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51.方破产

051.方破产

        对于妮妮似是柔和,实则杀意冷硬,如同挫骨钢刀一般的话语。无支祁呲牙一笑,嘴角上扬,伸手挠了挠脸上的白毛,啧啧道:“挺聪明一小丫头,怎么就在这些杀伐果决的道理上掰扯不清楚?那个小子在山下小镇,仰仗一身突如其来的力量为非作歹,更是因此横生出一头地府鬼患,祸害四方,罪以致死,你还在这儿宅心仁厚,真是……”

        无支祁吧唧两下嘴,没有说出后面那句捅妮妮心窝子的话,而是说完后翻了个白眼,化作一道浪涌,重新回到青铜阵盘中,让小姑娘自己在原地琢磨。

        小姑娘心善是好事。

        但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味的去当那个烂好人,那就真是让人觉着心中不爽,倍感无趣了些。

        妮妮默默听着无支祁说完,心里自然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

        妮妮如今已经从原本稚童成长为一位高挑秀美的少女,她歪着脑袋,笑眯起一双水灵眸子,自顾自的说道:“道士爷爷说过,人心就像一条泥泞不堪的街道,不是一场大雨过后,就可以清理干净,修道修道,我修我道,既然已经修道了,那总要有个人站出来,当一当这天下烂泥道的扫街人。”

        青铜阵盘中,正面雕刻的那只水猴子一脸呆滞。

        无支祁身在阵盘中,江水滔滔而起,一头老龟背驮大碑从远及近,缓缓踩进江水里,无支祁同时沉入江底。

        妮妮笑道:“你也不用去千里寒潭了,就在伏羲镜中被压着吧。”

        少女眯起眼,想了想,似乎是给自己打气一般喃喃道:“有些道理,不是杀出来的。”

        …………

        周末。

        小巷中。

        学校组织的团建活动就是今天,至于地点是哪方平安没问,一会去学校门前集合时再问也不迟。

        喵路由听闻消息,蹦跳着嚷嚷着要跟着。

        于是方平安与喵路由一人一猫在家里大包小裹,热火朝天的收拾着行李。

        方平安将需要带的,比如换洗衣物,强化可乐,八面汉剑,深渊之牙,等等都直接丢进王之财宝中。

        喵路由则是用一块大桌布,将猫零食,猫罐头,薯片,可乐,炸鱼干,水果,一大堆吃的打包好,然后眼睛闪闪发光的盯着方平安。

        意思明显,想让方平安将她的包裹也收进王之财宝。

        随手将喵路由的包裹收好,下一秒方平安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事儿,他脸色苍白,脚步踉跄一下,无力的跌坐在床上。

        喵路由见状下意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跳到方平安身旁,一双眼眸变为幽绿,警惕的盯着四周。

        方平安心如刀绞,面色黑的吓人。

        没了,全都没了!

        就在刚刚,视网膜上突然出现提示,提示冰夷河伯濒死,是否扣除经验值恢复河伯状态。

        一个河伯而已,能扣他多少经验,难道还能把他榨干不成?

        方平安全然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的选择了是。

        然后恐怖的事儿就发生了。

        方平安全部的经验值在一瞬间,就像脱缰的哈士奇一样,瞬间消失,一滴不剩。

        如今视网膜上,经验值那一行显示着一个大大的0。

        方平安深呼一口气,嘴里嘀咕着:宝藏沉船,沉船宝藏,藏宝船沉……

        他死死强忍着把河伯从小酆都中放出来,然后一拳打死换成经验值的冲动,对着一旁警惕的喵路由说道:“别紧张,没事儿的,走吧,去学校。”

        喵路由仰头看着方平安那张比锅底还黑的脸,耳朵下意识动了动,方穷穷怎么一副破产了的样子?

        不过喵路由没敢问出口,生怕方平安还惦记着把她拴在马路上讨饭的勾当。

        就这样。

        方平安走在前面呜呼哀哉,捶胸顿足,喵路由跟在他身后面眼珠子乱转,不知道琢磨着什么鬼主意。

        不过八成还是想着怎么避免被方平安推出去坑钱。

        一路向前,就当一人一猫快要走出小巷时,望芷艺肩上挎着一个白色帆布包,急匆匆的从小巷外走了回来。

        她见到方平安迎面走来,伸手开玩笑似的打招呼道:“呦,好邻居,听说东夏高中高三有团建,方破产同学也去吗?”

        原本就因为突然破产心情抑郁的方平安,听到方破产三个字当时脸就黑的跟碳似的。

        喵路由耷拉着眼皮,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

        得嘞。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个小娘们八成会被方穷穷拿话戳心窝子活活戳死。

        方平安脸黑绿黑绿的,憋了半天打算问候望芷艺未来十八个儿子,一个儿子一个肤色,可是转念一想,貌似不太妥当。

        最后心里翻腾来倒腾去,也仅是憋出一个难看到扭曲的微笑。

        这仇暂且记下,街坊邻居,报仇机会有的是。

        方平安原本头发秃了就颇有些滑稽,再加上这一笑,望芷艺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望芷艺越笑越离谱,最后笑的扶着肚子直不起腰。

        这还是个笑点低的姑娘。

        方平安黑着脸快步走出了小巷,喵路由赶忙跟上,对于方平安没有拿话戳人心窝子的举动略有疑惑。

        这很不方穷穷啊。

        喵路由仰起头,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偷偷摸摸的小声问道:“方穷穷,你刚才为啥没有拿话戳她?这不像你。”

        方平安挤出一个灿烂笑容,咬牙道:“伤口撒盐是不是?再问杀了你!”

        喵路由被吓了一个激灵。

        完喽……

        方穷穷彻底坏掉了。

        …………

        等到方平安与喵路由赶到学校门口时,距离出发就只剩下十多分钟,不过人还没有到齐。

        就这样又陆续等了五分钟,人全到齐后,由三班班主任带头,依次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客车。

        大客一共三辆,正好对应高三的三个班级。

        方平安上车后,挑选了一个位置靠后,靠窗的位置坐下,喵路由安静的趴方平安腿上。

        之所以选择这儿,主要是位置不显眼,不论任何人,上车看向车内的目光,都是看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所以这个位置如果坐着人,就很容易被人忽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