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80.起名鬼才方平安

080.起名鬼才方平安

        方平安侧着头,一脸诧异的看着镜中倒映出,挂在发鬓处的苍白鲸鱼。

        它腹部一排细小的触手不断舞动,有的勾起来挠着肚皮,有的则是不安分的散在身体两侧,晃晃悠悠。

        ???

        对于白凯的出现,方平安满头问号。

        它不是变成那么大个儿,然后飞走,去追纱绮罗了吗?

        怎么睡一觉起来出现在自己发鬓上了?

        难不成……!!!

        方平安突然浑身僵硬,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在洗手间里呆立片刻后,方平安手忙脚乱的跑回卧室,开始掀开被褥,四处寻找起来,等到他将床上被褥与喵路由和枕头都翻遍,也没有看到哪怕一丝有人出现过的痕迹。

        如此,方平安才打消脑海里那个不现实的想法。

        重新将床收拾好,铺好被褥,喵路由一脸不爽的从地上跳到床上,斜瞥了方平安一眼,嘴里小声骂骂咧咧的重新趴下,准备睡个回笼觉。

        只不过它斜瞥的这一眼,直接看到了挂在方平安发鬓处的白凯,喵路由先是毫无感觉的转头趴下,随后瞬间抬起脑袋,目光死死的看着方平安发鬓间,表情糟糕。

        啊……方穷穷这该死的运气,真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坏了呢。

        喵路由看了方平安发鬓旁一小会后,收回目光,心里暗自嘀咕。

        游荡在极暗之海的不祥,尖锐嚎叫,带来大破灭的遗失巨兽,亦是深海的眷族。

        这种诡异的东西,怎么也要提醒一下方穷穷。

        不然,万一带来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可是这头遗失巨兽就挂在方穷穷耳边,现在要说的话,绝对会被对方听到,到时候……

        算喽算喽,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也不迟。

        毕竟以方穷穷的实力而言,还不至于如此受制于人。

        想到此处,喵路由略有些懊恼的低下头,闭上眼睛,打算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儿都先放在脑后,等睡醒一觉再说。

        酒店屋子就那么大,再加上如今实力如日中天,方平安自然发觉到喵路由的小动作,只不过他当作没看到,正一脸遗憾的摇头晃脑,感叹人心不古。

        剧本不对啊!

        人家不都是送完东西,主人公躺下后发现身旁躺着个青春美少女,或者一觉醒来,发展身旁正躺着一位有容……

        到他这怎么就变成了一头诡异鲸鱼呢?

        思来想去,方平安咂咂嘴,小声抱怨道:“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白凯化身成为大号咸鱼,挂在方平安发鬓处,发出阵阵低沉虎吼,絮絮叨叨,似乎是在对着方平安说什么。

        不过方平安哪懂这个,也听不出它到底在说啥。

        虎吼声断断续续,直到最后白凯闭嘴,不再发声。

        方平安站在原地,一手扶着另一条手臂的手肘,一手扶住下巴,眨巴眨巴眼琢磨道:“你……不是在骂街吧?”

        “吼!吼!”

        白凯尾巴转动翻了个身,有气无力的模样,似是在敷衍方平安一样。

        方平安也不避讳,直接伸手将白凯抓在手中,放在面前。

        苍白鲸鱼的触感,入手微凉,软软的,它腹部的触手不断蠕动,划在掌心,有点痒。

        方平安看着手心中的白凯,苍白色的骨甲覆盖在头顶,赤色眸子,虽然整体看起来像鲸鱼,实则它的头颅略扁平,口中都是细碎如同剃刀一般的獠牙,说像鲸鱼,其实更像鲸鱼与鲨鱼的混合体。

        方平安细细打量着白凯,又回想了一下当时它攻击那个青甲神将时的场景,最后咂咂嘴,忍不住吐槽道:“又像鲨鱼又像鲸鱼,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个啥品种,总不可能是鲸鱼和鲨鱼的串串吧?”

        白凯似乎听懂了这句话,原本躺尸装咸鱼的它,顿时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同时咧开大嘴,吭哧一口就咬在了方平安的手指肚上。

        锵!

        方平安早有准备,就在白凯合嘴时,一条金刚手臂突然出现,其中一根宛如赤金浇筑的手指,狠狠的戳进白凯口中,发出一声金铁交击声。

        咔嚓一声脆响。

        金刚手臂的手指,浮现出一道利齿凹痕,手指肚周围也裂出道道裂隙。

        果然,八臂运天的技能强度已经有些弱了吗。

        方平安看着刚刚与白凯牙齿硬碰硬后崩裂的金刚手指暗自琢磨着。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收起八臂运天,反而是将白凯放到另一只金刚手臂的手掌中,一脸如沐春风的笑意,眯眼笑道:“害,脾气还挺大,口误,口误,刚才那只是口误,看你的样子是纱绮罗让你跟在我身边,对吧?”

        随着方平安说出这句话,白凯蔫了吧唧的上下点头。

        见到白凯点头,方平安眯眼笑的更加开心。

        喵路由被他这边的动静吵醒,一眼望去,发现方穷穷正捧着那头遗失巨兽,笑的格外……贼眉鼠眼?

        按照喵路由对方平安的了解,这时候他不一定是在肚子里搅和什么坏水,反正八成没好事就对了。

        “咳咳,既然纱绮罗让你跟在我身边,那总要有个名字,没有名字的话,以后做什么事情也不方便不是。”

        方平安满脸温和笑意,开始忽悠起来,他先伸手指了指喵路由,说道:“你看,它叫喵路由,名字我起的,怎么样,不错吧!所以我起名字你放心,绝对在人类世界中,那都是响当当的名号,只要放出名号,顿时将旁人吓得闻名丧胆!”

        白凯咸鱼的躺在方平安掌心,丝毫没有提它有名字的事儿。

        卑微的人类,哪有资格知道它们遗失一族的名号。

        喵路由趴在床头,虚眯着眼睛,懒的拆穿方平安。

        方平安嬉皮笑脸,似是和白凯商量道:“你看啊,纱绮罗姓纱,而你呢,又长得像是鲨鱼……”

        说到鲨鱼,白凯再次侧起头,嘴里咯吱吱直响,开始磨牙。

        方平安尴尬的笑了笑,继续道:“那你就和纱绮罗一个姓,姓纱,而你是被纱绮罗扔向我的,掉在了我的脚旁,这寓意好啊……,连在一起,就是纱掉!”

        “所以,你以后就叫纱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