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绝代神兵在线阅读 - 第689章 意味深长

第689章 意味深长

        霍天知道,劝说唐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不再浪费口舌。

        “希望今晚过后,唐少依旧能保持这种高傲的态度。”霍天说完,转身就走。

        “你什么意思。”唐少不明白霍天哪来的底气威胁他。

        霍天走了,只留给唐少一个冷漠的背影

        “气死我了,唐松。”唐少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怒喝一声,把自己的贴身保镖叫来。

        听到唐少叫自己,唐松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实力低微,打不过霍天,但唐少叫他又不能不过去。

        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唐少面前,等候吩咐。

        万幸,唐少气归气,但好歹没有失去理智。

        “盯着他,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唐松点点头,硬着头皮从后面追上霍天。

        只可惜,他这点追踪技术,根本逃不过霍天的法眼,不过霍天不打算拆穿对方。

        毕竟他说过。

        让唐少拭目以待。

        如果对方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还怎么,让唐少拭目以待。

        随着夜幕降临,唐松也逐渐觉得有些疲惫。

        不过唐少的命令,他无法违背,所以只能继续盯着霍天,有什么动作。

        “出来了。”

        唐松藏在一个拐角处,看到霍天开车,带着陈夕柔驶出别墅,没多想,一脚油门,紧跟着追了上去。

        两辆车一前一后,逐渐远离喧闹的市区。

        又跟了大概二十公里,唐松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车好像是朝郊外营地方向去的。

        唐松作为一个退伍老兵,熟悉每一个城市的营地位置,所以很快做出判断。

        这么晚,带着一个孕妇,去营地,肯定是去见某个,见不得人的家伙。

        联想到外界传闻,唐松的心里,也逐渐有了猜测。

        “都说霍天是陈夕柔,用来为某个隐藏富豪,遮羞的挡箭牌,现在看来很有可能。”

        带着这样的想法,唐松继续紧跟着霍天。

        突然前面的车停了,紧接着两个带枪的守卫,从两旁的草丛中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车里的人。

        郑重其事向霍天敬礼,放行。

        然后两个带枪守卫,看了一眼唐松,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唐松不敢违抗,只能小心翼翼把车开到两人面前。

        两个守卫的脸上涂了伪装用的油料,不仔细看,甚至脸眼睛在哪都看不到。

        特殊的装束,让唐松心里咯噔一下,心里闪过一万个理由。

        最终,决定老实交代。

        两个守卫的枪口微微下压,示意唐松把车停下。

        “站住,做什么的。”

        “我是唐家的人,唐少派我,跟着前面那辆车。”

        “唐家人?”

        守卫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但从眼睛里射出的光,还是能判断出,他们已经提高警惕。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人后退几步,拿出手机开始确认唐松身份。

        “是唐少派来的,可以放他走了。”

        唐松听到这话松了口气,然后发动车子,继续往前走。

        领头的守卫,用枪托砸了一下,唐松的引擎盖。

        “放你走,是让你原路返回,不是让你继续往前走。”

        唐松有些诧异:“你们不是跟唐少确认过了吗?”

        “那只是确认你的身份,否则就不是原路返回,这么简单就能解决,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唐松连忙点头,后退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揣摩,霍天要去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

        霍天故意让唐松跟着,为的就是让唐少知道,他去了哪,见了谁。

        很快,车子驶入一个僻静的竹林中。

        晚风吹过,竹林轻轻摇晃,竹叶刷刷作响,沐浴着清凉的晚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只让人感到无比惬意和舒畅。

        “这里的空气好清新。”陈夕柔打开车窗深深吸了一口,由衷感叹:“要是我们自己家也有这样一片竹林就好了。”

        “行,我回头让周成辉,在咱家大院,种一片竹林出来。”霍天计算了一下,之前购买地皮的时间,等孩子出生,差不多就全部搞定了。

        “都听你的。”

        陈夕柔以为霍天说的是,在别墅旁边种那么几株竹子。哪里想得到他是真的打算,种一片竹海。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来到这次旅途的终点。

        一座中式大宅院门前。

        这座中式大宅院,是典型的古代官舍,四方笼统且主次有序,左边是厨房,右边是客居,夹在中间的,是主人的正宅。

        正宅,正对着一面大理石屏风,雕刻有寿龟,作为宅邸的风水石。

        绕过风水石,出大门,是两座,两米高的石狮子,高大威猛,气势恢宏。

        这两座石狮子很讲究,一是驱邪,而是守正。

        霍天对这个没研究,但是陈夕柔却看得明白。

        “这宅子一定是有高人指点过,你看这里的风,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吹到人身上,却是清凉舒适,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停留一会儿。”陈夕柔见霍天露出一副不明白的样子,于是一边往里走,一边解释给他听:“住的地方如果让人觉得舒服,忍不住想要多呆一会儿,就会留下人气,人气旺盛的宅子,能让宅院显得更有生气。”

        霍天听得玄乎,但大概明白了一些,也对这个宅子的主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见他感兴趣,陈夕柔讲解起来也高兴,走到屏风的位置,也自然想要讲两句。

        “寿龟有忍存的象征,设计这个宅子的人,一定是以为非常厉害的风水师,不然怎么可能想到,用寿龟,来储存人气……”

        陈夕柔刚打算继续说,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从内堂传来。

        “没想到陈总年纪轻轻,竟然对风水有如此了解,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说话间,一个身姿挺拔,白眉长须的老者,迈着稳重而又矫健的步伐,出现在二人面前。

        陈夕柔一看见到来人,忍不住,抓紧霍天的肩膀。

        霍天拍拍陈夕柔的手背,然后不卑不亢的,向白眉老者,行了个礼。

        “沈先生。”

        “不必多礼,你们夫妻二人一路辛苦,先到内堂休息片刻,饭菜马上做好。”

        沈国强说着,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霍天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