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时代升格计划在线阅读 - 第9章 徽省第一届武道交流大会

第9章 徽省第一届武道交流大会

        回到家,关好院子大门,给三轮电瓶车充上电,搬运着车上的东西分门别类的塞进冰箱,看了看时间,已是中午吃饭时间。

        十天半月才出门一趟的理所当然的感觉有点小累,不是体力上的累,而是那种死宅迫不得已放下游戏与动漫而出门,急匆匆办完事好不容易终于回家后的那种小累。

        对有些小小自闭症症状的王真来说,出门一次真的很不易。

        灵气还没复苏前,他的自闭症日渐严重,身体也因为经常失眠熬夜打游戏而越来越差,后来灵气复苏了,开始修行内功后,身体日渐好转了些,精神头也因为内功修行,幻想未来长生成仙的盼头而渐渐好转起来。

        不得不说,王真觉得自己要好好感谢下灵气复苏,如果不是灵气复苏的到来,他可能早晚要猝死在某个晚上……兴许就是猝死在两天前的那晚上。

        从自家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的还剩下一半的枸杞蜂蜜冰水,夏季虽已过去,可秋老虎依旧让人凉快不到哪去。

        王真走到院子边墙下阴影处的躺椅,他躺在了上面,似松口气的吐出一口浊气,伸手拿过冰水,小小啜饮了几口,冰水入喉入胃,渗凉的冰爽和蜂蜜的甜味渗入似乎渗入五脏六腑,他懒洋洋的一支手臂枕在后脑勺上,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躺椅上的扶手上,无意识的手指轻轻敲着,嘴里呢喃着:

        “今天晚上就能打通第一条正经,网上有人在传,打通了第一条正经后才算是内功修行真的入了门,有质的变化,却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这么想着,王真有些期待,有些小激动,他在躺椅上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休息,手里拿着手机准备看个新番,忽然一则推送的新闻信息跳了出来,一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徽省第一届武道交流大会向全省市各界人民发出邀请!

        “嗯?武道交流大会?而且是徽省政府亲自主持,参赛成绩与表现优异者获得徽省及市县乡镇各级政府荣誉,奖金,职位奖励?……”

        “这?这玩笑开大了吧……”

        被这大新闻吸引刺激的王真不禁从躺椅上起来,坐正了身体,仔细看完了这条新闻的所有内容。

        这淮市第一届武道大会将在下月10月1号举行,参赛人员要求是至少打通第一条正经,年满18周岁,无不良犯罪记录。

        赛程分为第一阶段报名淘汰赛,第二阶段入围赛,第三阶段三十二强循环赛。

        具体流程是第一阶段报名淘汰赛,由徽省政府派出检测人员是否达到参赛标准,据说有最新国家中科院研究创造推出的内气检测仪机器来进行检测。

        检测通过的参赛人员随机抽取十个对手对战,十赛五胜以上者通过淘汰赛进入第二阶段入围赛。

        入围赛就比较狠了,不管参赛人员有多少,号码抽取对战,优胜劣汰,胜者晋,败者退,最后只取最后三十二人。

        三十二强循环赛最为特别,居然是类似围棋赛制的职业循环赛,三十二人互相依次进行三十一场对战,最终按胜率高低来排名。

        没错,就像lol排位赛一样,按照胜率排名第一到第三十二位,而不是传统的三十二进十六,十八进八,八进四,四进二,最终二进一冠军。

        理论上来说这胜率第一的人确实算是三十二人中最强,但理论是理论,有可能最强的第一名会输给第三十二名也说不定。

        打个比方设定,第一的胜率是三十胜一败,而那一败正好是输给了第三十二。

        就像王者排位第一的薇恩与王者第三十二的提莫,老薇恩与老提莫,到底谁怕谁呢?不用说啊,同王者段位的提莫主q致盲,天克所有攻击技能都是平a的薇恩啊。

        这不像游戏里对线死一次还能重来等装备等级报仇,败就是败,胜就是胜,更残酷点,胜就是生,败就是死!

        游戏有英雄克制,武道因人而异同样会有这情况发生,真的要决出最强,只有真正的铁血对杀,最终三十二人死三十一人只剩下最后一人,那才是真的最强,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就是这个意思。

        很显然,徽省政府举行的这赛制暗中就有出‘武无第一’的隐藏涵义,告诉胜利者即使你是第一也不要太狂,在国家体制人力面前,照样有人能单杀你,所以不要犯罪……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出来。

        王真失笑的摇了摇头,我这真是写书职业病,总把很多简单的事情设定复杂了,也许根本就不是这回事呢。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是好事,说明政府已经有意识的未雨绸缪在各个方面在努力掌控基层底盘局势。

        话说,参赛成绩与表现优异者获得徽省及市县乡镇各级政府荣誉,资金,职位……这句话的涵义引人太多遐思联想了。

        灵气正在复苏,传说中的那些神佛妖魔鬼怪的出现还早的很,可低武时代的到来,已然在现实社会中掀起不断涟漪荡漾的变化。

        王真又看了看报名时间截止于本月28号,离现在还有半个月,时间还算充裕,问题是报名只能本人带身份证亲自报名,而且还要去省会城市。

        “虽然想去,但还是太麻烦了。”

        宅惯了的他却实在不想去。

        汪汪!!

        兴奋的带着点沉闷声的狗叫声,一只黄毛大土狗从院墙边上的狗洞钻了进来,挺着个大肚子,显然是怀了小狗,快要生了,它也跑到了躺椅附近冲着王真叫了两声,摇着狗尾巴,一只狗头凑过来,就想蹭蹭。

        这是王真一年半前回家后养的黄狗,乡下的狗一般没有名字,不过王真看在它混身黄毛,又忠心看家护院的份上,给它取了个名叫大黄,如果他是黑狗就叫大黑了。

        在老家乡下居住,不养狗,那是真的不行,乡下虽然安宁,没有城里的污烟瘴气,可那小偷小摸偷鸡摸狗的小事,总也是不少见的,所以养一只狗看家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