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问剑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世家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世家

        “想不起来?”

        被称为飞廉的华服少年表情困惑,“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阎浮眉头微皱,说道:“就像是一副清晰但没有人脸的画,见到他时能辨认出他的长相,但一脱离视线,就怎么也想不起来。”

        “难不成是无相功?”

        飞廉搓了搓下巴,“可无相功不是界夷宗专门用来暗杀的功法么?难道幽穹他另有一重身份,过于知名,以至于会被我们认出来?

        可他那么强,就算不隐瞒身份,又有谁能阻拦他?”

        飞廉思索良久,仍想不出答案,只好作罢。

        阎浮扬了扬手上的杂志,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我看看。”

        飞廉从怀中拿出一张卷轴,随手展开,卷轴上罗列着一排排文字。有的已经标上了勾,有的则没有。

        【去无尽海,潜泳到两千丈深度的海沟】【√】

        【捕猎一条巨齿鲸】【√】

        【乘船环游东洲】

        【坐一坐各国皇座】【周国√】

        【从太皞山上一跃而下】

        【去离渊摘一朵死诞花】

        【在秦淮河欣赏一场剑舞】

        ...

        这些想法千奇百怪,既有“参加赌马,连赢一百场”,也有“哄骗禅宗秃驴,购买偏方生发剂”。

        “我看看...”

        飞廉手指漫无目的地划过卷轴上的一条条愿望清单,最终停在了【在秦淮河欣赏一场剑舞】这条上。

        “决定了,这次先去秦淮河。”

        飞廉一拍手掌,兴奋地收起卷轴,推门而出,大喊道:“小厮,帮我把马车准备好!”

        听到同伴咋咋呼呼的声音,阎浮微笑着摇了摇头,也收起杂志,走出房间。

        ————

        纸人异变两个月后,金城坊。

        今年的冬季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李昂翻阅着今日份的报纸,眼角余光扫了眼报纸左上角的气温预测。

        前段时间苏冯在制造灵气机配套的蒸汽锅炉时,想要得到更准确的温度。于是他根据液体热胀冷缩这条规律,将水注入玻璃细管中,标上刻度,来测量温度。

        随后,他不断改良温度计,将水替换为酒精、水银,缩小玻璃细管直径,将细管密封防止液体蒸发。

        并在李昂的建议下,将水的冰点设置为零度,将水的沸点设置为一百度,中间分为一百个温度间隔。

        由于温度计制作相对简单,很快便推广开来,每天的气温测量结果,都会印在报刊上。

        “有什么新闻么?”

        正在慢条斯理喝着山药枸杞粥的柴柴随口问道。

        “嗯...也没什么。”

        李昂翻了翻报纸,“灵气机的生产很顺利,登州、苏州那边已经将灵气机搬上了船舶,稍作改造就成了远洋航船。

        航行速度与航行距离远超以往。

        使用了灵气机的工坊,也在如火如荼建造。

        另外,成都府到渝州,齐州到徐州的两条铁路已经建设完毕,新设了几个州郡县,

        还有常州到苏州,岳州到江州的铁路,也在建设中。”

        “这么快?”

        柴柴疑惑道:“不是说至少要半年时间么?”

        “利益驱使呗。”

        李昂撇嘴道:“铁路的好处毋庸置疑,能快速聚拢人口、资源、财富。当地的世家大族可眼馋得很。”

        柴柴歪了歪脑袋,问道:“他们想收过路费?”

        “不。车费是多,但相比起铁路本身聚集财富的能力来看,简直是九牛一毛。”

        李昂笑着解释道:“铁路建成后,每个站点天然就是转运中心。

        南来北往那么多人和物资,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吧?

        当地的酒楼、邸店、旅社、仓库、茶馆等,根本不愁客流量。

        世家大族哪怕不用下三滥的巧取豪夺手段,光正经经商,都能保证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富贵。

        自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甚至重金聘请各学院的修士,竭力配合当地州府,建造铁路。

        只不过嘛...”

        李昂冷哼一声,微笑道:“他们的这种行为,也是在给自己编织死亡的绞绳。”

        柴柴不明所以,眨了眨眼睛,“诶?”

        “前隋与虞初的世家大族之所以能与朝廷抗衡,全依仗于三点。对修行资源的垄断,对知识的垄断,以及对人口土地的垄断。”

        李昂抬起三根手指,说道:“世家之间相互联姻,培育出适合修行的人才,坐拥武力。

        但在学宫建立,以及各州郡兴建学院后,这种垄断便大幅度衰退。

        对知识的垄断同理,

        各州郡的公立藏书阁,以及州学、县学等,每年都能培养出许多士子,朝廷能通过科举来招聘到合格官僚。

        而现在,一旦铁路建成,人口、物资流动急速加剧,世家的最后一道垄断,也将被打破。

        这种变化将在那些一县之地的豪族身上最先开始。

        铁路创造的工作岗位实在太多,足以吸纳数万佃农,

        豪族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同时他们对本地百姓的掌控也越来越弱,最后变成了商人世家。

        朝廷对掌控着土地、人才的豪族无可奈何,但对于空有财富的商人,有太多的办法去针对打压。

        就算不针对,商人消亡的速度,也远快于世家。”

        柴柴想了想问道:“唔...那世家不会反抗吗?”

        “世家中不乏聪明人,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时局大势浩浩荡荡,非人力所能抗衡。”

        李昂翻看着文章,随口道:“现如今虞国有多少家氏族,八百还是一千?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氏族都将逐渐衰退,乃至消亡。

        两百个,一百个,最后可能只会剩几十个。对朝廷再无威胁。”

        李昂与世家没有深仇大恨,他的不少朋友、同学都算得上氏族子弟,

        但他很不喜欢世家将本地百姓圈养起来、建立国中之国的做法。

        他想要让虞国百姓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而非苟且生存,

        那么盘踞于各州府、不肯做出改变的世家,非死不可。

        李昂在脑海中默默推演着未来时局,心底有些惆怅。

        墨丝的异动越来越频繁,而听雨境高阶的境界又迟迟没能松动。

        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铁路铺遍虞国,工厂林立,乃至现代化的城市...

        吱呀。

        皇宫马车在宅邸门前停下,李乐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