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73.修道与乘黄

73.修道与乘黄

        清凉山盘山公路下。

        四面环山,梯田分布。

        断岩石阶之上有着二十几户人家,都是围墙大院,墙壁刷着白漆,有的干脆是青石砌墙,因为临海,潮气重,又加上春雨的关系,青石上长满了青苔。

        一眼望去,虽说没有如今的城市繁华,却远离喧嚣,宁静的青石小路两侧路间缝隙生出嫩草,微风抚过凭空多出一股令人心神安宁的舒适感。

        王式头戴竹折帽,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下身穿着一条针织面料的黑色九分裤,脚上穿着一双有些脏的黑色运动鞋,肩头扛着一个锄头,腰间还挂着一个水杯,就这样的一身打扮,晃晃悠悠,踩着朝阳,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一路走向某处梯田。

        青石小路最靠里的那一家小院是他的,连带着还有一块距离小院不远的梯田也是。

        梯田中种了半亩清凉茶种了半亩茄子白菜,每年的春秋,他都会来这忙活梯田里的活计。

        王式很喜欢清凉山这个地界,气候宜人,除了下雨阴天屋子里的被褥潮了一些以外,其他的都挺好。

        这里没有城市的车笛喧嚣,人烟不多,自己种一些瓜果蔬菜,小日子过的也挺舒服。

        而且也有助于修道。

        他师傅常说,宁搅一江水,莫扰道人心。

        不过他感觉,修道这事儿,其实没什么讲究,现代人总把修道当作多么高大上的事,其实哪有那么复杂。

        王式一路穿过田间小路,来到了属于他的那一块梯田前,找了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坐下。

        伸手掏兜,摸出一包塑料袋包好的腌咸菜和一个馒头外加一个鸡蛋,就这么拿起来吃。

        咸菜酸辣,配上一个白面馒头,吃的也是有滋有味。

        晨曦渐升。

        修道修道,不就是在心中修出一条大道,至于这条大道指向何处,最终能修多长,那就全凭个人人心。

        城里的年轻人或是上这岁数的都以为修道一定要出家,进道观,这是哪门子道理?

        有时候看到网上网友留言,说什么道家式微,全怪道家门槛高,现在满地修佛庙,道观有几家云云。

        王式想到此处,微微一笑,将先前装有咸菜馒头的塑料袋团起来揣进裤兜,起身拎起锄头下地干活。

        什么时候道家门槛高了,他这不就在修道。

        儒家常说“正人君子,需正直。”

        正身,慎独,律己。

        正人君子,直道而行。

        这不就是正直?

        佛家常说,人人皆有菩提相,人人皆佛陀。

        都是一个道理。

        修道更加简单些,多看看路边花草,碧树参天,在心里修出一条“正道”即可,如果修歪了,就是老人口中常说的“歪门邪道”了。

        锄锄铲铲,累了休息一会,渴了口口茶水,就这样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二点多,王式才将一亩梯田收拾完大半。

        这样也就可以了,虽然没有彻底收拾好,但是也不耽误长庄稼。

        王式扛着锄头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位骑着摩托车的中年汉子,个子不高,皮肤被太阳晒得有些黑,两人正好走对脸,他先开口打招呼道:“刘叔,这是要去哪?”

        骑着摩托车的中年汉子斜停在路边,一腿支地,笑着回道:“哈哈,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道观不忙了?看你这身打扮,又去收拾田去了?收拾的咋样,如果忙不过来和叔说一声,叔顺手帮你收拾了就成。”

        王式一手扛着锄头,一手挠头,“收拾的差不多了,不过我还真得麻烦叔你帮帮忙,我这下午就得出趟远门,估计没有一两个月回不来,所以田里浇水施肥的事儿,就得麻烦一下叔你了,等我回来了,去找叔喝酒!”

        中年汉子笑的开心,将摩托车停在路边,走到王式身旁拍着他的肩头爽朗笑道:“你小子,年轻人就要出去闯闯,老和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样,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就不像话,放心出去闯,家里叔给你照看着,不过小子,你这年纪也不小了,要不要叔给你把把关,张罗一下相亲,村里老王家的闺蜜就不错,听说是高材生,如今呐……”

        王式一听话头不对,赶忙扛着锄头向前快走两步,他嘴角抽搐,干笑两声:“哈哈,那个啥,刘叔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啊,我和另一头约的时间快到了,等我回来就去找叔你去喝酒啊!”

        说完王式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中年汉子看着跑的略有狼狈的年轻人,摇头笑骂道:“这个臭小子……”

        …………

        回到小院,王式大概将屋子里收拾一下。然后将身上下地的衣服换下,又换了身行头。

        宽松的蓝色背心,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机车服外套,休闲的工装裤与一双墨绿色登山鞋。

        大概收拾妥当,他抄起桌子上的水杯,将小院大门锁上,直接想着清凉山的某处荒山走去。

        山路崎岖,不过远离人烟后王式展开身形,像是一只猿猴似的穿梭在山林间,行动极快。

        大约赶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后,王式停步在一处海拔较高的山峰断崖边,四周群山连绵,云海蒸腾。

        身前断崖绝壁,身后翠绿丛生,古树参天。

        王式坐在一块大石上,百无聊赖的等着。

        不一会,一道俏丽身影从山林间出现,正是龙赊月。她肩头还坐着那个在清凉观祖师堂撒泼的黄袍小人。

        黄袍小人双手插袖,率先飘飞而下落在断谷旁,一脸的不情愿,他臊眉搭眼的张嘴骂道:“他奶奶的,李阳离这个孙贼的心绝对是黑的,居然让我送你们去那么危险的地界儿,王式小子,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想要借机搞我!”

        王式坐在大石上,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闭目念叨着无量天尊,死活不接黄袍小人的话茬。

        龙赊月眼睛弯成月牙,笑看着气得直跳脚的黄袍小人。

        最后黄袍小人一怒之下转身跳下断崖。

        下一刻,雷霆骤起!

        狂暴的雷光从断谷下迸发。

        紧接着,整个山峰都跟着发出一阵剧烈的摇晃,山势震荡,搞得清凉山脚下的居民还以为地震了,人心惶惶。

        一股来自莽荒的气息冲天而起,随即,断谷下伸出了一只苍黄兽爪,一条绒黄色的遮天巨尾指天竖起。

        巨大的狐首从山谷下探出,眼神郁闷,怪异的是,它的背后居然生有一对硕大龙角!

        黄帝时有腾黄神兽,其色黄,状如狐,背生龙角龙翼,其名乘黄!

        龙赊月与王式一同跳上乘黄后背,龙赊月扶着一根龙角,说道:“先去恒天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