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79.白凯

079.白凯

        清凉山脚下。

        被李阳离称作兵家大佬的佝偻老人,一手扛棺,一手提着黑皮灯笼,说完那句,世人皆苦,我扛七分的“豪言壮语”后,便悠哉悠哉的下山。

        李阳离起身,无声的跟在老人身后,默默送他下山,直到过了清凉观的门槛,中年邋遢汉子才挥挥宽松布袍的袖口停住脚步,面色由先前的跳脱模样,变得越发阴沉。

        就是如此,默默注视着佝偻老人一路下山。

        过了山脚。

        一道青色霞光辉映出现在老人身旁,正是先前那名叫沛青的英魂神将。

        此时,他身上穿着的青色甲胄隐隐透着紫意,右臂与半边身子都有些大片大片的烫伤,皮肤焦烂,伤口处流出的既不是血也不是其他,而是紫色的汁水。

        从沛青身上的伤是来看,显然之前白凯那次攻击,不但力道极大,而且还夹杂了一些其他属性的伤害,似乎……有毒。

        沛青出现,也不顾身上伤势,直接伸手从老人肩头轻接下那口木棺,也不顾身上伤势,直接扛在已经血肉模糊的右肩膀上,同时嘴里念叨着:“我说老大人,您没事跑到清凉观转这一圈有啥用?说道那些个碎嘴的话我也听着了,都是些云里雾里,说给李阳离听,对您的计划有什么影响吗?可是您的打算……”

        面色坚毅的青甲神将扛着木棺,脸色平淡,丝毫没有因为棺材压在伤口上而脸皮变色,只是说道佝偻老人去清凉观时,那眉飞色舞的模样,活生生就是个八卦漏子。

        呼!——

        忽然。

        一阵清风吹过。

        一道不起眼,阴沉墨黑从黑夜中悄然绽放。

        墨黑越来越重,最终,一道窈窕的身影从中浮现,缓步而出。

        黑袍黑甲,纹金腾龙自她黑甲背部腾起,绕过右肩,狰狞龙首正对胸前,她一经出现,便直接走到佝偻老人身侧,冷声道:“沛青,有的问题,该不该问,总要做到心中有数,没大没小也就算了,事关重大,直接开口询问成何体统?要是有有心人此时就在附近,出了问题,拿你试问?”

        如同寒冰刺骨的黑甲女人言语冷硬,说话间,语气中没有任何人情味,仿佛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沛青见黑甲女人出现,下意识的缩缩头,听着女人毫不客气的话也不敢吱声,只能哼哼唧唧的嗯啊答应,丝毫不敢反驳。

        没办法。

        谁让人家无论生前死后都是一等一的大将。

        而自己嘛……

        先说官衔是偏将,其次人家也没说错,直接问这个,要是按照军营中的法治来说,却是不对。

        佝偻老人手提黑皮灯笼,出了清凉山的地界,一路向北走着,进入市区后,黑皮灯笼中亮起蒙蒙火光,灯光照耀在老人与两名神将的身上,如同三人融入黑暗,哪怕与路人擦肩而过,路人仍是没有任何发觉。

        随着三人渐渐深入市区,路灯亮起,马路两侧种植的绿植上还挂着一条条斑斓的跑马灯,高楼大厦的正面亮起一幅幅动态画面,繁华喧嚣。

        三五成群的少男少女互相有说有笑的来往于街道间,一对对情侣打打闹闹,开心嬉戏。

        也有身穿正装西服,坐在路旁台阶,一脸颓废,因为工作忧愁,担心明天是否会被老板炒鱿鱼的中年男人。

        佝偻老人提灯前行,看着眼前一幕幕场景,笑道:“行了,别吓唬沛青了,这有什么能说不能说的,老夫去清凉山,主要不过是打声招呼,让李阳离帮忙和龙虎山打声招呼,让山上那位老天师知道,我已经动手了。”

        沛青目不斜视,一脸正气的扛着棺材,也不搭话,那副模样似乎在说,老人说啥都和他无关。

        黑甲女人扭头看了沛青一眼,同样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神复杂,似乎想说些什么,只不过最后没有说出口。

        又无声走了一段路,期间七拐八绕,最终老人走到一处小巷口前停住脚步,他抬头看了看小巷尽头,那宽敞的土地都被翻开,原本种满花草的地里此时光秃秃的,啥也没有,一个大坑正正好好堵在路中间,要是想开个车或是骑摩托车过去,那完全就是做梦。

        沛青扛着木棺,皱眉看着小巷内的一切。

        他就感觉,这个小巷子似乎遭了野猪,瞅瞅那道路两旁光秃秃的花圃,再看看那些被翻起的土地。

        那个卡在路中间的大坑更是离谱,怎么看起来,像是被人一拳拳打出来的?

        沛青遥了摇脑袋,甩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黑甲女人则是目光冰冷,面无表情的站在老人身后,对于小巷中的一切漠不关心,见怪不怪。

        夜色朦胧。

        半轮残月洒下稀薄的月光。

        佝偻老人走到大坑前低头不语,沛青扛着木棺跟在身后,黑甲女人同样。

        过了片刻。

        老人突然抬起头,对着沛青招手,然后指了指大坑处,怪异道:“怪哉怪哉,整个东夏市,除了清凉山与北邙山以外,这里的山水之旺,足以胜甲一方。既然如此,那就这里吧。”

        “明白!”

        沛青直接将棺材竖进大坑中,然后将棺材盖打开,老人手中提着黑皮灯笼转身,直接钻进木魄永昌棺中,随后,沛青再将棺材盖上,然后与黑甲女人两个人,一同将老人埋进土里。

        最终,沛青与黑甲女人彻底将大坑填平,夯实地面后,两名神将化作两色虹光,消失在原地。

        …………

        隔天,天色微亮。

        方平安睁开朦胧睡眼,从床上晃晃悠悠的直起上身,就这样坐起上身缓了三五分钟后,精神头上来,他这才翻身下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漱。

        喵路由被方平安起床的动静吵醒,抬起头看了看,随后再次蜷缩起身子,吧唧吧唧嘴,接着睡。

        踏踏踏。

        方平安脚上踩着拖鞋,还有些迷糊的走进洗手间,他直接打开水龙头,从中掬起一捧凉水在脸上搓了搓,这才顿时精神不少。

        哗啦啦的流水声嘎然而止。

        用冷水洗完脸的方平安直起身子看向镜子,这时他才发现。

        不知何时,他的发鬓处,竟然挂着一个白色的鲸鱼状生物。

        定睛细看。

        白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