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绝代神兵在线阅读 - 第526章 跪下唱征服!

第526章 跪下唱征服!

        霍天指了指陈夕柔脖颈。

        “一条普通的项链而已?”关迎晨看向陈夕柔脖子上的恋人之泪不屑道。

        霍天愣住了,他以为关迎晨这小子吹了半天,是个行家里手。

        就算不是行家至少也得见过这项链吧。

        结果关迎晨根本不认识这项链。

        霍天懂了,吹了半天,结果就是俩字。

        “装逼。”

        装逼也就算了,关键是装不圆。

        “一条项链而已,难不成还能是那条价值两亿的恋人之泪不成?”

        “你说对了。”霍天诚恳的说道:“就是恋人之泪。”

        陈宁扫了一眼:“这项链的翡翠表面都已经老化了,色泽还不如我这个手上这个玉镯子圆润,表妹你被骗了,听表姐的话,赶紧把这个满口谎话的男人甩了。”

        “我给你介绍石油大王,资产好几个亿呢。”

        陈夕柔听这话,气的差点笑了。

        忍不住又掐了霍天一下,人家珠宝大师都说是真品了,她还在在这儿讽刺。

        摆明了是要跟她过不去。

        “这样吧,我们去艾美瑞克珠宝店里,请一位专业的鉴定师”关迎晨提议道:“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好啊。”霍天满不在乎道:“不过,若是这项链是真的呢?”

        “若是真的,那我便向你道歉。”关迎晨很是自信:“若是假的,那你便跪着从这里爬出去。”

        霍天愣了一下:“你当老子是白痴啊,真的你就只说一声对不起,假的就让老子爬。”

        “你是土包子,身份地位比我们差远了,我们不可能给你下跪。”陈宁眉毛一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况且这项链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我们家达令可是见过真品。”

        关迎晨愣了一下,他没见过呀。

        那次的珠宝展览会,他也只是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而已。

        毕竟他一个靠脸吃饭的二世祖,哪里懂这些,整天除了酒吧ktv,就是派对游泳池。

        哪懂什么艺术品。

        陈宁这个大嘴巴,真是张口就来。

        不过话都说出来了,不可能再收回去,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没错,我见过真品,那件真品在商会长夫人那里。”关迎晨张口就来,脸不红心不跳。字<更¥新/速¥度最&駃=0

        霍天一脸无奈,这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话都说这份上了,那我们就去看看,若是假的我就爬着出去,若是真的,你们两个便跪下,对着老子的解放鞋,唱征服!”

        “一言为定。”

        原本门庭冷落的艾美瑞克珠宝店,一下子挤满了人。

        “你们说那项链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假的,谁傻了花两个亿买一条破项链,有那钱嫖多少嫩模。”

        “就是,两个亿那是几个零,你数过吗?”

        关迎晨刚要找珠宝鉴定师便看到一个熟人。

        “商夫人。”关迎晨惊喜的叫道,正主在这儿。

        太好了!

        土包子死定了。

        霍天则是双手环胸,一脸看好戏样。

        商夫人在珠宝展上丢了脸,本打算来珠宝店挑一个新首饰,结果又遇到了霍天和陈夕柔,本来她打算假装没看到,趁乱溜出去,没想到竟然,被关迎晨指了出来。

        这是摆明了要跟自己过不去。

        关迎晨一脸热情的朝商夫人走过去,完全没注意到商夫人眼神不对劲。

        “商夫人,我是关迎晨您还记得我吗?”

        商夫人斜了关迎晨一眼,冷漠道:“不认识。”

        关迎晨一脸尴尬:“商夫人,那个小子用假货冒充,您的恋人之泪,还欺骗人家姑娘感情,您可一定要为正义发声啊。”

        商夫人气的半死,你自己丢人不够还要拉着老娘一起。

        “你认错人了,我没买过什么恋人之泪,我只是个普通路人,你让开我要走了。”

        说完,商夫人急忙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关迎晨自觉脸上无光,只能强行辩解:“商夫人心地善良,不好意思戳穿你,我们找珠宝鉴定师过来看一眼就知道了。”

        霍天笑了,以商夫人的态度,真的能落井下石,还轮得到你?

        分明就是跟着关迎晨一起丢人,自己先溜了。

        关迎晨哪里知道这些,珠宝展那件事,他只听了一半,后面的事情自然不知道。

        很快艾美瑞克珠宝店的驻店鉴定师,被请了出来。

        “原来是陈小姐,您屈尊光临本店,真是本店荣幸,也是我的荣幸。”艾美瑞克的珠宝鉴定师一见陈夕柔立刻迎了上去。

        鉴定师在珠宝展上见过陈夕柔和霍天,他看得出霍天是个低调的土豪,若是能与之交好对他以后的职业生涯,绝对有莫大帮助。

        所以他决口不提霍天,为搏美人一笑一掷千金的事,只夸陈夕柔高贵典雅有气质。

        陈夕柔被夸得脸都红了,很不得把脸埋在霍天胸口。

        陈宁与关迎晨被晾在一边脸上挂不住。

        “老头!我们找你来是鉴定这个恋人之泪是不是假的,不是听你在这儿废话。”

        鉴定师看都不看二人一眼,拍着胸脯说,高声道:“诸位,我愿意用我的生涯担保,陈小姐脖子上的恋人之泪是真的,若是我看走眼了,那老头子我这辈子再也不碰珠宝。”

        话音一落,周围人哗然。

        真的!

        竟然是真的!

        关迎晨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不敢信,那个农民工说的竟然是真的!

        然而他还是不肯放弃:“就算那项链是真的,那也不能证明项链是你送的,肯定是那个神秘富豪买来送给陈小姐,你只不过是那个神秘富豪的替身。”

        替身?

        霍天很佩服对方的想象力。

        “我也没说项链是我送的。”霍天十分老实回答道:“我只说,那项链如果是真的,你就跪下唱征服。”

        围观的群众也想起来两人约定,确实。

        从始至终霍天都没有说项链是他送的,只是关迎晨这边一厢情愿。

        “跪下唱征服!”

        “跪下!”

        人们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关迎晨原本白里透红的脸蛋,此时一点血色都没有

        自己的脸今天算是丢完了。

        都怪她!

        关迎晨突然眼睛一瞪!一巴掌朝陈宁抽了过去。

        然而他常年沉迷酒色,早就被掏空了身体,一巴掌甩过去,跟小孩子玩闹一样。

        啪的一声。

        陈宁脸上挨了一巴掌,不疼不痒。

        但却激起了她的怒火。

        反过来一脚踹在关迎晨裤裆,把关迎晨踹的跪在地上嗷嗷叫。

        霍天见状,砸了咂嘴,调侃道。

        “兄弟,你可以安心做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