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狼王在线阅读 - 第98章 张城的法宝

第98章 张城的法宝

        “恐怕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法宝,还在这里冒充什么大尾巴狼。”

        其他人也轻蔑地看着张城。

        万大千皱眉,在那之前,张诚让他错过了一件珍贵的法宝,现在摄魂牌出现他不能再听张城的了。

        张诚不在乎,他笑了,“真正的法宝?让我给你看看真正的法宝再说话吧。”

        说话的时候,张诚直接拿出了一件东西,张诚昨天杀了穿黑袍的老人后得到的石盒。

        “哦?你也有法宝吗?”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张诚手中的石盒上。

        然后他冷笑道:“你认为随便拿个盒子出来就是法宝?别开玩笑了。”

        他们轻蔑地看着张城,“这些法宝都极其珍贵,只有真正的高人才能制造出,有些是上古代代传下来的,非常罕见,你的这小盒子也配称之为法宝?”

        就连流泉法师和小道都怀疑地看着张城。

        “张诚不是说他不是道家的人吗?为什么,还带着法宝?”

        事实上,张诚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石盒就是所谓的法宝。

        他懒得和这些人解释,张诚已经记下了昨天那个穿黑袍的老人打开石盒的方式。

        口中默念。

        没多久,便开始用手打开盒子。

        “真沉!”这个石盒子的盖子很重,如同瞬间重了数万斤一般。

        就连张诚也仅仅说开启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但缝隙开启。

        吼!

        宋鹏那摄魂牌放出来的鬼魂,似乎遇到了大恐怖一般,立刻呜咽起来,蜷缩在一角,战战兢兢的不敢动弹。

        “什么?”瞬间,无论是宋鹏,郭夫人,就连所有人的面孔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还不够。

        大家看了看张城手里的石盒,却看到石盒中一条幽深的通道,通道后面则是一对巨大的门户,可就在这时,石门开启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只是一个缝隙,但是却阴风浩荡,瞬间席卷开来。

        房间里,瞬间如同冥户地狱一般。

        每个人都禁不住颤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冻僵了。

        不要说普通人,就连那些所谓的高人也承受不住这股威亚,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同时,还有一个黑影隐约出现,从石门的另一端慢慢走出。

        一场强烈的生死危机,瞬间笼罩人们“快,关上那个盒子。”宋鹏急忙喊道,神色十分害怕。

        张诚没想到,石盒在他手里,发挥出来的威力比那黑袍老头还要强大太多。

        而后,张诚毫不犹豫地关闭了石盒。

        直到阴气消失,周围可怕的阴气才逐渐消散。

        在场的人都感觉自己的背后被冷汗打湿了。

        “这…”他们惊恐地盯着张诚手里的石盒。

        “这才是真的法宝吗?”现在众人已经不关心宋鹏的摄魂牌了。

        在张诚手上的石盒前,摄魂牌根本就是个垃圾。

        难怪张诚说摄魂牌召出的鬼物很弱,和宝物还差的很远,原来,张诚竟然有这么神奇的法宝。

        但是如果他们看到张诚召唤天雷干掉冥户的场景,他们是不是会更加震惊。

        “张诚,这石盒你说说多少钱,我要它。”郭夫人眼睛灼热,说话的速度很快。

        如果有了这个石盒,宁家在临海的地位将更加稳定。

        甚至把宁家的版图扩张出去也并非不可。

        “不给!”张诚没有看郭夫人,而是直接把石盒收起来。

        “你!”郭夫人无法想象张诚有勇气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她。

        先是如颜丹,现在是法宝。

        这下,郭虞声音突然低沉了。”张诚,你最好考虑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张诚没空搭理他,他直接站起来,看着身边的流泉法师,“小流,你不是说这里有神兵利器现身吗?带我去看看!”

        这时流泉法师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连忙答应,把张诚带出了房间。

        郭夫人看到情况,差点咬碎牙齿。

        “张诚,你好的很!”她的眼睛里闪着狠戾的深色,“我会让你知道冒犯宁家说什么样的后果!”

        …“张先生,你的石盒就是传说中的冥户吗。”流泉法师跟着张诚,心悸不已地问。

        “冥户?”张诚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流泉法师稍有震惊,然后解释说:“传说冥户是真正的至宝,它可以打开阴阳两界的通道。”

        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本能的颤抖着,“但毕竟,这只是一个传说,我也无法考究。”

        “冥户,阴阳通道…”张城心思转动。

        这些事,他从未听说过。

        一会儿后,张诚跟随流泉法师来到另一个大厅,“张先生,这是拍卖行,这里就有我说的神兵利器。”

        他笑着说:“但是所谓的神兵利器,其实都是在古墓中取出来的,有的已经腐败不堪了。”

        “几乎已经说不能用的东西了。”

        他先前提到神兵利器,说为了让张诚来。

        张诚不在乎,既然他到了,他自然得看看。

        在拍卖行,拍卖已经开始了,张诚找了个座位坐下,他听到主持人在前面说:“下一场拍卖会是商朝时代的一把神剑。”

        “据传闻说出自于练剑大师干将之手……”

        当主持人讲话时,两个穿旗袍的女人拿出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一把算是还能看出剑型的青铜剑,但是看样子拿出来都有可能散架。

        “这会说干将大师铸的?蒙谁呢?”

        “是的,就会虚张声势?”

        看到这东西后,所有人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流泉法师也笑了。

        “嗯?”然而,张诚有点惊讶。

        事实上,这把剑虽然确实不能用了,但是在这把剑里面,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剑意。

        根据张诚的感受,这柄剑的前铸人实力绝不亚于张城全盛时期。

        这时,主持人开口说道,“这把剑,底价八百万,每次至少加价百万。”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谁会花这么多钱买块废铁?

        拍卖会的主持也是一脸的尴尬,他自己都不认为这样的废铁会有人买。

        这时,张诚张开嘴说:“一千万!”

        听到张诚的开口,主持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张诚,“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万,还有人吗?”

        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看着张诚。”这人脑残吧,花一千万元买了一块废铁?

        “脑子被驴踢了还是钱多的没地方放了?”

        在没有人说话后,主持人很快喊道:“一千万一次,两次…”

        但最后一句还没喊出,突然,另一个声音响起:“两千万!”

        这一次,声音从门口传来。

        然后两个女人进来了,郭夫人和小月。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脑残的?”所有人闻声看去。

        一个认出她的人突然喊道:“你是不是想死啊?连郭夫人都敢骂?”

        “郭夫人?”刚才开口的那人有点蒙,但很快就做出反应,脸色瞬间骤变。”是宁家的郭夫人吗?”

        “除了她还有谁?”认识郭夫人的人对她都很敬畏,同时,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郭夫人会对这堆废铁感兴趣。

        但是主持人心里却说乐开了花。

        张诚看着郭夫人,看到她冰冷的眼睛落在他身上。

        张诚也不在乎,再次出价“两千五百万”

        主持人还没来得及开口,郭夫人的声音就开始响起来:“五千万!”

        看样子她说一定要得到。

        其他人也看出了些许不寻常。

        “郭夫人,看来她和那个年轻人有点小矛盾啊,她显然是想阻止那个年轻人得到剑。”许多人的眼睛在张诚和郭夫人之间来回摆动。

        郭夫人很直接的看着张诚,冷笑道:“张诚,我要这把剑,如果你觉得你比我宁家的钱还要多的话,那就继续。”

        显然,由于张诚两次拒绝了她,郭夫人非常生气,她想要敲打敲打张城的气焰。

        另一边,张诚疑惑的看着郭夫人。”哦?你是说,要和我比谁的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