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贤妃很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班师回朝

第一百九十五章 班师回朝

        陆父陆母见到齐霄昀,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陆夫人还好,比较矜持,陆父则直白的多,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了书房,关心的问,“先前瑾儿说你失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有受伤?怎么只你一人回来了?战事现在如何了?”

        齐霄昀见陆父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心知他这是在关心自己,他温和的笑了,毕恭毕敬的回,“爹爹,我先前被西林的人偷袭,身受重伤,所幸被人所救,后一直在凉城养伤。战事一切顺利,攻破西林王城不成问题,大军不日凯旋。”

        “受伤了?伤得可严重?现在可痊愈?”陆靖之急了,他拉着齐霄昀的手,浑身打量个遍,见齐霄昀只是一直笑却不说话,更着急了,“别笑,你倒是说啊。瑾儿那丫头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给老夫来封信,这野丫头啊!”

        提起陆安瑾,齐霄昀的脸肉眼可见的红了,他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眼神有些躲闪,寻思了半天,思考了良久,最后觉得这事左右躲不过去,还不如早点坦白从宽,说不定还能获得原谅,毕竟,这事儿确实是他办的不厚道。

        若他是个父亲,知晓女儿尚未成亲就怀了身孕,说不定会把那犯事的男人给打的鼻青脸肿。罢了,早死早超生,他抬起头,心虚的看着陆靖之关心的眼神,硬着头皮解释道:“父亲,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但是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陆靖之狐疑的看着他不甚自然的脸色,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齐霄昀一向光明磊落,君子端方,他实在想不出来,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值得他这般的畏畏缩缩,贼头鼠脑。对,他现在就是一副做贼心虚贼头鼠脑的样子。

        “父亲,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和瑾儿当真没有半点关系,您就算要怪,就责怪我吧。”他犹豫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实在难以启齿,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岳父岳母动怒,不让他见瑾儿了,他该怎么做。“父亲,你先答应我莫生气。”

        陆靖之向来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他一向是帮理不帮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齐霄昀的时候,他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猜想,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齐霄昀的事情,这辈子才会无理由无节制的妥协,一点原则都没有。

        “你一向爽快,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你这般吞吞吐吐?”齐霄昀越是这般绕圈子,他就越加的好奇。陆靖之的暴脾气都快急出来了,忍不住催促道:“你杀人放火了?不对,刚才还提到瑾儿了,你和瑾儿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他和瑾儿之间还真有不能说的事情,比如说他一直在嘴边徘徊的话,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说又愧对于心。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有这般纠结的时候,他闭上眼睛,飞快的说,“父亲,你快要当外祖父了,我想要尽快尽快成亲。”

        齐霄昀语速飞快,他一时之间没有听清,疑惑的问,“你刚才说啥,老夫没有听清。老夫这一把年纪了,你照顾一下老人家的听力,慢慢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即便他现在不想承认,他还是走到了暮年,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许是方才已经说过一次了,齐霄昀的心没有那么紧张,他收起了躲闪的眼神,一脸严肃的看着陆靖之,“父亲,待大军凯旋归朝,我就和瑾儿成亲。我知晓时间有点急,但是时不我待,还请父亲和娘亲能够同意我的请求。”

        陆靖之的眉头微微的挑起,“若只是成亲之事,你又何故这般为难。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不得不将婚期提前。”他虽然和齐霄昀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齐霄昀的为人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二的,这么为难,实在是罕见。

        “不瞒父亲,”齐霄昀说的有点艰难,“瑾儿现在怀有身孕,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显怀。这事儿完全怪我,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念,思虑不周,才会让瑾儿受了委屈。”情难自已,但说白了,还是他自我控制能力太差。

        陆靖之懵了,尚未成亲就怀孕这若是传了出去,瑾儿这辈子都会被人戳脊梁骨。他看了一眼静静站在一旁,满眼愧疚的齐霄昀,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咽了回去,这孩子一向自律,恐怕只有再面对瑾儿的时候,才会这般的失策。

        “瑾儿怎么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毕竟事关瑾儿的终身大事,若是瑾儿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他只能尊重瑾儿的想法。“你们两个呀,真是糊涂,这种关键的时候,怎么能做出这种糊涂事来。”

        齐霄昀知晓他这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不想让他太难堪,他常年被阴暗覆盖的心忽然彻底的被阳光攻占,冷硬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他感激的笑了,声音不由得轻柔了两分,“父亲,我这辈子只要瑾儿一人,此生定不相负。”

        陆靖之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此事你自己告知你娘亲。”这若是让夫人知晓了,那可不得了,府里指不定要怎么鸡飞狗跳的。他想想就觉得头疼,这种两面不讨好的事情,他还是莫要掺和其中了。

        齐霄昀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乖巧的退了出去,给陆靖之平复心情的时间。至于陆夫人那里,他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趁热打铁,反正早晚都要面对,越拖越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者说,这事拖不得。

        陆安瑾正在花园里和陆夫人聊天,母女俩相依相偎,谈笑风生。她一抬头,就瞧见站在不远处含笑不语默默注视着她们的齐霄昀,她笑的眉眼弯弯,欢快的打招呼,“来了怎么不过来,立在那里当木头吗?”

        齐霄昀应声过去,对着陆母行了一礼,说了一会儿话,然后陆母寻了一个借口让陆安瑾现行离开了。待陆安瑾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面,她这才温柔的问,“昀儿,娘亲刚才看你心事重重的,告诉娘亲,发生了何事?”

        “娘亲,”他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嗫嗫嚅嚅的说,“我想要尽快和瑾儿成亲,这个月二十六宜嫁娶,娘亲您觉得如何?”

        陆夫人慈祥的看着他,温柔的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何这般着急?”

        齐霄昀低下头,低沉的说,“瑾儿怀孕了。”她生怕陆夫人生气,着急的解释,“娘亲,此事全都怪我,是我……”接下来的话,他是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面对陆夫人的时候,他不能像面对陆靖之那样随意。陆夫人看着柔柔弱弱的,但是实际上她很有主意,陆府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她在拿主意。

        “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对瑾儿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齐霄昀乖乖认错,“是的,这件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娘亲责罚。”

        陆夫人失笑,“你这孩子,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让娘亲怎么责罚。娘亲并不是不通事理的人,你和瑾儿互相爱慕,走到这步,也算是水到渠成。”

        齐霄昀抬头,诧异的看着她含笑的眸子,确定她真的没有生气,这才打着胆子问:“娘亲,你真的不生气吗?”

        “娘亲问你一个问题,当初你在做决定的时候,可有想到娘亲会不会生气?”

        齐霄昀的脸霎时间红若猴屁股,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娘亲,我不想骗你,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想到。”

        “那不就结了,这件事情说到底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如果瑾儿没意见的话,娘亲也没意见。至于成亲的日子,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那娘亲就不用在费心了。”

        “谢谢娘亲。”他的眼眶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眼眶里面聚集,润润的,热热的,他转过身,不想让陆夫人看到他的狼狈。

        陆夫人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劝慰,“去吧,莫被儿女私情绊住了脚步,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齐霄昀走后,陆夫人收起了先前的闲散,忽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急躁。她整个人像是个**一样,忙的闲不下来。

        “夫人,你这是在作甚?”

        “离瑾儿出嫁不剩多少时日了,你不准备嫁妆就算了,还有闲情逸致喝茶下棋?”陆夫人揪着陆靖之的耳朵,“你还问我在作甚?”

        “夫人轻点。”陆靖之摸着受伤的耳朵,甚是无奈的说,“夫人啊,大军明日才回朝,再说了,昀儿说咱们不需要准备什么,他什么都准备好了。”

        陆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昀儿说不准备,你就真的不准备了?”

        “为夫错了,夫人,你轻点喂。”

        丫鬟小厮们看着连连呼痛的老爷夫人,一个二个皆是憋着笑容。老爷可真的是太厉害了,夫人那般随和,他每每都能惹得夫人勃然大怒,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大军终于到达了京师,不少百姓听闻消息,纷纷跑到城门口去欢迎这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铁军,齐霄昀骑在高头大马上,对着副将点点头,便打马而去,直奔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