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17.六合武册

017.六合武册

        “我苦哇!这日子是真没法过了……”

        方平安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床上,因为心事重重,所以就连身上的红衣都没想到去脱。

        从穿越开始就倒灶的生活仿佛更沉重了。

        现在又摊上李存孝这么个烂摊子,简直就是往他头上悬一把随时可能要命的铡刀。

        奉我为主,如臂挥使?

        谁信谁是大傻*!!

        反正方平安是不信,反而觉得他得找个办法在短期内提升自己的实力!

        至少能在李存孝对自己动杀心的时候活下去。

        想到这儿,方平安连忙从床上起身,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

        不论什么世界,中二与开车都是共同的。

        翻找片刻后。

        方平安盘腿坐在床上,面色复杂的看着床上摊开的几本书。

        他从里面翻出几本还算是正常的。

        “六合武册、身外魔胎、乾坤一气大黄庭、定海神棍术、论女装的重要性、男孩子该如何与女孩子争抢男孩子……”

        方平安拿起那本六合武册在手里翻看。

        这是一部出自布袋戏中的功法招式,功法招式名的中二程度基本爆表,方平安翻看片刻,面色尴尬。

        强化试试看。

        方平安双手捧着六合武册,心中念出强化两个字时,一道提示出现在视网膜上。

        经验值?十万。

        学习:【六合武册:第一式·天雷吼】

        一股诡异的气感凭空出现在方平安体内,炙热刺痛,在他体内经脉间奔流不息。

        同时喉咙痛痒难忍,方平安忍不住连连咳嗽。

        咳……

        伴随着一声轻咳。

        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顺着方平安面朝的方向撞去,轰隆一声,自家的承重墙被轰出一片龟裂。

        这样突然的变化吓得方平安连忙闭嘴,死命的忍住痛痒,看着被轰裂承重墙,方平安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没钱修墙啊!

        大概过去十几分钟,体内的不适才缓缓消失,而方平安看着满是裂隙的承重墙欲哭无泪。

        不过转念一想,要是没有经验值在,这完全就是空谈的武功秘籍也不会被他学会,至于承重墙……应该还能凑合一段时间。

        放下手中秘籍,方平安感觉自己身体暖洋洋的,他想应该是学习六合武册后,凭空多出气感的缘故。

        脑海中不断闪过关于六合武册第一式的种种技巧,方平安越去感悟越是感觉庆幸。

        此功法来自布袋戏中一位名为殁神的强者创造而出,功法霸道非凡,一共有三式。

        第一式:天雷吼。

        声若天雷滚滚,气正刚猛,全力发挥可吼出滚滚雷霆。而且练成之后一呼一吸间,更有天雷鸣响,辅助淬体。

        第二式:左流星·轰天击地。

        常人多是右手重拳,而这一式却是左手拳,左拳必有贯天之势!一拳打出霸烈凶狂!拳劲一出破百里山河,摧天下至坚!

        第三式:右流星·拳倾天下。

        这是最后一式,也是最恐怖的一式。

        天下武术,内圣外王!

        想要递出这一拳,本身要求就极高,更要有那一拳递出之后,可让天下景仰,不论身前何人,都要低头,都要让路的大魄力,大气魄!

        “……如果说曾经我是个底层混子,那我现在是不是已经上升到了最强王者,氪金大佬的高度?”

        方平安感觉自己膨胀了。

        非常之g2强。

        方平安整理了一下思绪,强压下心头膨胀的感觉,在洗手间洗漱过后,躺在被窝里琢磨着六合武册后两式,翻来覆去睡不着。

        自己就剩十万经验值了。

        得找个机会去搞一些。

        …………

        大清早,方平安瞪着一双睡眼洗漱完毕后,耷拉着脑袋一步三晃悠的又重新栽进被窝里。

        今天是周日,仍在休假,所以可以睡一个回笼觉。

        “惊雷!天塌地陷紫金锤………”

        突然,放在枕头充电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方平安被这变故吓了一个激灵,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龙赊月。

        接起电话,龙赊月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今天有没有时间?下午陪我去一趟南郊精神病医院。”

        方平安在被窝里翻个身,无精打采:“下午方丈说有活动,好像是晚上去坟头蹦野迪,没空,抱歉,喂喂喂?信号不好,先挂了。”

        开玩笑,咱是谁?

        氪金带佬!!

        膨胀就完事了。

        方平安舒舒服服的翻个身,准备进入梦乡。

        另一头。

        装潢奢华的别墅大厅内。

        龙赊月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对着身后一众黑衣大汉吩咐道:

        “下午三点,南郊集合。哦对了,把那个方平安绑过来。”

        其中一个带着墨镜,染着红色头发的年轻人,翘着二郎腿,古怪道:“大小姐,不一定非要用普通人当诱饵,更何况他是你的同班同学吧?”

        闻言,龙赊月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着楼上有去。

        “他说晚上没空,要和寺庙里的方丈去坟头蹦野迪。”

        戴墨镜的年轻人嘴角抽了抽。

        女人呐,就是小肚鸡肠。

        人家不就是拒绝你的理由夸张了点,至于把人家往死里坑?

        而且大家还都是同学,真是……

        “咦?虎子染头发啦?说实话,你染红色真难看,绿色可能更适合你……”

        一道妩媚的女声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你特么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啊!!”

        “啧啧啧……”

        “你这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

        下午。

        烈日高悬。

        中心街此时人流如织,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女孩身上的衣服也随之越来越清凉。

        靓丽的风景线就在眼前,方平安坐在椅子上美滋滋的嘬了一口珍珠奶茶。

        嘴里轻轻哼唱:

        “我还是曾经那个少年~兜里没有一分钱~时间不过是考验~咸鱼翻身信念丝毫未减~~”

        他无视身旁一只身穿破烂校服,浑身黑紫色,长着三条和长颈鹿差不多的脖子,三颗诡异恐怖的头颅围绕着他,不断念叨着三句话:

        “喂?!”

        “给我喝一口好不好?”

        “唱的好押韵……我好喜欢……”

        突然,方平安眼前一黑,他被一个粉色的麻袋套了起来,然后就感觉自己后脑勺一疼,不知道被啥拍了一下。

        …………

        一个小时后。

        方平安坐在一辆商务车里,被一群黑衣壮汉围在中间,一脸懵逼。

        啥玩意啊?

        咋回事啊?

        我被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