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10.将军1

010.将军1

        “真是苦痛的人生啊……”

        方平安一脸唏嘘的坐在床上,手里捧着泡面,感叹人生无常。

        此刻他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的钱包已经瘪了。

        作为一个苦命的孤儿,方平安感觉自己“苦命”的剧本被命运安排的明明白白,刚才要是真和那个摊贩研究卖玉佩的事儿,自己一定也会被那两个猛男哥哥一起抓起来吧。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最快速脱贫致富的道路只剩下两条了。

        要么穿上了一身黑衣服,头上个套丝袜,出门左转,走上半小时就是银行,抢上一票就什么都有了。

        不过出门迎接自己的可能就是长枪短炮,纯银手铐之类的。

        要么琢磨着把龙赊月给的这块玉佩脱手。

        然后极大几率获得纯银手铐一副,包吃包住三年。

        方平安嘬一口泡面,看着绿色的床单,在心里思考:我该怎么做才能脱贫致富?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自己的实力八成是要报废,穷的可能会被饿死的我,除了抢银行和卖古玩这两条违规的道路,还能干什么?

        ……………

        东夏市,山封村。

        龙赊月走进蛛网密布,落满灰尘的荒村中。

        这里的建筑多是木石结构,整个村子一片死寂,逼仄的村路凹凸不平,角落堆放着成堆的生活垃圾与碎木屑。

        她走进其中一间屋子,四处看看。

        横在房顶上的房梁已经近乎掉落,墙壁破损严重,通过墙壁上的破洞,可以看到另一间屋子的大门上贴着一张残破的黄纸。

        呼……

        阴风吹过。

        半张黄纸随风飘动。

        “传说,这里发生过一场极其严重的鬼患,如今看来倒也不假。”

        龙赊月走在村道上,看着四周荒凉残破的村子,若有所思的低声说道。

        不一会,她就来到了山峰村的祖庙门前。

        这个世界小到山村大到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祖庙,祠堂,里面大多都是摆放先人灵位,或是存放骨灰之处,公墓制度在这里并不流行。

        如果没有能力让逝者进入祖庙或是祠堂,那么基本就是乱葬在山林中。

        山封村的祖庙算是整个村子里最好的建筑。

        二层楼阁。

        涂着红漆的木门消失了半扇,另一半歪歪扭扭的挂在门框上,上面也是灰尘满布。

        走进祖庙内,正中摆放着一口黑木灵柩。

        大多人都管这叫棺材。

        其实不对,没有入棺时叫棺,封棺后叫柩。

        灵柩后是一面石墙。

        上面有着许多凹坑,砖头大小,每一个凹坑里都摆放着一个不大的灵牌,显然是山峰村的祖先牌位。

        龙赊月走到祖庙后门,四处看看也没有什么发现,刚准备推门出去时,就发现后门外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嘭嘭嘭。

        门外的人影砸了三下门。

        龙赊月脸色平淡,随手推开满是灰尘与蛛网的木门。

        咯吱……

        门分左右。

        祖庙外赫然站着一个混身青绿,满身断箭的腐败干尸。

        干尸高大,浑浊的眼瞳向下转动。

        吼!!

        干尸刚嘶吼一声,龙赊月突然向前踏出一步,然后一把抓住干尸的脖子,将它直接丢了出去。

        然而,就在不远处的黑暗中,陆续出现十几个这样的干尸,还有一个浑身披甲,头戴铁盔的巨大身影。

        龙赊月眨了眨好看的眼睛,面带讥笑道:“你们这些阎王不要的烂货,大晚上不在坟里躺着,跑出来干什么?”

        她话音落下,有黑雾滔天而起!

        紫芒如雷在黑雾中闪动。

        …………

        数个小时后。

        一队身穿相同制服的人,行色匆匆赶到半个村子都变成废墟的山峰村。

        他们走到已成为变成废墟的祖庙附近,看着一地狼藉,与满地的青绿残尸,面面相觑。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是说有鬼患吗?这是有人先一步赶到,将这些鬼物都干掉了?”

        一个面带刀痕,看起来非常严肃的中年男人走到已经被打成数段,身上有残破甲胄的鬼尸旁,面色肃然。

        “胄甲制式不像近代,从这个鬼物身上的胄甲样式来看,应该是一个偏将之类。”

        队伍中一个年轻人脸色茫然,好奇问道:“头儿,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尸卒鬼!算是尸类鬼物中的高级货了,百战勇卒死而不僵!放在外面高手与之周旋都吃力,普通人遇上十死无生!”面带刀疤的中年汉子语气沉重道:“立刻上报!东夏市有可能发生甲级鬼患!!”

        话音刚落,就有人员编辑出一条特殊加密的信息发了出去。

        中年汉子看着满地狼藉,目光晦暗。

        是谁能将如此规模的尸卒鬼与一个偏将级别的鬼物轰杀?

        这东夏市,怕是要不平静了。

        …………

        午夜时分。

        方平安屋外有敲门声突然响起。

        咚咚咚……

        在屋里睡的口水横流的方平安微微蹙眉。

        翻身,紧紧被子,继续睡。

        过了几分钟,敲门声又响起。

        咚咚咚……

        叩门声落下,方平安瞬间睁开眼,一脸怒气。

        作为一个有起床气且非常嗜睡的人,被打扰熟睡可以说简直就像给他戴绿帽子一样无法接受!

        更何况方平安还是一个在睡觉前思考了人生的苦命娃。

        好不容易忘记令他绝望的生活窘态,进入梦乡,却又被敲门声吵醒。

        这就好比你朋友告诉你,你被绿了,然后绿你的那个人又当着你的面描述绿你的细节,简直不当人。

        可以想象现在的方平安,怒气值基本爆表。

        方平安起身下床,伸了一个懒腰,随手在床头摸出一罐可乐握在手里,修罗骸锁无声的贴身缠绕。

        “谁呀!大晚上敲门,这么急,祖坟被人刨了?!”方平安一边说着一边开门。

        屋门打开,门外正站着一个身型庞大健硕的身形,身上穿着青铜虎贲甲,身后一道猩红残破的披风随风扬起。

        干枯的面庞上有血迹,甲胄下是淡蓝色的内衬,它眼瞳转动,瞪向方平安。

        方平安根本不啰嗦,直接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强化4可乐一口闷。

        “cos了不起啊!干你娘的,半夜敲门扰人清梦,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今儿也得死!”

        而对方只是伸手,摊开宽大的手掌,用沙哑的嗓音说道:“玉……佩。”

        半夜敲门。

        一脸凶相的鬼物只是为了要一块玉佩?

        原本骂骂咧咧,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方平安瞬间愣住。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双方都在诡异僵持。

        我强化4的可乐都喝了你就和我说这个?!

        打!

        必须打!不打不是人!

        半小时后……

        鼻青脸肿的方平安坐在门槛上。

        “大哥您稍等!老弟这就去给你拿!”

        方平安连忙跑回屋子里,将书包中的玉佩取出,然后递给将领鬼物。

        对方浑身被火烧的发黑,但丝毫不墨迹,拿起玉佩,一跃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见鬼物离开,方平安这才悻悻的关上门。

        委屈兮兮的窝进被窝里。

        他抽了抽鼻子。

        打不过,根本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