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48.懒得说与天地听

048.懒得说与天地听

        叮铃铃。

        午夜11:45。

        一阵刺耳的闹铃声自床头响起。

        方平安侧躺在床上,睁开双眼,顺手拿起枕头旁的手机关掉闹钟,然后从床上坐起身,伸手扒拉一下睡的像是一头猪似的喵路由。

        他和喵路由说好,小睡一会儿,等到午夜到来,就展开死亡之境。

        喵路由对于方平安的这个要求自然是摸不到头脑,不清楚方平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是喵路由还是趁机与方平安讨价还价一番,最终以展开一次死亡之境五十元的价格成交。

        不过得先还清猫粮与猫碗的钱以后,方平安才会支付现金。

        喵路由对此很满意。

        反正展开死亡之境也不需要消耗什么,还能避免被方穷穷拉出街头讨饭,一举两得。

        方平安让喵路由召开死亡之境自然不是闲的没事做,拘灵遣将强化后化作了两个技能。

        拘灵、遣将。

        而拘灵便是以他自己的灵魂为牢笼,开辟出一座镇压鬼神的“小酆都”。

        这也就是说,方平安可以在喵路由的死亡之境中来去自如,随心所欲的抓捕那些受伤濒死的鬼神。

        唯一麻烦的,就剩下想办法找到巩固灵魂的秘技辅助自身魂体,与小心那些重伤垂死的鬼神,在最后一刻拼死反扑。

        不知道通过死亡之境达到的灵魂“远游”,深红冠冕的效果还存不存在。

        如果还存在,那就不用太担心鬼神的濒死反扑。

        喵路由翻了个身,睁开一双朦胧猫眼,深叹一口气,哼哼道:“五分钟,再让我眯五分钟……”

        方平安点点头,煞有其事的模样:

        “成,晚一分钟十块钱,五分钟正好。”

        喵路由又翻了一个身,直接从床上轱辘到地上,一脸怨气,咬牙切齿的学着哔哩哔哩上的留言,恨声道:“方穷穷!我也许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你本来就不是人。”

        “………”

        喵路由心脏一抽,直接跳到方平安脸上,一顿乱挠,“方秃驴,今儿我跟你拼啦!!!”

        …………

        方平安穿着一身珊瑚绒睡衣,双手抄兜。

        喵路由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大包,眼泪汪汪的蹲在他睡衣帽子里,鼻子一抽一抽的,显然是没打过方平安。

        此时,方平安四周是一片起伏混沌的黑雾,数个红点与黄点分散在黑雾中,大小不一。

        很明显,红点越大就预示着对方越强,不过对方是人还是鬼神,那就不得而知,只能灵魂远游,去看一眼才能知道。

        二十分钟后。

        方平安与喵路由来来回回将那些红点黄点全部都点了一遍,其中有人有鬼神,但是方平安没有选择镇压其中任何一个。

        都太弱。

        拘灵名额有限,能达到方平安心中预期的,一个没有。

        最后只能作罢选择先休息,等到明天晚上再看一看。

        …………

        第二天。

        下午快要放学时。

        教室的黑板上贴着一张考表,正是昨天模拟考的成绩公布单,而方平安以掷骰子,犹豫不决全选d等等玄学手段有幸蒙了69分之多。

        及格。

        四周一同看成绩的的同学看到这个,难免忍不住扭头多看方平安两眼。

        这也行?

        要不下次也试试掷骰子?

        班长戴青青可以说是最惊讶的,因为作为班长,有义务留意班级中同学的学习情况,所以对方平安每天上学时散漫的态度了若指掌。

        可以说是班级中最散漫的,最不认真听课,上课趴在桌子上睡觉最多的,就是方平安。

        方平安是不知道戴青青心中的想法,不然一定用白眼翻死她。

        每天上学,不是被鬼神骚扰,就是出门斩妖除魔,锤杀鬼神赚经验值。

        背后还背着李存孝这个大爷,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悬在脑门。

        如今又多了一个深红冠冕。

        要说深红之王没有打着什么鬼算盘,他方平安立马就从三楼跳下去。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放在谁身上,谁能认真学习?

        无视掉同学在一旁的窃窃私语与指手画脚,方平安拎起书包,快步走出校门,回到家中。

        咔嗒。

        喵路由听到方平安开门声,主动从卧室床上跳了下来,跑到门口,面对方平安跃跃欲试道:“老板,今天的五十块什么时候消费啊?”

        方平安在门口换上拖鞋,将手中书包放下,想了想,“等等,先吃晚饭。”

        …………

        东海崖畔。

        一条从东海一侧分流而下,名为乐浪海的地方。

        浩瀚无边的碧蓝海水波涛汹涌,暗礁山石嶙峋,随着夜晚降临,浓厚的海雾随着海面飘荡而起,浓雾遮蔽天空,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星空。

        一座被海水环抱的荒岛,椰林茂密,荒岛的最深处中耸立着一座破旧的石庙,正方形的庙宇被绿色的藤蔓爬满,庙宇门楣上还挂着一块已经腐朽的匾额。

        勉强可以看出匾额上写着百川庙的字样。

        雾气弥漫间,一道瘦小的身影右手提着根细长木质烟枪,左手拖着一条带鱼模样的巨大海怪,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回石庙前,将带鱼海怪摔到一旁。

        随着瘦小身影摔动巨大海怪,雾气被吹散,露出他的真容。

        这是一个身材瘦柔,约莫十六七岁的俊俏少年,一头白发,头戴黑色乌纱冠,左手挂着一串碧绿水精凝结而成的念珠,右手拿着一杆烟枪。

        烟枪通体木质,褐红色,通体有一条金色盘龙,龙头正对烟枪头部。

        少年身披一身棕色长袍,腰间用一圈白布紧紧缠住,有猩红血迹透过白布渗出。

        他刚刚挥动那条巨大的带鱼海怪时牵扯到伤口,忍不住咳嗽两声,暗自恨声嘀咕道:“该死,若不是老夫金身已破,区区一条蛟龙之属,怎会伤到老夫!可恶至极,可恶至极!”

        少年模样年轻,说起话来却老气横秋,不像是个年轻人,反而像是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老妖怪。

        少年缓步走到石庙门前盘腿坐下,下意识抽了一口烟枪,吞云吐雾,心里琢磨着事情,越想越气,最后忍不住又咳嗽两声,原本较为凝视的魂体竟然出现了一丝溃散。

        俊俏少年察觉到魂体异样,只是抽了一口烟枪,扭头看了看身后破庙,摇头笑道:

        “百川送我千万里,这最后一程……”

        “仍是人间好时节啊。”

        这位很可能熬不过今晚就要魂飞魄散,曾掌管天下川流的河伯嘴里低声念叨着。

        嘴里嚼着他说的话,感觉由不尽兴,抽了口烟枪,心头万千感慨到了嗓子眼,却又懒得说与天地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