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小王妃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章 抬起头来

第九百四十章 抬起头来

        六皇子那有些阴柔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啧了一声,冷冷道:“老夫人跟舒大小姐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本皇子不过是让这小姑娘抬起头来,怎么就成了欺负她?本皇子倒觉得,你们这是在欺负本皇子好说话呢!”

        平阳侯老夫人脸色一变便要动怒。

        原本要走的四皇子五皇子也都皱起了眉头,四皇子这个当兄长的,更是往前一步,喝道:“六弟,怎可对老夫人这般说话!”

        六皇子嘴一撇,很不高兴的模样:“是老夫人先这般欺负我的!四哥你评评理。”

        “几位殿下恕罪。”一道有些低,又有些清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六皇子就见着他鼓着劲想要为难的红斗篷少女,缓步绕出挡住她的舒雅婵,屈膝朝他下拜,“奶奶只是担心我头次进宫,举止粗鄙,冲撞了殿下。”

        她行动之间,发髻间的红宝石头面流光溢彩,随着她的行礼微微晃了晃。

        六皇子险些被那红宝石的耀目光彩晃了眼。

        她垂首的时候,露出来的皮肤太白了,被那红宝石一衬,好似上好的白色绸缎一样,看着白得似是要透出光来。

        六皇子愣忡之间,就见那少女已然起了身,抬起了一直垂着的头。

        六皇子顿时被那扑面而来的明艳无双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别说一直在找茬的六皇子了,就连有心来劝架的四皇子五皇子,都被震了震。

        六皇子直勾勾的盯着阮明姿,半晌才找到自个儿的声音,微哑道:“你是哪家的姑娘?我怎地从未见过你?”

        平阳侯老夫人是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挑事的六皇子,她眼下在轿中又听六皇子这般说,哪里还坐得住,便要从软轿中下来。

        阮明姿不卑不亢道:“劳六殿下关心,民女并非京城人士,也是近期被奶奶认作了干孙女,六殿下自然不曾见过我。”

        平阳侯老夫人这会儿已然从软轿中由丫鬟立夏扶着出来了,她挡在阮明姿身前,怒目而视:“六殿下!眼下我孙女已经回了您的话,也没有对您半分不尊,那老身可以带孙女走了吗?”

        显然一副若是六皇子说不行,平阳侯老夫人当场就能跟六皇子拼命的模样。

        六皇子皱了皱眉头,还未等说话,四皇子已是往前一步,截住了六皇子的话。

        他恭敬的朝平阳侯老夫人作了一揖:“老夫人,我六弟唐突了,还望老夫人莫要见怪……寿安宫的皇祖母想来这会儿已经等急了,老夫人先过去吧。”

        平阳侯老夫人握着阮明姿的手都有些微微在颤。

        阮明姿紧紧的反握住平阳侯老夫人的手,是在告诉她,她没事。

        曹嬷嬷意味深长的眼神在阮明姿脸上落了落,这才重新带起了路。

        直到走出好久,阮明姿都还能感觉到身后有什么视线在一直死死的盯着她。

        直到绕过一个拐角处,那如影随形的视线才算消失了。

        直到到了寿安宫,平阳侯老夫人这才下了软轿。

        她这会儿满脸沉静,已经看不出方才的半分怒意。

        曹嬷嬷说了几句场面话,又看了阮明姿一眼,这才带着软轿走了。

        有寿安宫的宫女过来领路。

        舒雅婵正盯着阮明姿,心里盘算着后面再给阮明姿添什么堵。见宫女过来,她赶紧上前挽住了平阳侯老夫人的胳膊,柔声笑道:“祖母,婵儿搀着您……”

        话没说完,舒雅婵浑身一僵——

        平阳侯老夫人面无表情的从舒雅婵的臂弯里,抽出了自个儿的胳膊。

        四下里都静了静。

        不管先前平阳侯老夫人多么不愿意舒雅婵搀着她,她都从未在人前这么不给舒雅婵脸面。

        她还是惦记着舒雅婵的脸面。

        可这次,她显然是怒了。

        舒雅婵喉头发紧,声音发颤,唤了一声“祖母”。

        平阳侯老夫人置若罔闻,转身将手搭在了阮明姿的胳膊上。

        舒雅婵的头,只觉得轰的一声。

        平阳侯老夫人,这是在明晃晃的打她的脸!

        阮明姿冷冷的看了舒雅婵一眼。

        舒雅婵先前想要推她的小动作,小廿方才极小声的告诉她了。

        她是没想到,舒雅婵这么无聊。

        当然,平阳侯老夫人生气,大概不是为着这个,估摸着是看破了舒雅婵方才欲擒故纵,故意引得六皇子把注意力放到阮明姿身上去的做法。

        过来引路的宫女眼眸微闪,就当自己什么也没看见,眼观鼻鼻观心的开始给平阳侯老夫人一行人引路。

        舒雅婵僵硬的站在寿安宫宫门处。

        她已经感受到来往的宫女太监们投来的探寻视线。

        这让她比被人当众打了一耳光还要更难受些。

        舒雅婵这次进宫,就带了一个闻棋。闻棋看着前头平阳侯老夫人由阮明姿搀着,越走越远,而她家小姐却还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不禁有些着急,小声的唤了一声:“小姐!”

        舒雅婵还有些浑浑噩噩的。

        闻棋只得狠心推了推舒雅婵,飞快的小声道:“小姐,太后娘娘还在殿里等着呢!”

        这话让舒雅婵如梦初醒。她咬了咬牙,是了,寿安宫的甘太后,曾经多次表示对她的喜欢,她若是想嫁给丰亲王当王妃,以她祖母眼下对她的这个态度,是靠不上了……她只能紧紧的抓住甘太后!

        与其在这儿失魂落魄,倒不如赶紧追上去!

        等她成了亲王妃,她倒要看看,谁还敢这般当众给她没脸!

        舒雅婵狠狠的咬了咬后槽牙,快步追了上去。

        阮明姿听到身后的脚步越急,不必回头就知道是舒雅婵终于追了上来。

        舒雅婵一声不吭的缀在了后头。

        平阳侯老夫人目不斜视,没有再看舒雅婵一眼。

        待到还未进寿安宫的主殿,阮明姿就听到里头传来了欢快的笑声。

        舒雅婵听得心惊,甘太后是个重规矩的,这是谁,这么肆无忌惮的,敢在甘太后的宫殿里笑成这样?

        这得有多受宠啊?!

        引路的宫女脸上笑容稍稍多了一分,小声的同平阳侯老夫人道:“老夫人,您稍等,奴婢这就进去为您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