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龙王大人是我夫在线阅读 - 418、【试炼篇】皇后的手腕

418、【试炼篇】皇后的手腕

        皇后一听帝君唤自己,赶紧抬着轿辇匆匆而来。来福已经说明了当前发生的事儿。皇后明白了,玉帝这是要责罚雍贵妃了。

        也好,斗了这么多年,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也要让帝君知道自己才是他的妻子。只是自己的女儿要从长计议。

        就在她抵达锦泰阁时就听见云宁说:“你看,还是赶紧从了本座,成了婚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别三个月了好不好?嗯?”

        云宁背对着自己,可她知道这动作应该是低头亲近着玉淑慎。

        “宁大人,我……”玉淑慎看着云宁毫不顾及的凑近自己,柔柔的垂眸撩着自己,竟然感觉云宁有了一丝委屈。

        “好不好?”云宁再温柔一点,轻声的问。食指点了点玉淑慎的锁骨窝。“本来想带你出宫玩的,现在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了,你会不会不开心?”

        玉淑慎睁大眼睛再一次愣在原地,红唇微微张开动了动,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对自己这么温柔,对着玉淑兰那么冰冷和疏离,这是一个人么?

        云宁看玉淑慎的表情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再次握住女孩的手捏了捏。“手老这么凉可不好。”

        这时皇后抬脚跨进书房,“慎儿呀,别说本宫说你,宁大人对你可是一片丹心,要不本宫做主就在这儿把礼先办了。本宫都听得宁大人委屈,你可别说听不出来啊?”

        “皇后。”云宁转身点了点头,其实自己对这个皇后印象还可以,只要不算计到自己头上那都无碍。

        “见过宁大人,君上吉祥!”皇后很稳的行了个礼,玉帝便拍拍旁边,示意让皇后就坐在自己身边。

        这是多久了君上都没有跟自己如此亲近了。皇后突然鼻子有点酸。

        “凝桦,”玉帝拉着皇后的手握在自己手里,“雍贵妃这事儿,你说怎么处理最为妥当?”

        皇后一脸深情的看着玉帝,“帝君,解铃人还需系铃人呀,其实宁大人自始自终是为了慎儿抱不平,那就要看慎儿的态度了,”皇后顿了顿,“但您也是知道的慎儿耳根子软,心也软,断不会为难雍贵妃和淑兰,所以又落在宁大人的态度上。所以本宫觉得……”

        皇后意味深长的看着跪在地上雍贵妃和玉淑兰,“慎儿和宁大人的订婚礼先办了,断了后宫的念想,再着就是按照宫规雍贵妃管教子女不利,该当降位份为才女,而玉淑怡还是按照帝君所示。宁大人您看这主意您可满意?”

        云宁看着眼前的皇后,这女人不简单。

        “宁大人这是来联姻的,这要是见了血总归不吉利,再者大家族那边本宫也有说头。您看这样合适不?”

        雍贵妃一听立刻就瘫在地上,才女,自己早已年老色衰,这是要跟着一群年轻漂亮的小素人住在一起吗?

        帝君翻牌是有等级的,才女要到第四级才可能被选中。

        这不就意味着自己再无出头之日,这样的位份这牌子自是不会再奉上了。

        而自己的女儿要去西山过青灯古佛的日子,可那里是魔窟。送过去说不定就成了将士们用来泄欲的工具,天呐……

        她愤恨的看着玉帝和皇后,好狠!

        皇后却没有看她,而是关切的看着云宁和玉淑慎,其实她也很在意自己这么做玉帝怎么看她,雍贵妃下去了,后宫大权便全部在自己手,这一炮要炸的响。

        而皇后自己也想通了,自己的权利是寄托在身边的男人身上,若忤逆这个男人的心思,最后落得个雍贵妃的下场,还不如自己安稳度日。

        眼前的云宁表面清冷高贵,一脸绝尘的样子,实则骨子里极其有主意,而且心思缜密。玉淑兰好死不死非要打他的主意。

        自己的猜测是玉淑兰对于云宁肯定有拉扯,云宁这样的男子一定动手了,只是动手很隐秘,但他们却干了件画蛇添足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对玉淑慎却如此宠爱,一个外界人士,即使随行人员如此单薄,竟然毫不畏惧。他到底有多强?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天庭的神威?

        皇后心里思量着。

        “嫡母,母后,你和帝父真的舍得么?”玉淑兰已经开始有点精神恍惚了。

        “兰儿,兰儿?”雍才人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儿。

        玉淑兰竟然碎碎念的在内堂跳起了舞,“直接送回念堂,不用去西山了。”

        “啊啊啊啊啊啊……不,不,帝君让我去,我跟兰儿一起去。”雍才人慌乱不已的跟着已经疯癫的玉淑兰离开了。一场闹剧终于落幕。

        “玉帝,这都快午时了,本座想来带着慎儿出宫游玩,不知可符合宫规?”云宁客气的问到。

        玉帝一听,自是同意,还询问着要不要带侍卫什么的,可云宁可不想带着旁人便婉拒了。

        这不两个小两口算是欢天喜地的出宫玩了。

        皇后一看便很知趣的给玉帝揉着额头。“这是多久没被你这样按过了?”

        “帝君日理万机,若是想着桦儿就唤一声可好?”

        “呵……还是你贴心,”帝君叹了一声,身手抚上了皇后的娇容,虽然已然半老徐娘,可毕竟保养得当,依旧风韵犹存,比起那素人平添了更多妩媚,骨子里的高贵外加锦衣华服更加显得端庄美丽。

        “只是……”

        “帝君担心夏侯一家来找不快?”

        “你说呢?”

        “夏侯一家把持朝政又不是一两天了,可这次他们踢到铁板上了呢。”

        “你到是明白,”玉帝此刻语气微沉,他此刻是矛盾的,既希望于自己有人懂,但又不希望别人揣摩,这么多年来玉淑怡是自己心头的一根刺,可苦于没有证据。

        这时在角落里一直跪着的来喜总算被玉帝看见了。

        “来喜,你在这里跪着作甚?”

        “回君上,皇后娘娘体恤奴才,赏赐了奴才,可实在无功不受禄,奴才惶恐,惶恐啊!”

        玉帝勾勾手指,来喜跪着蹭到了玉帝面前,端起托盘。

        可没想到皇后不为所动,依旧很淡定的给玉帝按摩着。

        “怎么回事?皇后赏赐如此之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