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71.我卖我自己(3500)

071.我卖我自己(3500)

        随着时间流逝。

        大概一两分钟左右,方平安一直握着齐厄的手不断拍拍打打,像是老乡久别重逢一般,热情非常。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方平安是因为突然经历那样诡异的恐怖事件,被吓的够呛,所以才会对来人这么热情。

        不过喵路由心里门清啊。

        它就趴在床上,斜着眼看着方平安握着齐厄的手,碧绿的眸子绿油油的,其中满是兴奋。

        按照它在哔哩哔哩上看到的其他姐妹所说。

        这叫腐眼看人基。

        最后齐厄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有些苍白的脸上隐隐透着绿意,他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手背都被方平安搓红了。

        可见刚刚方平安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不过为了不引起多余不必要的注意,所以方平安没有握的太紧,不然就算齐厄把胳膊撸折,也未必能从他手里拽回自己的手。

        方平安看到他们手里的手提箱就知道,他们和慕思北定然是出自一个部门或是组织。

        在没有使用那个手提箱之前,他们的身体素质也就比普通人多出一点而已,要是想和方平安比拼肉身力量,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坐在一旁的织茁笑眯眯的看着脸色难看的齐厄。

        要知道,齐厄在基金会中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做事风格诡变,市场不按套路出牌,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遇到了对手。

        就算他做事风格再如何,一个男人遇到另一个疑似对男人感兴趣的男人,那么任谁都不会舒服,甚至可能会浑身难受,想要早点离开。

        齐厄转头看了一眼织茁,他的脸色难看非常,又黑又绿,但是关乎scp的事件,又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只好回过头看向方平安,硬着头皮继续问道:“宋提刑让你向外跑,然后呢?你都看到了什么?”

        方平安想了想,开始胡扯起来,不过他仍是一脸认真,旁人丝毫看不穿,“那就跑呗,还能有啥,你是不知道,当时他又是在屋子里摆水碗又是在墙上贴纸贴,我哪遭过这个,所以打开门就往外跑,开门后我还顺手救了一个‘小女孩’,说起来,这算是好人好事了吧?咱们这做好人好事有没有奖励?三千五千都成,实在不行你们给我做一面锦旗,给我十八块钱我也认了。”

        齐厄感觉自己的脸皮有些抽筋,他抿嘴深呼一口气,穿着黑色皮鞋的又脚不断点动,心里这个别扭。

        他就感觉眼前这个高中生是真的不讨人喜欢。

        甚至让人反感。

        非常反感!

        齐厄下意识的伸手握住脚旁的手提箱,然后又松手,脸色难看,甚至有些冷硬,他不耐烦的说道:“没有,我们部门只负责处理事件,好人好事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你跑出去后都看到了什么?”

        方平安答非所问,轻声提醒道:“长官,你的脸色有些难看啊,没关系吧?”

        齐厄脸色瞬间难看到极致,豁然站起身,目光冰冷的看着方平安,咬牙说道:“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如果不说,那就是有隐瞒的嫌疑,所以得跟我们走一趟。”

        方平安装作惊恐,似是被齐厄突然的变化给吓到了,他戳戳不安的结巴道:“我……我……我说……我一出门就发现酒店的四周墙壁和布置都变得……变得非常老旧,就是很破败的感觉……你懂吧?然后我就一直跑,跑着跑着,就跑到了酒店西面的树林里,再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说到这,方平安语气顿了一下。

        “继续。”齐厄重新坐在椅子上,脸色缓和了一些。

        织茁似乎有些听的累了,不过感觉方平安两人聊天挺有意思,所以从门口走到床上坐下,她刚要伸手去摸喵路由,后者一脸嫌弃的跑开了。

        喵路由眼中满是嫌弃。

        方平安张嘴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然后继续说道:“醒来后我就遇到了宋提刑,和他说了情况后,他便直接跑了,说是回去找帮手,而我自己就回到酒店,然后我在四楼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色布偶服,多啦a梦款式的,看起来还挺帅,不过有些看不清脸,我刚看一眼,那个穿着蓝色布偶服的人便突然出手,把我给打晕了过去,不过我在他动手的一瞬间,模糊的看见了他的脸……”

        齐厄闻言眼睛一亮。

        慕思北告诉张鸣打伤她的人是一个身穿蓝色布偶服的神秘人,而张鸣自然也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齐厄与织茁。

        不过话到这,方平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齐厄看着方平安那副欲言又止,面无表情,这样的人他遇见的多了,有的时候怪异事件发生在大山的村子里,有的村民淳朴憨厚,而有的则是会用一些他们知道的消息换取一顿酒菜或是一些钱财。

        而像方平安这样,明明只有十几岁,正是心高气傲,叛逆的时期,却还舍得脸皮做这样的事,着实少见。

        齐厄这次很痛快,直接从西服的上衣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钱包,从中唰唰唰,抽出五张红票子递给方平安,恍然道:“虽然我们部门不负责好人好事,但是救人者还是要有些奖励的,这是五百,你先拿着。”

        似乎想到了什么,齐厄刚说完便又接了一句,“你也不用张口要了,锦旗没有。”

        方平安咂咂嘴,也不客气,一边说着这多不好意思,这不合适,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因为做了件好事就收钱,一边双手死死的抓紧那五百块,从齐厄手里拽了过来,揣进兜里。

        织茁只是歪头看了看这略有意思的一幕,便重新转过头,手里拿着一条牛肉干,这是她自己吃的零食,逗弄着喵路由。

        喵路由进退两难,吃还不是不吃,这个史诗级难题摆在眼前,让它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五百块钱入袋为安,方平安心里感叹这个价钱有点少,好歹也是他自己卖自己,只给五百,多少有点打脸。

        所以他打算坑齐厄一把。

        方平安想了想,搜肠刮肚的琢磨了一大圈,最后将目标定在了一个人身上,于是说道:“那个人的长相比较俊俏,一头比较长的头发扎在脑袋后面,我好像在哪见过那个人,我想想……哦,对了!那个人有些像清凉镇中一家馄饨铺的老板,我在他那吃过一碗馄饨来着!”

        齐厄闻言微微皱眉。

        清凉镇的馄饨铺子,没有十家也得有五六家,这里毕竟是清凉山,清凉观的道场,如果一家一家去找,动静太大了些,到时候,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了就不好了。

        “能不能说清楚一些?”齐厄又从钱包里抽出五张红票。

        关于线索,不管有用没有,这点钱都值。

        方平安再次接过五百块钱,回答的嘎嘣脆,“那家铺子我记得匾额非常不一样,是一块木头劈柴写的,上面就四个字,希言自然。”

        齐厄表情怪异。

        希言自然,清凉观?

        在一旁逗猫的织茁同样很是惊讶,不过想想却又合理。

        除了清凉观的那位嫡传弟子,在清凉山的地界,又有谁能将慕思北打成那个样子。

        这个线索还是很有意思的,不论真假,他们都可以借着这个理由,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毕竟基金会的性质与佛道两家不同,所以难免会有冲突,大小摩擦不断,却又从没占据过上风。

        而这次打伤慕思北是小,3199的失踪事关重大,就这一件事,他们基金会就要好好和清凉还掰扯掰扯。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齐厄与织茁感到一阵头疼。

        站在基金会的角度来看,这个线索是不错,可是站在他们俩的角度来看,那这事就很难办了。

        基金会高层不怕清凉观,甚至不怕龙虎山。

        但是他们这些调查员,检察官怕啊。

        如何去和清凉观交涉,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成了一个大问题。

        齐厄与织茁各自怀穿着心事从408号房中走了出来,此时门口正站着七个全副武装的九尾狐成员。

        齐厄对着其中小队的队长做了一个隐晦的手势。

        后者面色坚毅,严肃的点点头。

        那个手势的意思是,

        监视,盯紧目标。

        织茁自然也明白那个手势的意思,手里拎着她的戮神武,酒店走廊里回荡着她高跟鞋踏在瓷砖上的哒哒声,她轻笑道:“怎么?你认为那个少年有问题?”

        齐厄一手揣进西装裤兜,一手拎着手提箱,目光看着前面,点头道:“多少有点问题,不过应该只是一些少年心事,毕竟……”

        齐厄揣进西装裤兜里的手拿出,手里正拿着一个类似于三足虫似的小型机器人,此时三足虫的头顶闪烁着红光,他继续说道:“毕竟,那个少年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织茁看到那个三足虫后面露古怪,有些嫌弃道:“这就是改良后的叱灵虫啊,有点丑。”

        叱灵虫本是一种可以寻找,告知特殊能量的异虫,不过寿命极短,从虫卵到死亡,只有三个月。

        而叱灵虫能够感应,寻找特殊能量的能力则成了辨认能力者或是修士的重要手段。

        为此,基金会高层开发出了一种技术。

        将叱灵虫成虫改造成类似纳米生物!

        这样既可以延长它的使用寿命,又增加了可控性。

        …………

        客房中。

        一道飘渺的水气弥漫,隔绝了屋里屋外的天地。

        方平安将刚刚“卖自己”所得来的一千块揣好,喵路由嘴里叼着牛肉干,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方穷穷贱贱,你刚才为啥要那样说啊,那样岂不是对方一去那家馄饨铺子就知道你在说谎了?到时候对方反应过来,岂不是就像河伯所说的引火烧身?”

        方平安摆摆手,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目光落在窗外,啧啧道:“这有啥,到时候和稀泥就成,最多对方也就是认为我在骗他们,实在不行,我就让鬼面童子和河伯李存孝他们去劫杀掉他们不就完事了。”

        喵路由闻言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嘴里的牛肉干都掉在了地上。

        方平安无所谓的解释道:“不用这么惊讶,劫杀的事儿未必如此,毕竟人心鬼蜮,到时如何发展谁又说的清楚。”

        “需知道,人心此物,脆如琉璃,经不住几下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