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寻龙记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讨伐关羽

第七百四十六章 讨伐关羽

        第七百四十六章讨伐关羽

        话说张飞流落江湖多时,终于见到离家出走的夏侯涓心动,想要与她厮守终身。正好桥壬领兵路过,被张飞杀散兵丁,抢了商丘古城。

        桥壬见蛇矛出神入化,再不敢违拗,立心要讨好张飞。于是,在商丘古城城主府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张飞终于得以娶得美人而归。

        张飞外形粗狂,更兼有些好酒贪杯,但人并不是笨蛋。想起昨日桥壬带兵出巡、行色匆匆,必定是有些重要的军事行动。于是问起桥壬,桥壬说起是曹彰要在谯郡开军事会议,张飞不假思索,让桥壬速速前去参会,会后速速将曹彰的动向报来。

        桥壬领命去后,张飞与夏侯涓都是一身簇新的衣服游历城中,夏侯涓美人如玉,张翼德人马如龙,人人都以为是古城新贵,所到之处倒也受人欢迎。只是张飞对于市井间不平之事,每每伸拳举腿打抱不平,闹得古城中鸡飞狗跳,一时间流氓混混们都谣传来了个爱管闲事的大侠,里巷之中的治安居然平静了不少。

        这两日张飞与夏侯涓恩义缠绵,夏侯涓渐渐获得张飞之心,张飞也将一生抱负与夏侯涓说知。夫妻俩渐渐情投意合,张飞渐有用兵自立之意,想起原来的大哥刘备,更是不胜唏嘘。但商丘城中兵微将寡,只好专等桥壬归来,且看天下形势如何,曹彰又意欲何为。

        不过三日后,桥壬果然匆匆归来,张飞和夏侯涓夫妻两人,在城主府中接见了风尘仆仆的桥壬。桥壬喝了几口冷茶,喘匀了气说道:“张大哥,有大事了。”

        夫妻俩对望一眼,桥壬见张飞皱眉,再不敢卖关子,继续说道:“曹丞相重兵攻伐洛阳,被袁术手下大将纪灵阻夏侯渊、徐晃于许县,袁胤阻夏侯惇、曹洪于郏县,李丰阻李典、乐进与叶县,大军急切不得过。袁术依仗三县天险,并由袁涣屯重兵于嵩山一线,拱卫洛阳。”

        夏侯涓毕竟是武将家女儿,自小也习武观战策,粗通些军事,闻言皱眉道:“若是战事拖到立冬,气温骤降再加上暴雪,恐怕于我野战军团不利。”

        夏侯涓潜意识里还当曹家是自己人,所以我军两字脱口而出,张飞不满的哼了一声道:“袁术手下并无大将,最强的纪灵也不过是一介庸才,凭什么抵挡住你的父辈?”

        桥壬说道:“张将军所言极是,不过,毕竟袁术军仍有三十余万众,又多躲在城墙之后,我军要攻陷城池,还需要假以时日。”

        张飞打了个呵欠,大感无趣的道:“你开会的情报,就这些吗?若只是如此,他们打生打死也不关我事。”

        桥壬皱眉道:“重要的在后面。我家主公有五个有本事的儿子,长曰曹昂不幸战死,现二、三、四子均在谯县奔丧,只有五子曹冲在主公身边。”

        张飞倒是清楚曹操家庭成员,闻言道:“那又如何?”

        桥壬道:“如今曹三公子曹彰要在下去开会,正是收拾周边郡县武装,意欲出兵帮助主公。而二公子曹丕和四公子曹植,也都立下赌约誓言,要各自整兵攻打黄河一线,切断袁术北逃归路。到时候由不得袁术不慌,主公南线重兵作战,大概率可以得胜,袁术将成为瓮中之鳖。”

        这一番话倒是让张飞沉吟良久,可惜智慧有限,还是夏侯涓问道:“曹家三哥谯县整军,攻击的却是哪个方向?”

        桥壬犹豫了一下,这可是最重要的军事机密,本不该透露给任何人,但张飞牛眼一瞪,桥壬立刻怂了,喃喃道:“只说是要北上打鄄城,不日曹三公子领兵就要路过商丘古城,我的部队也要部分混编进北征之军。”

        张飞闻言呆呆愣在了原地,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心事,还是夏侯涓问道:“鄄城?那是谁的地盘,守将又是谁?”

        张飞挥手阻止了正要开言的桥壬,似乎心痛的想靠在座椅上,旋即又坚定的挺直身板,咬牙切齿对夏侯涓道:“涓儿,我要加入曹三的北征军。”

        夏侯涓闻言一惊道:“你平时一口一个最讨厌我们曹家,如今却要加入三哥的部队吗?”

        张飞一双大眼遥望着远方,仿佛看着雾蒙蒙的天际,喃喃道:“涓儿,你有所不知,鄄城乃是青龙地界,守将乃是我此生最大的仇敌,姓关名羽字云长。”

        说罢猛地拿起酒坛,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脸色痛苦至极,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似乎是在找寻自己的蛇矛。桥壬怕他当堂发作,连忙趋前扶住,不料被张飞一掌,打的蹬蹬蹬后退到了大厅入口,只觉的胸口疼痛欲裂,可见张飞掌力之强劲,不禁骇然。

        夏侯涓可不怕张飞,断喝了一声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丈夫要报仇,十年也不晚。夏侯涓不才武艺低微,但也决意加入行旅,与丈夫一起去杀了这个关羽报仇。”

        张飞闻言略微清醒,嘴角忽然掠过一丝苦笑道:“你可知道,这关羽曾是我同生共死最好的兄弟?”

        夏侯涓微微一怔,想不到这里的故事如此复杂,温言道:“夫君,如今你我夫妻一体,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

        张飞茫然看着夏侯涓,回忆如同潮水般涌了出来,忽然泪如泉涌,大声吼道:“大哥!你事业未竟而身先殒,想不到你尸骨未寒,关羽他就卖身求荣,背叛了大哥的教诲,给汉朝的反贼陈龙做了鹰犬。吾必手刃关羽人头,再来拜祭大哥在天之灵。”说罢大哭三声,竟是一口气将一坛子酒一饮而尽。

        夏侯涓见张飞情绪激动,只好轻抚其背百般安慰,所谓铁金刚不敌绕指柔,张飞终于平静下来,说出了当年桃园三结义的故事。夏侯涓这才知道,张飞心心念念想要手刃的仇敌,正是当年那个义结金兰的二哥关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