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88.狰

088.狰

        祖师堂内。

        坐在一侧,身穿西服的中年男人听到李阳离的话也不恼怒,只是笑了笑,双手扶在太师椅的扶手上,身体后靠,同时笑道:“李道长别激动,我这次来也没有别的事儿,主要就是过来清凉观拜访一二,同时呢,想问问关于我家玉暖的事儿。”

        李阳离的不要脸皮,在清凉观,乃至整个道家一脉中都是鼎鼎有名的。他抬手用小手指抠了抠耳朵,“这事我恰好知道,老宋啊……这事儿呢,是这么个情况。”

        “你家闺女吧,不知怎么的看到人家小伙子长得好看,非得死乞白赖的要人家联系方式,对方没给,你家闺女我估摸着也是娇生惯养惯了,一气之下就准备出手来硬的,哪成想那个小伙子也是个暴脾气,两人就这么打起来了,这一来二去,你来我往,足足打了半个小时……直到你闺女一不留神踩到了一块香蕉皮,吧唧,摔地上了,摔了个重伤,然后的你也都知道。”

        身穿西服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宋玉暖的父亲。

        他原本温和的表情此时略显僵硬,嘴角微微抽搐两下后,一时也没有张口说话,只是两手扶住太师椅的扶手,一手抬起食指,轻轻敲打。

        他食指敲到扶手时,袖口微微向后,恰好露出手腕上系着的金虎手串。

        宋长气来之前已经从宋玉暖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一个七七八八,心里清楚是自家闺女理亏,所以这次来,一是过来寻寻那个人,和对方谈谈,让他清楚他们宋家不是那种不讲理的,这也是他宋长气作为宋家家主应该做的。

        二就是他宋长气是宋玉暖的父亲。

        为人父,看到自家闺女被伤成那个样子,险些命都没了,不说蛮不讲理,以大欺小,怎么也要和出手的人说道说道。

        宋长气都想好了。

        如果对方是老一辈的,那没什么好说的,公平切磋一下。

        如果对方是小辈,那他就去找对方长辈谈谈。

        合情,合理。

        只不过李阳离张口就打马虎眼,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听这口风,似乎是知道些什么,故意在打掩护似的。

        齐厄从一进门第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一侧的这位阴阳家大佬,所以他与织茁进屋后并没有插话,而是安静的坐在一旁,静静听着,可是一听不要紧,怎么越听越不对味?

        宋家千金倒追年轻小伙不成,因爱生恨,大打出手?

        织茁的眼睛闪闪发光,属于女生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盘坐在蒲团上的李阳离突然转过头,将视线落在齐厄与织茁这边,询问道:“气息杂乱,中气带妖,一看就是基金会中常使用那个什么戮神武的,你们来这做什么?”

        织茁整理了一下措辞,刚要张口,齐厄却突然接过话茬,起身鞠躬,开口说道:“晚辈基金会齐厄,见过李道长,这次突然登门造访,主要和一头scp有关,它突然在清凉山山腰处酒店‘丢了’。”

        齐厄笑眯眯的,故意将“丢了”两个字咬的很重。

        宋长气背靠在太师椅上,闻言目光在李阳离与齐厄两人身上来回打量几眼,暗自思索。

        李阳离双手扶膝,坐在地上装傻纳闷道:“丢了?哪丢的上哪找去啊,你们来我这破道观有什么用?”

        齐厄闻言站直身子,眯着眼笑道:“可是我听人说,是清凉观的一个道士带走了那头scp,而一路询问之后得知,那个道士,叫王式。”

        李阳离一脸惊讶道:“居然有这回事?可是王式已经下山,去了恒天关,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回来,要不你们去那儿看看,亲自当面对质一下?”

        宋长气闭眼靠在椅背上。

        齐厄眯眼笑着,只不过眉宇之间晦暗不明。

        恒天关,距离东夏市六百里,是一片深山峡谷,地势起伏陡峭,岩壁高耸,更有一条恒峰蔓延于此,如同山关。

        后来旅游业越加发展,将那里规划成了一片景区。

        在普通人,外人来看,那就是片风景秀丽,山水如画的景点。

        事实上,那里深靠原始森林,随着天地间的变动,越来越多的古怪传闻,在能力者修行者的圈子里传开。

        而最近的传言。

        相传恒天关变动不断,有许多骇人听闻的鬼患不断发生,而根据基金会的情报网显示,哪里还很有可能有些超过三只属性不明的scp!

        就这个节骨眼,清凉观的道士去恒天关做什么?

        去旅游?

        那是骗鬼的,骗鬼鬼都不信!

        不过齐厄也想起来,基金会高层确实也下达了前往恒天关,印证关于scp传闻消息真假的命令,不过因为3199的事儿一直耽搁没去,如今来看,他和织茁还真得走一趟恒天关了。

        想到此处,齐厄眯眼笑着,对着李阳离客气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李道长与宋前辈了。”

        话音落下,齐厄与织茁利落转身离开。

        见那两个基金会的小辈离开,李阳离双手扶着膝盖,从蒲团上缓慢起身,扭过头瞥了宋长气一眼,摇头晃脑,唉声叹气的嘀咕道:“老宋啊,你是真不愧宋家家主,这脸皮也是够厚的,还坐的住?我刚才说的话,即是说给小辈听,也是说给你听的,怎么?你这是打算装傻充愣到底是吧?”

        宋长气呵呵一笑,抬手摸了摸下巴,,“李道长话里有话,一直横加阻拦,先是支开那两个小辈,又是拿话“提点”我,看来道长是知道是谁打伤了我家闺女,是谁抓走了那只scp啊,该不会这两件事儿,都是一个人做的吧?”

        这个看似温和随性的中年男人扬起手,手腕上的那串金虎手串再现。

        阴阳家这一脉中皆知,宋长气的阴阳术法在这一脉中堪称绝顶,而作为一个“法师”而言,不论修为如何,都会有一个弱点。

        那就是肉身脆弱。

        可是宋长气不同,他同时还是一名极强的兵家修士。

        他手腕上的,其实挂着的是一头真真正正的兽魄!

        其名为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