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68.方贱贱

68.方贱贱

        收起“大雾”后,方平安周身的雷霆渐熄,体内急如潮汐拍岸的气血也渐渐平复下来,透过布偶服,有一股灼热雾气弥漫。

        他左右转头看了看一楼四周,此时满是狼藉,说是残垣断壁也不为过。

        四处看看,确定没有鬼物遗漏后,方平安站在原地伸了一个懒腰,脊背顿时传来一阵噼啪爆豆声,驻足片刻,转身跳过一个一米左右的大坑,踏着还算完好的楼梯,向四楼走去。

        喵路由此时贼兮兮的从他胸前探出头,仰头看着方平安,有些好奇的问道:“方穷穷,你刚刚为啥不下杀手啊,我感觉得到,你刚刚没有用全力,难不成……”

        喵路由嘴巴上的胡须皱起,一双猫眼半眯,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凶光,语气顿了一下,紧接着说道:“好哇!你该不会是看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动歪心思了吧?!也对,你弯弯肠子那么多,一定是!”

        紧接着喵路由头上就挨了一板栗。

        方平安瞪着一双死鱼眼,嘴角抽搐两下,咂咂嘴不知道该怎么和喵路由这个白痴解释清楚,最后话在肚子里倒腾两遍,解释道:“你不觉着这家酒店里的鬼物来的太突然了吗?突然间如此多的鬼物袭来,其中还夹杂着鬼面童子与3199这样较为特殊的存在,其中事情蹊跷,更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喵路由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仰头看着方平安,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方平安心中似有若想,突然摇头感叹一句,“赤裸裸的阳谋啊。”

        不过喵路由还是不死心,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吧唧吧唧嘴,追问道:“那你为啥不杀了那两个女人?要是我的话,我一下就能让她俩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方平安此时走到二楼拐角,左右看看确认没人,他便偷偷溜到其中一间墙壁倒塌的客房中,把喵路由从胸前口袋中拎出来,将布偶服脱下,然后整个人往地下一躺,来回打滚。

        喵路由一脸呆滞的看着满地打滚的方平安,感觉十分莫名其妙。

        方穷穷这是被它给问傻了?

        十几秒后,浑身沾满灰尘的方平安从地上站起身,走到客房原本是卫生间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一面镜子碎片,对着自己照看,感觉自己的脸有点不太行,于是他又从地面抓了几把土涂在脸上,做完这些方平安才满意的点点头。

        喵路由实在起忍不住问道:“方穷穷,你这是……?”

        方平安收拾完一切,转身走出客房,继续向着四楼方向走去,同时低声说道:“你问题咋这么多?十万个为什么啊你,第一个问题,那两个女人使用的东西稀奇,我感觉其中有不少有趣的事,所以没杀,放长线钓大鱼,第二个问题……一会万一有相关部门的人来,我好演一波,看看能不能有些什么心理安抚费什么的。”

        听到方平安解释的喵路由目瞪口呆。

        这就是人类吗?!

        喵路由一脸认真,“你以后别叫方穷穷了,改名吧,叫方贱贱。”

        方平安扭头看了一眼喵路由认真的模样,撇撇嘴,“家里的承重墙到现在还没有翻新,窗户也没换好,说起来窗户还是你打破的。这里外里都是钱呐!难不成我还真就仗着自己的盛事美颜去会所当牛郎?虽然说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眼睛一闭的事儿,吃亏也没多吃亏,赚的还挺多。不过听说最近会所不好混呐,什么富婆快乐球,富婆快乐火,最恐怖的还有个什么富婆快乐鱿???”

        喵路由脸通红,蹲在方平安肩头,脸扭到一侧,尾巴甩来甩去,明显是听懂了。

        看着阴阳怪气的喵路由,方平安一脸懵逼的问道:“所以,富婆快乐鱿是个啥?我是真不清楚,你给我解释解释?”

        沉默片刻,喵路由声音低如蚊蝇,断断续续的解释道:“就是……一种油脂很多的鱿鱼而已,也没啥。”

        方平安点点头,果然也有大问题。

        …………

        四楼比一二三层都要完好无多。

        回到408号房,方平安也不顾全身多脏,直接往躺在床上,说道:“解除里世界吧。”

        喵路由闻言点头,自顾自的走到床头枕头上爬下,一阵金色的倒三角阵图自它爪下亮起。

        酒店中,灰暗的颜色开始退去,随着里世界消失,建筑破损的地方开始恢复如初,而那些被困在里世界中的旅客,同时在里世界消失的瞬间全部晕倒。

        仿佛在里世界消失的一瞬间被抽走了精气神一般。

        解除掉里世界后,喵路由居然打了一个饱嗝,不过它用双爪死死捂住嘴巴,没有发出声音。

        不过喵路由一张猫脸有些纠结,担心自己不说,方平安万一以后知道了,他想歪了该咋办?

        喵路由搜肠刮肚,琢磨着将里世界的一些规则告诉方平安,给他解释清楚,以免误会。

        只是当喵路由琢磨好措辞,准备和方平安说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呼吸均匀的轻鼾声。

        …………

        天恒市。

        银杏大道。

        银杏大道位于中心城区与市高速公路不远的一处安静地界。

        大道两侧栽种满了绿植,低矮的棕茶罗树依次成排,经过人工栽培,种植而成的灵芝松将马路隔开。

        说是大道,实则是一处拟林社区。

        银杏大道深处有一栋不同于周围高楼大厦的大宅子,高墙朱门,门前有两尊两米高的玉质石狮子,雕工精湛,玉石狮子活灵活现,身上的毛发爪牙都栩栩如真,尤其是它们那一双眼睛,灵光闪动。

        一位面相慈眉善目的老妪此时坐在床边伸手帮躺在床上的少女正了正被褥,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宋玉暖眼神中满是疼爱,老妪没有转头,对着身旁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说道:“提刑那个小兔崽子先不提,玉暖只是去了一趟清凉山,差点把命都搁在那,玉暖的结果你这个当爹的也看到了,出手的人拳劲爆烈,刚猛异常,这还仅仅是拳锋剐蹭,包括我给小玉暖的保命隐蛟玉,这才保住了一条命,你这个当爹,为人父的别装哑巴!我在问你话!”

        老妇人越说语气越凶,而且“为人父”这三个字咬的很重。

        中年男人身穿一身淡灰色西装,面色温和,不过此时厉声道:“妈,您惯着孩子我理解,但是玉暖的性子您也知道,总是把一些所谓的‘江湖道义’挂在嘴边,这次出事儿,具体缘由我会查清,如果到时真是对方有错那定然是要找对方掰扯掰扯,不过如果是玉暖有错在先,那这次就算了吧,全当买个教训,总比以后在招来横祸强。”

        老妪也并非不讲理的人,只不过老人大都隔辈儿亲,看着孙女被人打成这样,心里心疼的紧,不过听到儿子的话,全落在道理上,根本没办法反驳,老妇也只好闭上眼睛,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