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狼王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张前辈

第122章 张前辈

        陈队长本能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时,他迅速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人,他更加惊讶。

        因为那是他上级的电话。

        不敢犹豫,陈队长很快接通了电话,一接通就不等他说话,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陈败,这列车运行完后,就滚吧,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

        他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陈败的心里一阵疑惑,他从没想到,韩光真的只是打个电话,他的工作就没了。

        不仅是陈败,还有乘客惊讶地看着张诚。

        他们以为张诚只是个年少轻狂的年轻人,现在看来,张诚或许有一定的背景。

        但是他们摇了摇头。

        张诚怎么能和天都的风家相比?

        风空冷笑道:“哦,当着我的面玩权力游戏?真是笑话。”

        听到风空的开场白,陈败急切地看着过去。

        风空拿出手机,也拨了一个电话。”我是风家的风空,在开往天都的列车上,有一位姓陈的朝廷人员,他我保下了。”

        说话间,风空满脸冷笑地看着张诚,同时直接打开手机免提。

        陈败松了一口气,然后冷笑着看着张诚。

        但下一刻,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因为这时,只听到风空的手机,一个平淡的声音,“他你救不了,谁来都没用。”

        说完,风空的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什么?”一时间,整个车厢的人都震惊了。

        对方竟然说风空留不住陈败?

        莫非连风空连张诚都比不上?

        尤其是陈败,突然冒出冷汗,心里后悔到了极点。

        这次他究竟是倒的什么霉?工作被人家一句话给搞没了。

        然而,风空并不信服,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没有用。

        一时间,他的脸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

        “哇!”小男孩又哭了,声音有些哑。

        李维看到孩子哭后,连忙说:“我们先解决孩子的问题吧,我刚听说药仙王茯苓在头等车厢,我请他的老人过来。”

        风空只觉得自己丢了脸,这时,他直接向李维发气,“那还不赶紧?如果我儿子出事,你们都要负责任。”

        李维虽然不高兴,但只能答应邀请王茯苓。

        不久,李维带着一位老人过来,他就是药师王茯苓。

        风空也听说了药仙的名字,但他不敢像对别人那样对王茯苓大喊大叫。

        见到王茯苓,很快平静下来,微笑着向他说道,“药仙,我的儿子,他…

        王茯苓一过来,就看见张诚,喜出望外,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搭理风空?

        风空的话还没说完,王茯苓径直略过风空,然后走到张诚面前,恭敬的说:“见过张前辈!”

        “怎么了?”车厢里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王茯苓。

        他们自然听到了药仙王茯苓的名字,不仅在临海,而且在整个夏朝,他的名气也是极大。

        据说无论是多强大的家族,只要见到王茯苓,都要恭敬对待。

        毕竟,谁生来不生病?与这样的一位高人交朋友只会对他们有好处。

        但现在,备受尊敬的药仙王茯苓对张诚却如此客气,甚至恭敬,此外,居然开口称之为前辈。

        他们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他们哪里知道张诚教王茯苓天神十三针,几乎相当于王茯苓的师父。

        王茯苓这样称呼张诚也无不可。

        至于风空,他的身体在那里直接完全僵硬。

        他的脸抽搐起来,他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没有像这一小会儿的时间丢脸丢的这么大。

        王茯苓不理他,直接去拜张诚。

        但当他听到孩子在他耳边哭的时候,他要求王茯苓救他儿子,他不敢不恭。

        “嗯。”张诚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去天都一趟,你忙去吧。”

        “天都?”王茯苓喜出望外,“我就在天都,我希望前辈能给我更多的建议。”

        说着,王茯苓看着李维和风空等人。

        同时,它恢复了它的那副高人模样,“怎么了?”

        风空连忙指着妻子怀里的小男孩说,“药仙,我儿子无故发烧,还请药仙帮忙诊治。”

        王茯苓看了看小男孩,径直走向他,他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前额,检查了一下身体的其他部分。

        过了一会儿,他的眉毛微微皱了皱,摇了摇头,“这病我无能为力。”

        “什么?”听到王茯苓的话,风空和那女人都震惊了,“你是药仙,你也治不好?”

        他们认为那个小男孩只是发烧。

        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王茯苓摇了摇头,“但你不用担心,有人能救他。”

        听到王茯苓的话,风空和身边的女人有再次一喜,“谁?”

        “只要能救回我儿子,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王茯苓笑了笑,然后看着张诚,“只有张前辈才有这等本事了。”

        王茯苓可以看出,这个男孩的病情与袁华当初的病情有些相似,用普通的药物根本无法治愈。

        而张诚,既然能救袁华,自然也能救小男孩。

        “他?”风空和他旁边那个女人脸上的惊喜瞬间被冻住了。

        尤其是风空,他刚刚和张诚闹了一场,现在他怎么能低声求张诚呢?

        但现在,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看这自己的儿子哭,风空只能咬着牙,来到张诚面前,“张先生,我刚才错了。”

        “请救救我的孩子,拜托了。”

        张诚的眼睛扫过了风空,“救人也无不可,不过…”

        张诚还没说完,风空就答应:“如果你能治好我儿子,只要您开口,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在他看来,张诚只是想要钱,而且风家最不缺的也就是钱。

        “很好。”张诚点了点头。

        然后他看了看另一边的李维,“刚才他打你,现在,你打回来,“听到这话,风空的脸突然变了。

        李维也连忙摇头,“没,没事的。”

        她一个小小的乘姐,怎么敢对风空这样的大人物动手?

        “没有人生来就贱,他无缘无故地打你,你自然要还回去。”张诚轻声说,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放心,没人敢报复你,若是谁不长眼,谁敢动你,那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张诚的话自然是说给风空等人的。

        李维犹豫了一下,看到张诚衣服淡定的样子,如果她不动手,张诚就不救小孩。

        而后,她只能咬牙走到风空的前面,一巴掌扇了过去。

        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