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狼王在线阅读 - 第13章 嘲讽舒灵

第13章 嘲讽舒灵

        他也不在乎,可那些人总是揭舒灵的伤疤,去污辱她,最终但是轻飘几句“玩笑”就想揭过。

        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儿?

        听见张城得话,大家的眉梢全部都是略微一皱。

        “张城,你是啥意思?”

        “郑天它们都讲过是玩笑,你要想怎样?”不少人,全部都是不快地看着张城。

        特别是孔行,张城那样得理不饶人,分明不给他们情面,当前他的声音略微一沉,“张城,大概就算了。

        大伙儿全是同窗,没必需闹得太僵。”

        “同窗?”张城冷冷笑道,“它们有将舒灵作为同学们吗?”

        郑天也个脾气暴的性格,刚刚考虑孔行的情面,才隐忍了下来,如今猛然暴发了出來,“你要怎样?难不成还想打我不成?来来,看一下谁怕谁!”

        在上学的那几年,他和在外面的哪些小混混玩的很好,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的。

        看来,这么久过了也没改。

        “对,长得不好看还不许人说吗?”柳云也一脸鄙夷地扫了舒灵几眼。

        “叫我长那样,就上吊自杀了。

        她也死皮赖脸,竟然能够活过如今。”

        别的同学,也竞相张口说道。

        看到这场面,舒灵一阵阵怯弱,拉了张城一下,用细若蚊吟的说话声道:“张城,谢谢。

        只是算了,我去角落里坐下还是。

        没事儿的,我就习惯一个人。”

        张城摇了摇头,“你还是脾气太温柔了,它们才会再三欺压你。”

        这时,突然1个说话声从门口传出,“谁想在我这儿出手?”

        随之声音落下来,豁然见到周少走进去。

        见到周少,郑天和柳云几人的心里,全部都一喜。

        郑天立即一指张城,“周少,是张城,是他想出手!我还讲过这里是周少的场子,他就说周少算什么垃圾。”

        这一嫁祸诬陷的出息,也驾轻就熟。

        说着,他一脸窃笑地盯着张城。

        而柳云也赶忙说道:“对,我听见了。”

        “哦?”周少的眼光一沉,朝着张城望去。

        他但是看在孔行的情面上,才会亲身接待那么一帮平常人。

        如今1个穷逼胆敢说他是什么垃圾,他岂可不怒?

        张城却恍如未知。

        也舒灵,这时面色胀得发红,“大家乱说,张城才沒有说过那样的话。”

        “我们那么多的人,难不成还会听错吗?”郑天嗤笑两声。

        别的不少同学们,也竞相张口,说刚刚听见了。

        “你们!”舒灵没想到,那些人居然全部都睁着双眼瞎说。

        孔行则是沒有开口,坐山观虎斗。

        他也看张城有点难受了,尽管不太好亲力亲为,可是能依靠周少的能量,惩罚张城一通,他还是善于见成的。

        “唉,张城啊张城,你怎样斗得过那么多的人?”姜嫣然的心里暗叹两声,尽管她也有点怜悯舒灵,可以便舒灵强受穷,把那么多的人都惹恼了,乃至还违逆了孔行的含意。

        这,说到底愚昧了。

        只是她和张城的关联因为不一样,这时就打算和孔行讲一下,将这事揭过。

        就在这时,张城看过大家几眼,随后开口笑了。

        他本想惩罚那些人一通,可突然更改想法了。

        他虽然能将那些人都惩罚一通,让它们之后再不敢随意污辱他人。

        可,这却见效慢。

        所有的根本原因,还是舒灵的脸。

        要是舒灵还是这模样,即使那些人不污辱她,之后也会有别人欺压她。

        并且,让郑天它们闭上嘴的方式,未必要出手。

        最好是让它们了解,自个是何其鼠目寸光。

        而后张城看着身边的舒灵,“舒灵,你坐着。”

        舒灵疑惑地看着张城,尽管不清楚张城要干什么,可出自于对张城的相信,她还是点头坐了下去。

        因为,张城是这么久,仅有的几个会帮她开口的人。

        张城伸出手,撩起舒灵遮着面颊的头发。

        她脸部的红色胎记,瞬间不遗余力地呈现在每个人眼前。

        这红色胎记呈深褐色,上边也有一丢丢的鲜红色突起,从右眼开始遮盖到右面嘴角,即使能用头发遮盖,也只是遮挡住部分。

        “张城!”舒灵一颤,赶忙用两手捂脸,“别看,好丑的。”

        而柳云还是大喊起來,“张城,你还是真不愿我们一起了吧?让我们看那么恶心想吐的東西,谁还能咽的下饭啊!”

        郑天也说道:“还是,你重囗味,认为大家口味跟你一样重啊,这玩意儿也不感觉恶心想吐。”

        张城沒有理睬它们,但是对舒灵说道:“即然你讨厌这红色胎记,我帮你清除了吧。”

        “你在说什么?”舒灵盯住张城。

        只是没多久,就强颜欢笑两声摇头道:“我看了许多大夫,可它们都无计可施。”

        “我说能,你就能。”张城淡淡笑道。

        周围众人,这时也反映来了。

        “他说些什么?他要帮舒灵清除红色胎记?”

        “这怎样可能?那么大的红色胎记,他如果能清除,我现场吃屎。”

        大家,全部都看神经病一般地盯着张城。

        姜嫣然也摇了摇头,张城又刚开始耍嘴皮子了,他哪儿会啥子绝世医术?何况,这儿也没有机器设备。

        张城愿意帮舒灵清除红色胎记,真是是天方夜谈。

        “姜嫣然,张城是大夫?”这时,孔行问。

        大家朝着姜嫣然望去,姜嫣然摇了摆头,有一说一,“并不是。

        他初中毕业生后,就参军入伍了,前几日刚刚退役回家。”

        “原先是个参军的。”郑天嗤笑两声,“凭他也可以清除那么块状的红色胎记?太搞笑了。”

        孔行也心里暗笑,嘴边却说道:“那也未必,或许别人在军队里边,学了啥子绝世医术呢?”

        “因为,部队里边还是医生对吧?”

        “大家先看看,张城如何做吧。”

        张城不想理它们,这时从袋子里取出1个小盒子,里边是八根银针。

        张城翻手间,就将八根银针逐一拿出,刹那间,就刺进舒灵脸部的各种穴道。

        “啧啧啧,中医针灸呐,原先张城你学的还是中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