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18.天雨虽宽

018.天雨虽宽

        方平安一脸懵逼的坐在商务车里,被数名面无表情,戴着墨镜的大汉围在中间。

        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年轻人坐在方平安身旁,他摘下墨镜,伸手搂住方平安的肩膀说道:“嘿,兄弟别怕,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就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嗯……没什么危险。”

        方平安表情怪异,盯着对面的红头发看个没完。

        啧……

        在他的视角,一只一人高,浑身黑白花纹,脑瓜顶都是红毛的大花猫坐在他的身旁,伸出一只爪子把他搂了过去,嘴里嘀咕:“嘿喵!兄弟别怕,我们都是好人喵!……”

        这该死的反差。

        下午三点。

        商务车准时停在了一栋荒凉破败的医院门口。

        生锈的铁门被一串铁链锁住。

        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医院,墙壁上涂着白色的墙漆,但是大部分已经被雨水冲刷泛黄,剥落严重,露出后面的水泥。

        南郊精神病医院几个烫金大字如今落满灰尘,歪歪扭扭的挂在墙上。

        医院入口的玻璃大门破破烂烂,玻璃碎片遍地都是。

        方平安目光打量这家医院。

        突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身材苗条,容貌秀美,头发扎成马尾辫,身穿一身宽松的灰色运动装,板着一张脸……

        方平安有点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

        虽然早就猜到可能是龙赊月搞的幺蛾子,但是真确定下来,他心里那股难受劲,没法形容。

        方平安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旁染着红头发的年轻人:“苗虎哥,你和我说句实话,龙赊月这娘……这祖宗到底要干嘛,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那我可不下车!”

        “……安心安心。”

        苗虎拍了拍方平安的肩膀,翘着二郎腿,自信道:“这事儿很简单,就是这家医院里隐藏着一个东西,我们家大小姐一时兴起,想要找找看。大小姐说了,不管能不能找到,给你这个数。”

        说着,苗虎摊开五根手指头。

        方平安盯着眼前大花猫摊开的五个爪瓣,陷入沉思。

        “五百?”

        “不是。”

        “五千?”

        “也不是。”

        “五万?”

        一头红毛的大花猫点点头。

        “赶快让我下车!”

        方平安窜出车门,艰难的爬上大铁门,刚要准备翻越时。

        啪——

        脚绊在铁门上,一脸拍在了地面上。

        声音清脆,听着都疼。

        龙赊月站在医院门口,看着摔在门口慌忙起身的方平安,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心,她现在有些后悔把他绑来了。

        “龙……大小姐,要找什么?”方平安脸上笑嘻嘻,一幅狗腿十足的模样。

        龙赊月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转身指了指医院内:“是一个布偶娃娃,粉色的,应该就在这家医院的某处。”

        看着脏乱阴暗的医院内,方平安点点头,也没有问其他的事,直接了当的走进去。

        阴风阵阵,医院这种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格外阴冷。

        方平安缓步走在医院过道里,这里是医院挂号大厅,一排排铁质的座椅此时都已锈迹斑斑。

        挂号窗口后空荡荡的,在他的视角下,能看到一只只干枯变形,漆黑如焦炭的鬼物,趴在窗口重复念叨着:

        “嘻嘻嘻嘻,挂号吗?”

        “今天有专家号哦!”

        “挂号挂号挂号!”

        方平安叹了一口气,猛的顿住脚步。

        “哎,各有各的算计,各有各的权谋,咸鱼现在的生活,难免也太水深火热了点。”

        在一个废弃的精神病医院里找东西。

        还是一个粉色布偶。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这五万其实是让自己来这栋闹鬼医院的卖命钱?

        这钱……赚的还挺容易的。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将近六点。

        踏踏踏——

        缓步前行,方平安走在医院内狭窄破旧的小道,两侧是早些年荒废的平房,屋顶都是破的。

        偶尔撇头,可以看到倒梁破壁,蛛网成群,破败中透着一股阴森劲。

        “嘻嘻嘻——”

        走到一半,耳旁突然穿来一阵隐约的女子娇笑声。

        停住脚步。

        “就知道会是这样……”方平安随意立在原地,叹息一声。

        沉默一分钟。

        小道中没有一丝动静。

        嬉笑声仿佛消失了。

        方平安抬脚继续向前走,走出数十步后,仍是没有任何异动。

        “大……大哥哥,我迷路惹,我去给妈妈买她最爱吃的柠檬小蛋糕,护士阿姨说,妈妈吃了柠檬小蛋糕后,病会好的很快的。”

        “但是妮妮迷路惹……所以,大哥哥能不能领妮妮回去,不远的,很近惹!求求你了!”

        就在这时,一名长得粉雕玉琢,皮肤白净的就像瓷器一样的小女孩站在路口旁,手里捧着一小盒蛋糕,她怯生生低着头,仿佛自己做错了事情,不敢抬头看方平安。

        方平安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女孩,眼底有些疑惑,表情错愕。

        小女孩头低的更低了,有些怯怯的后退一步,低着头,将柠檬小蛋糕抱在怀里,对着方平安不停的鞠躬:“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哥,大哥哥你先去忙吧,妈妈说好孩子是不会麻烦别人惹!我……我自己可以回去惹,没事惹,我可以惹。”

        小女孩怯生生的,不敢抬头看方平安,只好低着小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方平安感觉鼻子酸酸的,叹息一声,他蹲下身子,轻轻揉了揉小女孩的头,目光温和道:“妮妮真乖,这么小就知道照顾妈妈了,那大哥哥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眼里满是纯真,干净明亮的眸子欣喜的看着方平安,然后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发黄的奶糖,小大人模样认真道:“谢谢大哥哥!这是妮妮珍藏的大白兔奶糖!大哥哥,妮妮给你糖吃,妈妈说,有什么痛苦的事儿,只要吃一颗糖,甜甜的就会感觉没那么痛苦了。”

        方平安怜爱的揉了揉妮妮的头。

        小女孩可爱的小脸满是认真的模样,她努力的举起奶糖递给方平安。

        “大白兔奶糖啊!大哥哥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奶糖了,这就算是大哥哥领妮妮找妈妈的报酬了,好不好。”方平安温和的笑着。

        见方平安接过她手中的奶糖,妮妮开心的连连点头。

        天色越来越黑。

        破旧没有灯光的医院更是格外阴沉。

        小女孩两眼纯净,她笑容甜美的对着方平安鞠躬,然后怀抱着柠檬小蛋糕,仿佛抱着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妮妮高高兴兴的跑向医院。

        那个没有破旧,人来人往的医院。

        方平安定格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他现在是一个旁观者。

        小女孩跑回医院,瘦小的身体没有挤进电梯,反而被电梯里的人推搡了出来,她只好奶声奶气的抱着小蛋糕去爬楼梯。

        爬到二楼时,小女孩怯生生的抬头,嘴里喘息粗气,看着病院的某层楼,那可怜的模样瞧的人心疼。

        歇了好一会,小女孩才继续奶声奶气的继续爬楼梯,瘦小的身体有些笨拙。

        就在这时,嘭!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从楼梯把手上滑了下来,直直的将小女孩撞倒,怀里的小蛋糕被撞飞出去。

        “你没长眼吗?!爬楼梯不看着点!”

        少年指着小女孩大声吼了两句,然后顺着楼梯旁的扶手继续向下滑。

        “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孩一边道歉一边委屈的眨着一双大眼,有眼泪从眼角滑落。

        小女孩将小蛋糕捡起来,把脏的部分刮掉,却舍不得扔,左右看看没有人,她就偷偷送进嘴里。

        酸酸甜甜的。

        小女孩开心的眯起双眼。

        将小蛋糕处理好,她在原地缓了片刻,抹干净眼角的泪水,然后胆小的靠着墙壁爬楼梯,小心翼翼的模样。

        忽然,一声声惊呼从楼道中传来。

        起火了!

        火灾!

        凶猛的火焰夹杂着滚滚黑烟迅速将医院淹没。

        而小女孩怀抱着小蛋糕拼命的向楼上跑,她要去找妈妈!

        妈妈还在楼上躺着。

        画面到这里消失了。

        方平安从第一眼见到妮妮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死了。

        这是小女孩最幸福的记忆,也是她执念最深的事情。

        奶声奶气的去照顾妈妈。

        在最后一刻,被火焰吞噬,方平安不愿深入去想。

        这个可爱,怯生生,奶声奶气,对任何人都抱有最大的善意,这样懂得感恩的小女孩,她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