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15.天下共主!

015.天下共主!

        东夏市。

        阴云笼罩在整个城市上方,漆黑蠕动的云层汹涌滚动,仿佛一幅暴风雨来临之际的模样。

        城市中心街。

        这里现在街上没有什么行人。

        加上天气不好,又是半夜,就连外卖小哥都已经回家休息,两侧高楼林立的中心街只剩路灯还亮着,显得有些荒凉。

        头戴哈士奇面具的年轻人一手揣兜一手转着生锈刻刀,嘴里打着哈欠,“哈啊……这里的守夜人都已经去了北邙山,不用小心翼翼的感觉还挺好。”

        黄袍人没有接话,只是四处看了看,选定一个方向继续走着。

        “我们的时间不多,要抓紧时间,那个墓里的东西虽然强,但是太过神秘,未必能牵扯那些守夜人多久。”

        戴着哈士奇面具的年轻人无聊的摆摆手,“好好好,一天天这么死板,好不容易来一次城里,难道不应该涮一顿火锅吗?我已经多久没吃过火锅了?”

        说到这,年轻人突然顿住脚步,在一旁掰手指算着自己与火锅到底分别了多久。

        黄衣人没有理会。

        头戴面具的年轻人只好叹气跟上。

        两人不一会便走到了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

        黄衣人身上的黄袍蠕动如同水波,他将手伸进波纹中摸索片刻,从中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匣。

        黄衣人将木匣打开,从中露出一块泥塑雕像,灰褐色的雕塑上满是眼球,怪异的口器仿佛是一条条触手,雕塑呈半坐状。

        黄衣人拿着雕塑在手中看了看,然后递给一旁的年轻人,语气严肃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我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

        “没问题,如果出现意外我会出手,为你争取足够的时间。”

        戴着哈士奇面具的年轻人点点头,伸手接过雕塑,直接坐在地上,一手握住刻刀一手拿着雕塑刻起符咒,

        随着年轻人每一次落下刻刀,附近都有一道狰狞鬼影被刻入手中雕塑。

        随着雕刻不断进行,泥塑的眼眸仿佛转动了一下。

        ……………

        墓穴之下。

        五才道人胸口腹部都被破出一个大洞,鲜血淋漓,双目无神的栽倒在地上。

        笑弥勒躺在一旁大口呕血,面色如同金纸。

        在场只剩下寥寥几名四象与郭春刘恩几人,但也人人带伤,轻重不一。

        洞口之上,倒悬在山洞中的最后一口漆黑棺材忽然炸裂,一条手臂飞向李存孝,在最后一条手臂也重新接上时,他浑身鬼气滔天,化作一道汹涌黑柱冲天而起。

        李存孝从黑柱中走出,看着不远处凝神戒备的刘恩等人,他做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错愕的事。

        他没有直接雷霆出手,轰杀在场的所有人,而是将右手背在身后,左手对着他们勾了勾。

        挑衅意味明显。

        刘恩等人仍是满脸凝重,没有出手,只是戒备的盯着他。

        李存孝微微叹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烂长袍,稍微整理了一下,动作缓慢细致。

        做完这些,他缓步向前,步子与常人无异,甚至有一些松散。

        李存孝早就发现他与对面的那群人语言不通。

        但是没关系。

        重活一世,他有大把的时间来了解情况。

        看着畏畏缩缩,在不远处紧张戒备的刘恩等人,李存孝心中不屑一顾,捉对厮杀也好,两军对垒也罢,最忌怯懦胆怯,遭遇强敌?杀过去便是!

        与人争杀就该如此!

        只要镇杀了天下第二人,自然就是天下第一,简单至极的道理。

        也是他李存孝的道理。

        不过在此之前……先用这些人试试自己的实力。

        李存孝双手捏出一个拳架。

        这招他称为:凿阵式。

        凝实的鬼气在他全身激荡,李存孝速度极快,眨眼间一拳崩在郭春胸膛,恐怖的拳劲瞬间在他胸口炸出一个大洞。

        “太弱了……”

        拳劲夹杂着鬼气如虹冲天。

        李存孝出拳不断,这次没有什么拳法招式仅仅是随意出拳,却有拳拳捶打山岳之势。

        片刻后。

        李存孝一身黑衣变红袍,脚下横尸一片。他抬头四顾,当看到一个方向时忽然一笑,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

        身形微动,唰的一下消失在原地。

        随着李存孝离开,墓穴之下一片死寂。

        呼——

        一阵阴风吹过,在干尸将领旁,一团被冻碎的碎渣突然蠕动了一下!

        然后这些碎渣慢慢的蠕动到一起,最后渐渐形成一个人影。

        柳秋水!!

        这个女人居然没死!

        修长苗条的身影逐渐成型,等到身体完全复苏过来后,她看着一地残尸,心情复杂道:“真是个杀星!不行,我得快些离开这里,万一那个怪物回来就完了。”

        …………

        山林间。

        方平安身穿红衣,速度极快的向着山下冲去。

        这个节骨眼就别在意女装不女装了,万一跑慢了,凉的就是自己!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漆黑幽影从天空一闪而过。

        嗵——

        闷声响起,李存孝身穿被血浸红的长袍,从天而降,笔直的砸落在方平安面前。

        一时之间灰尘四起。

        李存孝的声音穿过灰尘:

        “小家伙很机灵,跑的倒是不慢。”

        方平安连忙停下脚步,手里紧紧攥着强化4的可乐,暗地里将修罗骸锁缠绕全身,以防李存孝突然袭击。

        他紧张的浑身紧绷,脸上却挂笑,用他原本世界的话,客套道:“节度使安大人,咱们是老乡啊!”

        李存孝曾任邢州节度使,本名安敬思,而方平安则是故意点出这些。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一些机会。

        毕竟学过历史的都清楚,这些古代将军常年在外征伐,一个个能谋善算,良心不一定都黑成什么样了。

        杀伐果决这一块,能有谁能比这些将军做的更好?

        李存孝听闻方平安的话微微一愣,随即似笑非笑,凝视着少年的眼睛,“哦?居然会说大唐雅言,那你和我说说,现在是哪年哪月,如今谁是皇帝。”

        方平安想了想,权衡利弊后,将自己知道的,包括这个世界并不是他们原来世界的事儿如同竹筒倒豆一般全都说给李存孝。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

        将所有消息都消化干净的李存孝微微叹息一声,神色复杂的抬头,看着被乌云遮蔽的天空。

        片刻后,他突然对着身旁快要被吓成鹌鹑的少年问道:“方平安是吧?你想不想成为这个世界的天下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