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汉血长歌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章?收徒九人

第六百四十章?收徒九人

        张孝武盯着这个少年明亮的眼睛,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忧伤和决绝,似乎并不惧怕死亡,甚至有一种一心求死的渴求。或者对于他来说,能死在名将张孝武手中,是他最好的结局——总比死在那些藉藉无名的小人手中要强。

        张孝武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取功名与朝堂?”

        王靖道:“我不怕,于我来说,复国成为唯一的生存理由,若不能复国,我生亦何欢死亦何哀?”

        张孝武道:“小小年纪,说话倒是老成。”

        王靖点头道:“叔叔告诉我,你不会讨好朝堂,于你而言,朝堂反而处处针对于你,所以你不会杀了我去讨好狗皇帝。”

        张孝武道:“谁是你叔叔?”

        王靖道:“狼耳。”

        张孝武道:“所以狼耳他是——”

        王靖道:“狼耳真名李尔,实则天火教白衣使,对内也叫做白衣天王。”

        张孝武咂咂嘴,拖着下巴想了想又说:“你坐下,我们聊聊,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在我这里?”

        王靖道:“我没有想什么,是李尔叔叔对我说,只有在你身边在是最安全的,因为天下间只有你敢于逆天而行。”

        张孝武大笑:“你这马屁倒是拍的我很舒服,只是这狼耳——这家伙,竟然是天火教的,当真是不可思议,你们天火教势力庞大,怎么会取不了天下?”

        王靖摇头道:“我叔叔说,天下百姓依旧只认轩辕家。”

        “他说的对,天下百姓都只认轩辕家。”张孝武想了想,随后笑道:“你跟在我身边,难道你想借用我的手替你复国吗?”

        王靖摇头道:“不,我只是想跟着你学本事,我会自己复国的,一定。”

        张孝武道:“有志气?    很好?    但只要有我在,你是绝不会成功的。”

        王靖道:“你二十四岁?    我才十六岁?    将来你肯定比我先走一步,等你不在阳间了?    就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了。”

        张孝武哈哈大笑,觉得这少年很有意思?    便调他到自己身边做侍卫?    又在军中挑选了八个少年,分别是伊胜、赵孚、司空明、邝义、雷文骞、杏明楼、贡坚、祁远山,算上了王靖,这九个少年组成了张孝武的亲卫?    其中雷文骞年龄最大武艺最高?    是为队正。

        九个少年性格各异,其中王靖性格最是沉稳,仿佛天塌下来也不在乎,对于从小失去国家的他来说,应该是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了。雷文骞年虽然最大?    身体武艺最好,但性格活泛开朗?    人缘最好。赵孚年纪最小,却是平日里所有人都不愿意打拳的对手?    因为这小子专门对着别人的下体要害处攻击。脾气最暴躁的便是祁远山,最讲义气的则是杏明楼?    心思最细腻的是伊胜?    最讲原则的是贡坚?    最能吹牛的是邝义,而司空明的性格则是风风火火非常热情,但也经常喜怒无常。

        张孝武平日练武的时候会让他们在一旁仔细观看,随后指点他们习武演练,同时也会时不时地教他们兵马和行军布阵之策。除了习武,张孝武还时常教他们为人做事的原则和道理,并且要求他们必须识文断字,看得懂地图,算计得了军需兵力,并且熟悉天下各地风土人情国内国外习俗国情。

        九个人中,除了王靖全都是平民子弟出身,但准确的说,王靖的父亲王德跃虽然是吴国皇帝,王德跃也只是一个穷书生,并不算是贵族,王靖小时候便跟随父母经常躲避官府追杀,也谈不上贵族。九个平民子弟能够跟随在张孝武身边学习,自然孜孜不倦如甘如怡地学习着他的一切,虽然张孝武暂时和他们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大德四年年底时候,北夷王果然被拖得不得不派出使者向张孝武提出言和,张孝武道:“你们想怎么谈呢?你们的条件是什么?有什么条件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我们都是战士,能和就谈,不能和就战。”

        北夷使者说:“我们需要你们承认,关东地区未来属于北夷帝国,未来双方永不相互侵犯。如果你们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会将龙门关交给你们,而且承诺永不攻打龙门关。”

        兀松、阮清文、萧开、胡立等人纷纷抬起头来,彼此交头接耳小声谈论起来,如果真的将龙门关还给他们,自然是不战而得胜。但张孝武想得更多,如果真的没了北夷人,他将直接面对大德帝。而今大德帝因为青龙军面对北夷帝国对峙,这才并没有倾全力对付他,可是如果北夷人没了,大德帝岂非要对他下手?

        张孝武并非害怕大德帝,只是如果大德帝对他下手,他便真的成了乱臣贼子,成了圣汉帝国的罪人,将来天下大乱,带给百姓的只能是灾难。他知道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将一个九千万人口的帝国祸害成了只有五百万人口,若非盛产阴谋家和神经病的司马家晋国一统天下,只怕汉人真的会灭绝。

        张孝武托着下巴思考起来,那北夷使者忽然说:“你们汉人经历了劫难,需要休养生息,不是吗?死了那么多人,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的,而是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

        胡立怒道:“还不是你们这些该死的犬夷,若不是你们传入我中原帝国,我们何苦会死这么多人?现在你们想谈和?怎么谈?中原劫难的仇,我们不报了?”

        那使者道:“可是攻破中原的,不是北夷人,而是罗刹人。”

        “罗刹人不是在你们那边吗?”萧开道。

        那使者摇了摇头,道:“早在今年八月份,罗刹人就已经逃走了。”

        “什么?”众人顿时怒了,“他们跑了?他们怎可能跑了?”

        “杀了我们的人就跑?这怎么可以?”

        “王八蛋,我要报仇!”

        “对,必须杀了他们。”

        大家的愤怒可以理解,是罗刹人祸乱了中原,是他们导致中原百姓直接或间接死亡三百多万人,甚至他们让代州十室九空,也是他们在上百年内第一次践踏了中原土地,所以对于中原汉人来说,罗刹人是他们最大的敌人,是他们的心结,是他们必须用血来洗刷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