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85.老哥硬气(补更)(哦对了,顺便求点推荐票。)

085.老哥硬气(补更)(哦对了,顺便求点推荐票。)

        里世界。

        此时的里世界中,大地崩裂,满是沟壑。

        酒店之上满是前后透明的破洞,已经摇摇欲坠。

        望东山从地面凹坑之中起身,动作间牵动了胸口处的伤势,忍不住张口咳出两口鲜血。

        古怪的事出现。

        望东山口中咳出的鲜血竟然并非红色,而是紫色!

        咔!咔!

        他胸口被方平安砸凹陷下去的地方,传来两声碎骨对接的脆响,不一会便重新站直身子,胸前的伤势也恢复如初。

        望东山站在凹坑中,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处的紫血痕迹,仰头看向站在凹坑前的方平安,疑惑讶异道:“你的力量,不施展时居然感受不到,就像是个普通人……”

        “不对,你不是王之子?!可你为什么会有深红冠冕,还能被我感应到?你究竟是谁?!”

        方平安伸手拍了拍布偶服上灰尘,低头咧嘴,目光真诚的笑骂道:

        “我是你爸爸!”

        另一头不远处。

        纱掉咸鱼似的趴在喵路由头顶,除了几只小触手挥舞外,一动不动。

        喵路由两只后腿人立而起,背靠在一块从酒店上掉落,砸在地面上的巨大碎石上,一只爪子扶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对着方平安大声吆喝道:“方穷穷,你亏啦!他的肉身有问题,可能不是人!”

        告诉完方平安那个望东山有问题以后,喵路由突然伸出爪子,怼了怼趴在它头顶的纱掉,嘴里崩豆似的来了一句:“诶,一动不动是王八!”

        纱掉闭上赤色的眼睛,“憨憨团子。”

        方平安听到喵路由说的话,原本挂笑的表情顿时僵硬,脸色变黑,目光阴沉,他盯着望东山嘴里骂骂咧咧:“我收回那句话,你一点也不憨嘛,居然能想用这种方式骂我不是人?”

        ???

        望东山看着脸色转变飞快的方平安,心里感觉堵闷的厉害。

        什么叫你一点也不憨,想用这种方式骂他?

        意思是当他爸爸还是个丢人吃亏的事儿了?

        简直……

        越想越气,望东山咬牙切齿,眼睛通红,怒喝道:“简直是欺人太甚!”

        噗。

        下一刻,望东山手持青铜长矛,直接捅穿了自己的心脏,紫色鲜血顺着青铜长矛缓缓流下。

        ???

        这次轮到方平安都是问号。

        这是什么优秀的操作?

        被人骂了不骂回去,也不出手打人,直接捅自己心窝子……

        方平安点点头,对着望东山的尸体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这个傻……啊不,老哥硬气!”

        话音刚落。

        咕噜噜!

        骤然间,一层层紫色的水泡忽然浮现在望东山全身上下,丝丝宛如蛛网般,颜色更深的脉络随着紫色水泡起伏,破裂。

        随着紫色水泡破裂,紫色粘稠的糊状物飞溅的遍地都是,飞溅的糊状物所掉落的地方都会冒出丝丝白烟,发出呲呲作响的声音。

        显然这东西有着一定的腐蚀性。

        如果是常人接触,很可能会被这紫色糊状物直接腐蚀成一具白骨,甚至可能骨骼也承受不住。

        咕噜!咕噜!——

        仿佛水烧开了似的呼噜声不断。

        紫色粘稠的糊状物似是会增值一般,越来越多。

        而已经看不出人形的望东山头顶,那顶深红冠冕正在缓缓升高。

        紫色粘稠的糊状物已经蔓延到周围十几米的距离,大量的白色烟雾不断飘散,散发着一股硫磺的酸臭味。

        不远处的喵路由此时面色难看。

        它原本人立而起,靠在大石上的松散模样已经消失殆尽,一双碧绿晦暗的眸子凝聚视线,落在那片紫色的物体上。

        那些紫色的粘稠物,正在尝试腐蚀它的里世界!

        而且,还真的起了一些作用。

        随着里世界被腐蚀了一点点,喵路由感觉浑身难受,微弱的脱力感伴随着脑仁的刺痛不断提醒着它。

        这些紫色的东西,有问题,大问题!

        要知道,当时在东夏市中心医院时,深红之王的分身降临一脚踩进它的里世界时,都没有想现在这样,有如此诡异的感觉。

        当然。

        这并不代表这些紫色粘稠物与望东山有多强。

        论起实力自然是一般。

        只不过是他所释放出的这些东西很特殊。

        喵路由蹙眉,原本的猫身开始发生不规则的扭曲,仿佛水波荡漾,小麦色的肌肤与猫身开始频繁切换,就像是接受信号不好的老旧电视一样,不断花屏。

        它眉头皱的愈发严重,有些懊恼似的嘀咕道:“这种糟糕的感觉……”

        就在此时,突然咕的一声。

        一条由紫色粘稠物组成的不大水流,流淌着蜿蜒而起。

        恐怖的是,紫色水流中,有着一张张人类的面孔。

        看不清面孔的细节,只能看到一张张,或是张大嘴巴,或哭,或笑,或悲,或怒的表情。

        这些人面表情不变,却发出一声声琐碎的低语。

        “冲锋!冲锋!冲锋!”

        “妈,这次儿子我怕是回不去了,也没办法和您说两句心底话。”

        “狗娘养的怪物,来来来,让爸爸用这把开过光的火神给你们加个BUFF。”

        “这么多恐怖的怪物,怎么会……怎么会……完了……全都完了……”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是谁,是谁送来的情报!”

        “有投靠异族的奸细!!!”

        有的低声呢喃,有的怒声喝骂,但它们都是同时发声。

        杂乱不堪的话语,如果换作普通人在这儿,估计早就被吓傻,或是被这些话语刺激的疯掉。

        最终,流淌着人面的紫色河流蜿蜒起伏,围绕着中间的一个模糊人形而缓缓流淌。

        而浮动在人面河流中的那个人形,身体同样由紫色粘稠物组成,只不过更加规整,渐渐形成了一个清晰的人类轮廓。

        还是望东山。

        只不过他如今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光彩,变得暗淡无光,表情僵硬。

        一簇紫色的絮状物夹在他的头发中,此时正在不安分的舞动。

        同时,望东山头顶的深红冠冕升高到一定的高度后,砰然炸裂,化作点点细碎的红色光点。

        嗡!——

        于是,方平安头顶浮动的那顶深红冠冕瞬间发出一声轻轻颤鸣,一道模糊的光影浮现在方平安身后,闪动间,瞬间便将那些冠冕红光全部吞噬,然后下一刻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