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59.阿威十八式

059.阿威十八式

        对于河伯拍马屁的话语,方平安斜瞥了前者一眼,心中纳闷,这手拍马屁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河伯见到方平安看他,微微一笑,脸上满是真诚。

        看到如此熟悉的笑容,方平安脸上表情顿时一僵,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海上的方向,他心中有了答案。

        海面上。

        金色的虎符锁链将李存孝紧紧束缚在其中,群龙衔珠的小洞天大门开始迅速收回虎符锁链。

        硌啷——

        锁链挂空,牵扯着李存孝直接砸在方平安脚旁,激起一阵尘土。

        李存孝倒在地上,此时全身绽放出刺眼血芒,正施展全力对抗着周身的金色锁链,一圈圈金红色涟漪自他与虎符锁链之上荡漾。

        不过金色虎符锁链仍是紧紧的束缚着李存孝,没有松开一丝一毫,反而随着他不断挣扎,越收越紧。

        突然,金色锁链上,一根根宛如龙鳞翘起似的黄金短刃刺出,瞬间将被锁链束缚的李存孝刺的鲜血淋漓,跟个血葫芦似的。

        清凉山西边的声势如今闹的有些大,不过有河伯施展开的海雾遮掩,倒也没人发现。

        李存孝此时狼狈不堪,千年尸王的体质足以免疫普通的刀劈斧砍,但是遣将小洞天中的金色虎符锁链所造成的伤害却格外特殊。

        一根根黄金龙鳞刺入李存孝体内,深度足以见骨,只要他每挣扎一下,就是一次痛彻灵魂的千刀万剐。

        原本面相温和的中年男人,此时一脸狰狞,他不顾全身伤势,仰起头,死死的盯着身旁的方平安,气极反笑,“想让我李存孝效忠于你,就凭你,也配?!”

        方平安闻言笑了笑,不以为意。

        李存孝傲气十足才是正常的,像河伯那样,心有傲气却不露,对着他笑脸相迎才说不过去。

        不过既然已经被镇压,那么不论他们愿不愿意,心里有什么算盘,都无所谓。

        方平安低头看向脚旁的李存孝,笑问道:“李将军以为,被遣将镇压后,我还需要问你的意愿?”

        李存孝听到方平安的话明显一愣,金色虎符锁链突然消失,他动作僵硬,缓缓的低头,屈膝跪在方平安身前。

        不过,他眼睛充血牙关紧咬,全身不断颤抖,死死的抗拒着身体的动作,但是却毫无意义。

        李存孝脸色狰狞,鲜血淋漓的皮肤下,一条条青筋宛如蚯蚓似的滚动,他仰起头,想要说话,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看着李存孝苦苦挣扎,方平安笑着摇头,“我若是真想杀你,你猜猜我需要几拳?”

        方平安看着李存孝的眼睛,认真道:“一拳而已。”

        河伯蹲在地上抽烟枪的动作突然一顿,暗自苦笑,自家少爷这含沙射影的手段,也真真了得。

        喵路由蹲在一旁的岩石上,百无聊赖的看着面色不同的三人,感觉有些无聊。

        不理会表情精彩的李存孝,直接将他镇压进遣将的小洞天中,方平安起身向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李存孝的事到此也就算是彻底解决了。

        至于他的意愿如何,方平安就没有去想过。

        被拘灵遣将镇压后。

        愿意,不愿意,他方平安说了才算。

        河伯倒也识趣,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然后自己进入了小酆都之中。

        海底裂谷的事,河伯打算方平安什么时候问,他再说。

        喵路由看到方平安向着山下走,同样连忙起身,快步跑到方平安脚旁,仰着头看着他,猫脸纠结,“方穷穷,你那个锁河伯与那个李将军的东西是啥呀?”

        喵路由可是记得,方平安曾经有一次给它也来了那么一下,只不过没有被拖入那扇门后而已。

        方平安双手抄兜,拣了一条羊肠小道下山,速度不紧不慢,听到喵路由突然如此问,他咂咂嘴,胡说八道:“没啥,只是一个小玩意,我给它取名叫阿威捆绑,是我从一个名为阿威十八式的绝世武功中偶然悟出来的。”

        喵路由听闻后耳朵抖动两下,胡须翘起,煞有其事的凝重嘀咕道:“阿威十八式?绝世武功?!那……方穷穷你能教我吗?”

        方平安表情怪异,斜瞥了脚下喵路由一眼,义正严辞道:“不行,这套绝世武功过于刚猛,不适合动物学,其中有一式名为服务一条龙,全套不打折的招式,更是凶猛,你还是打消学这个的想法吧。”

        喵路由有些不服,刚想要张口争辩两句,却听到有一阵若有若无的细碎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一会,树林深处影影绰绰间,气喘吁吁的宋提刑从山居中走了上来,他身前有一只黄纸小人领路,蹦蹦跳跳,灵气十足。

        黄纸小人见到方平安后飘荡而起,围绕他转了两圈后,啪唧一下摔在地上,动静全无。

        宋提刑扶着腰穿着粗气,见到方平安第一句就是:“哎呦……累死我了……等我缓口气……”

        片刻后,宋提刑喘匀气后说道:“同学,你之前领走的那个小女孩呢?那不是个人,是鬼!!要不是我知道那个小女孩有问题,我都怀疑同学你的是人贩子,炼铜狂魔了,你跑的也太快了!”

        宋提刑这一路追过来,确实累的不轻,如今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

        方平安眨了眨眼睛,一副你在说啥的表情回答道:“啥?鬼?宋同学,你不会是在骗我吧?那个小女孩一出门就被一个自称她妈妈的人给领走了,而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去清凉观嘛,不过我好像走错方向,迷路了。”

        方平安装作后怕的模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宋同学,真有那些脏东西啊?刚才那个黄纸小人和你之前在酒店里施展的那些金色小字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道术?”

        宋提刑一愣,没有回答方平安的问题,而是被他口中的另一道信息所吸引。

        小女孩她妈妈??!!

        啥意思?

        还有一个更凶的鬼呗?

        宋提刑一双好看的眸子在眼眶中打转,琢磨了一会后,从怀里掏出一把黄纸符塞给方平安,然后转身就走,同时说道:“同学,这事儿不对,我先跑……哦不,我去山上搬救兵,你自己小心些。”

        喵路由瞪着眼睛,看看宋提刑,再看看方平安。

        这两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贱的还挺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