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修真小说 - 我真是练气期啊!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花里胡哨的有啥用

第一百六十二章 花里胡哨的有啥用

        张风正在指着老天骂的爽。

        忽然,一股空气撕裂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几乎是本能的,张风直接后退三步,便眼见一道剑气从自己方才站着的位置掠过,剑气之凌厉,就连张风都忍不住瞳孔微缩。

        方才这如弯月一般的剑气若是劈在身上,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张风毫不怀疑自己当场就得重伤。

        森然凌厉。

        张风停下了嘴中的祖安问候,冷着脸看向一旁握剑冷笑的小天人。

        “对,是我偷袭的,”小天人一点不避讳,甚至还有些期待:“跟我打一架。”

        张风缓缓握紧双拳。

        “谁偷袭的倒是无所谓。”张风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天人,缓缓道,“我就是想确认一下,你刚才叫我,秃贼?”

        小天人:“???”

        看到张风严肃的表情,小天人一时间有些会不过神来。

        什么叫谁偷袭的倒是无所谓?

        叫你一声秃贼,比直接偷袭你都更严重?

        小天人无法理解。

        因为他不是秃头。

        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张风听到这一声秃贼的时候,内心瞬间达到巅峰的怒火。

        就如同之前那些瞬间暴怒的木龙峰弟子一样。

        每个看似粗糙的光头大汉,内心都有一处最脆弱最细腻的地方。

        哪怕平时从不跟人谈起。

        但那个地方,依旧是他们心中最脆弱的所在,同样容不得别人触碰。

        那就是。

        秃贼。

        这是只有光头才能明白的痛苦,也是能让所有光头瞬间暴怒的词语。

        这一句秃贼,对于光头来说,是世界上最恶毒的称呼。

        但总有一些没有素质的人,喜欢拿着这件事开玩笑,这无异于掀开别人的伤疤,然后撒上一把盐,再来一把孜然木炭烧烤架和两瓶勇闯天涯。

        张风的目光忽然冰冷下来。

        心中前所未有的愤怒。

        这一刻的张风展露出的愤怒,让小天人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自己一波挑衅都懒得搭理自己,这怎么忽然就火了?

        “呵呵,”张风忽然冷笑了起来,一身平平无奇的气质透出冷冽杀意,“我要把你生生打到秃头。”

        小天人:“???”

        什么意思?

        他要给自己理发?

        为何自己一直跟不上这个光头的思维?

        这忽如其来的杀意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的小天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惹怒了张风。

        如果说之前他现在跑还来得及。

        那么这句“秃贼”一出,在张风眼里,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还没等小天人反应过来,就眼瞅着那光头再次朝自己冲来。

        还是像上次那样迈着大步狂奔,平平无奇,毫无威势。

        但速度却依旧让小天人头皮发麻。

        这就不该是炼气期应该有的速度!

        但这一次面对张风的攻势,小天人已经不像刚才一样毫不防备。

        用脸蛋接了张风一拳的小天人,已经不会再轻视这个能压过自己气运的练气光头。

        哪怕这个光头看起来平平无奇。

        一瞬间,小天人把手中的上古宝剑扔到空中,双手掐诀。

        “十万剑气!”

        小天人身上浓郁剑气蓬勃而出,如莲花盛开一般从小天人身上激射而出,最终汇聚在那一柄骨雕木纹的飞剑之上。

        飞剑嗡然一声,剧烈震动。

        “无上斩天剑!”

        小天人伸手一指张风,声音如剑鸣一般清脆。

        下一刻,那把飞剑裹挟着无尽剑气,呼啸着冲向张风。

        磅礴剑气附着在飞剑上,如同在空气中营造出一个漩涡,漩涡中心的飞剑撕裂空气,刺向张风。

        天地间狂风大起,日月无光。

        仿佛整个世界都为这一剑助威。

        此剑如何?

        威势惊天!

        张风心中一惊,然后一把抓住了那柄刺来的飞剑。

        然后捏碎了这柄飞剑。

        如同捏碎一个纸皮核桃。

        小天人一脸懵逼。

        刚刚营造起来的冲天威势,荡然无存,就连天地间刚刚涌起的狂风都瞬间停下。

        空气中带着淡淡的尴尬。

        张风也是有些尴尬的停下冲势,目光古怪的扔出被自己捏成两半的骨雕木纹的飞剑,皱眉道:“就这?”

        小天人:“……”

        “花里胡哨的有啥用啊,”张风脸色复杂道,“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小天人:“……”

        小天人当时就惊呆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自己这一剑,足以秒杀结丹中期,就算是结丹后期都无法硬抗那种剑气!

        那可是自己苦苦修炼的十万剑气!

        要是这光头是结丹巅峰大圆满,能够直接挡下,自己也无话可说。

        偏偏这光头分明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练气修士!

        而且还没有散发出一点灵力波动,就直接用手抓住了那飞剑,就跟凡人抓个手绢一样。

        一脸轻松!

        小天人:“!!!”

        小天人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如此震惊……这到底是练气几层?

        竟然如此生猛!

        张风:“练气五百层,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面对张风一脸的纳闷,从小到大都是一帆风顺的小天人心中顿时恼羞。

        但随即,小天人脸上的恼羞化作快乐的微笑。

        “这就是师弟师妹们说的恼羞成怒吗?”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这种被挫败的感觉,太有趣了!”

        “这就是我向往的凡人的生活啊!”

        “充满了挑战和挫败!”

        小天人脸上的笑容十分畅快,就好像刚才那一剑根本就没有被张风轻松挡下,而是重创了张风一样。

        张风看到这一幕也有些迷茫。

        这小子到底啥意思啊?

        为什么被自己随手捏碎了飞剑,竟然还笑的这么开心?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愤怒的时候啊。

        讲真,刚才看到那威势惊人的一剑,张风都惊呆了。

        你看看人家!

        再看看自己!

        这威势惊天的一剑,看起来就很强大!

        于是,张风面对这名字和威势都极为唬人的无上斩天剑,虽然看似轻松且毫无威势,但实际上,一身练气五百层的磅礴灵力尽皆汇聚在右手,炼筋境的力量也全部激发,体修和灵修的修为在这一刻合二为一,使出了经过改良的天雷掌。

        在张风的构想中,自己估计就算接住这一剑,也会被震伤几分。

        然而……

        飞剑入手的刹那,张风发现自己错了……

        这飞剑看似花里胡哨,其实,比自己似乎都要平平无奇。

        其实这也不怪张风会有这个误判。

        实在是张风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实力。

        对于自己的灵修实力,张风并不清楚,只知道是练气五百层,堪比结丹中期。

        对于自己的体修实力,张风也只知道是炼筋境,可战结丹。

        但自己的具体实力有多强,张风从来没有切身感受过。

        这其实也不怪张风。

        关闭特效的时候,张风就算鼓动全身修为发动攻击,依旧是平平无奇,毫无威势,感觉没有一点攻击力。

        开启特效的时候,张风哪怕放个屁都能毁天灭地一样。

        所以张风对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没有直观的感受过。

        而事实上,体修,灵修的双重实力,再加上完美版本的苍雷炼体决的天雷掌,张风面对结丹中期的小天人完全就是大人打小孩一样简单粗暴。

        但张风不知道自己很强啊……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最多能打个结丹中期。

        所以在这种认知下,哪怕小天人剑道造诣非凡,但落在张风眼里最多就是,花里胡哨……毕竟能被自己这么轻松的接下,肯定强不到哪儿去。

        其实小天人真的不算是花里胡哨,人家这只是该有的威势,那一剑的真实效果足以匹配上这威势。

        但张风从来都是平平无奇,所以跟自己一对比,当下就觉得这玩意儿有点花里胡哨名不副实……

        小天人看着张风一脸嫌弃的表情,心中因为挫败感而出现的喜悦再次化作战意。

        “好!这次终于能够全力出手!”

        小天人一边说着,一边随手从地上挖出一柄通体白玉、散发凌厉气息、足以作为镇门之宝的飞剑。

        低调,这是欧皇的基本操作。

        不就随手挖出一把绝世飞剑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小天人握着这把飞剑,双眼微闭。

        这一次不再是剑气,而是一股锋锐的意志从小天人身上缓缓弥漫而出,透着一股无坚不摧的韵味,仿佛这股意志能够斩断身前一切。

        在这股意志散出的瞬间,小天人周身百米,草木尽皆无声落下,断面如同剑切。

        “剑意八方。”

        小天人低声默念。

        那股锋锐的意志齐齐涌入那柄飞剑之中,这一刻,那飞剑仿佛有了自己的思想,一声嗡鸣之后缓缓飞起。

        散发着跟那意志同样无坚不摧的气息,剑尖遥指张风。

        随后,呼啸着冲出!

        一念既出,万山无阻!

        那柄飞剑仿佛裹挟着万山之威冲来,经过的草木尽皆破碎,甚至就连空气中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一串破碎的纹路。

        张风瞳孔骤缩!

        “好强的威势!”

        然后,张风再次一把捏住了那柄风剑,直接捏碎成两半。

        张风再次目光诧异的看着小天人:“就这?”

        “一个比一个名字响亮,一个比一个花里胡哨。”

        “有啥用啊!”

        张风忽然感觉到一种被戏耍的不悦,直接冲到小天人身旁,把小天人摁在地上一顿爆锤。

        打的那叫一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