击,哪怕仅仅是擦到一层皮法则下的依旧是降维打击。

        修罗王本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作为告别。但可惜,在两个红尘仙人的同时出手下,他连递出一招的机会都没有。

        “轰——”

        血雾爆开,化作冲天而起的蘑菇云。

        无尽的灵力潮汐狂涌激荡,整个禹族密境瞬间一阵地动山摇。

        神州之外,荒漠狼烟。

        一个黑衣少女走在夕阳西下的古道上,身后跟着一个挑着重担的魁梧壮汉。就这背影,和沙和尚颇为神似。

        突然,身后挑担的壮汉猛的喷出一口血,肩膀上的重担轰的一声落地。走在前面的女子顿住脚步,周身仿佛缠绕了一圈微风一般将少女的裙摆和发丝舞动。

        “你要是敢把本皇的东西弄坏……本皇就把你踹回冥界。”少女的声音让身后的壮汉顿时颤栗不断的抖动起来。

        “说,怎么回事?”

        “主人,我的分身死了……”

        “分身?在禹族的那个?那禹族的九鼎金锁封禁开启了么?”

        “分身死后传来的信息,已经开启了。”

        “那就不要管啦……走,我们这次去云南香格里拉……”

        “我皇,让海皇独自作战好么?我们不该去帮帮他?”

        “修啊!你都知道海皇是一条养不熟的蛇,与他结盟啥时候被他捅一刀都不知道,留着他就是个祸害。他能给陆笙他们找点麻烦就很好啦,基本目标已经完成。

        他要是能逼得风神出手干预地界,那他就是死得其所了。他唯一的价值,就是搅得人间天翻地覆还有逼风神出手。至于他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呀。”

        “主人,我为什么觉得海皇没有捅我们刀子,倒是主人你先捅了他两刀。”修罗王已经无力吐槽了。冥皇说海皇反复无常不值得信任,可你捅刀子的手法比人家熟练多了。

        “你是在说我卑鄙狡诈没有契约精神?”冥皇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冰冷的问道。

        “不……不敢……”修罗王连连摇头。

        “让你夸我都不敢,废物!这么不会溜须拍马,我要你何用?”冥皇转身,继续背着夕阳向东走去,“人家本来就是阴险狡诈嘛……最会骗人了。”

        轰隆隆——

        突然间,一阵地动山摇传来。

        禹族的密境之中突然间如海浪中的小船一般翻涌起来。而刚刚打算带着姒奕离开禹族密境的陆笙,也突然顿住了脚步。

        “族长……不好了……九鼎金锁密境……九鼎金锁密境……”一个超凡境的禹族族人慌慌张张的跑来紧张的说道。

        “九鼎金锁密境?怎么了?”

        话音落地,夏钰的身形一闪消失不见。陆笙微微迟疑,身形一闪也是消失不见。

        来到禹族的中央广场之中,广场中的石板地面突然仿佛沉入水中一般,整个石板上面弥漫着一层仿佛水幕一样的空间涟漓。

        水幕扭曲荡漾,石板在涟漓之中向外扩散而去。

        突然,广场上的九字法阵浮现了出来,而后一节金字塔慢慢的从广场之上升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夏钰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瞪圆的眼眸中露出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九鼎金锁封禁已经启动,谁能激活九鼎封印……就连神都无法打破封禁进入祭坛内部……怎么会……怎么会有人操控封禁……”

        陆笙的身形出现在夏钰的身边,看着眼前的变换眉头皱起。

        “夏钰族长,这怎么回事?”

        “陆大人,你告诉我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谁在操控九鼎封禁?九鼎封禁启动,没有人能打破封禁屏障,不能进入屏障,更无法操控九鼎封禁。

        但为什么……为什么有人在操控封禁?是谁……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癫狂的笑声响起,透明的金字塔内部,一道鲜红的身影从一座巨鼎身后走来。

        “好久不见了,姐姐?是不是很意外?”

        “夏桀?”夏钰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形一闪冲向封禁的金字塔屏障。

        轰——

        一声巨响,狠狠撞在封禁屏障上的夏钰又仿佛被反弹了回来一般倒飞而来。陆笙连忙出手,接住了倒飞而来的夏钰。

        但夏钰的眼睛,却绝望的看着封禁之中的夏桀。

        “不可能……你是怎么进去的……你怎么能进入封禁的。九鼎金锁阵开启,就连海皇也无法进入封禁内部……你不可能进来……”

        “可是我进来了……九鼎封禁法阵,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笑话。”

        “夏钰族长,我记得斗字鼎原本的守护者就是夏桀吧?”

        “不错!”夏钰脸上依旧挂着慌乱,“陆大人,为今之计,看看和我们之力能不能打破九鼎封禁。否则……我们禹族就是人族的千古罪人。”

        “真正的千古罪人不是你,是他!”陆笙回头看了一眼跟着人群一起过来的姒奕。

        “我以为你真的会有一天幡然悔悟,但我错了。我不该把希望放在一个狗改不了吃屎的人身上。”陆笙转身,冷冷的盯着姒奕,而姒奕的眼中却还装出一脸的迷茫。

        “陆笙,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根本就不能操控斗字鼎,至始至终你都不能操控。从你觉醒什么控水神通开始,这一切都是在布局。

        真正操控斗字鼎的是夏桀,夏桀也没有在别的地方,他一直在斗字鼎之中。

        你所做的,就是把斗字鼎送回禹族,让禹族误认为现在操控斗字鼎的人是你。而后接连暗杀九鼎守护者,让禹族以为海皇已经可以威胁到九鼎封禁。

        你们的目的就是让夏钰族长开启九鼎金锁封禁,而后没人可以阻止夏桀想做的任何事。姒奕,你难道不知道放出海界意味着什么么?”

        “陆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姒奕脸色瞬间阴沉,声音颤抖的否认道。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激动。

        “你就是陆笙?果然如传闻中那么的厉害。竟然仅凭这一点就洞悉了我们的计划……”

        “呵……这算是嘲讽我么?”陆笙淡漠的摇了摇头,“就算现在我知道了你们的计谋却已经无法改变什么了?但我能做的,应该是将这个叛徒就地正法。”

        “陆笙,我是大禹皇室宗亲……”

        “轰——”

        陆笙轻轻一掌,身后叫嚣的姒奕瞬间爆开。这样的话,陆笙听的太多,早已经听腻了。

        “杀伐果断,王者之风。既然你们都在,那我也不和你们磨叽了。”夏桀收起得意的笑容,现在还不是得意的时候。

        “夏桀,住手,就算你得到龙珠你也不可能使用龙珠的力量。别再一错再错了……你是人族啊!”夏钰激动的喝道。

        “得到龙珠的力量?呵呵呵……姐姐,现在不是千年前了。我夏桀也已经不是人族夏桀!”

        话音落地,夏桀的身体突然变换了起来,头顶长出一根独角,身上也快速的布满鳞片。

        “我是海将军夏桀!我主,乃四海之神海皇。”说着,手中的法诀瞬间掐动,斗字鼎突然间剧烈的震动起来。

        “开——”

        轰——

        一声巨响,发出剧烈蜂鸣声的斗字鼎突然间炸开。一枚闪着白光的龙珠静静的浮在虚空之中。

        “住手——”

        “对不起,我停不下来。哈哈哈……”夏桀突然癫狂的暴起,一拳狠狠的轰向另一个巨鼎之上。

        “轰——”

        临字鼎爆开,碎裂的碎片之中,一颗龙珠脱困而出。

        轰隆隆——

        禹族密境突然仿佛坠落的电梯一般猛的一颤,这一颤,让所有的禹族心底都莫名的一慌。整个禹族密境的天空,突然明亮清澈了起来。

        原本整个禹族的天空都笼罩着一层浓雾,到了这一刻,浓雾散去了。头顶世上,却是如透明的玻璃一般能够看到整个海洋在头顶之上。

        密集的鱼群在天空翱翔,巨大的巨兽在屏障外掠过。

        “这……这是什么?”突然,一声声惊呼声响起。顺着那些惊恐的目光抬头看去,在禹族密境的正头顶,一条巨大的青龙正趴在屏障外,瞪着冰冷的目光看着禹族密境内部。

        仿佛在青龙的眼中,你们都是食物。

        青龙之大,几乎将整个密境都压在身下,就算隔着屏障都能感觉到这恐怖的龙威压力。

        到了这一刻,陆笙终于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瞬间调出脑海中的升华卡。

        “极限,升华——”

        轰——

        脑海中的卡片瞬间化作星辰消散,陆笙缓缓地踏出一步,这一步,仿佛跨越了沧海桑田,一道涟漓伴随着白光在陆笙的脚下炸开。绚丽的仙韵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在陆笙的周身环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