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言情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在线阅读 - 094.得加钱【求推荐票】

094.得加钱【求推荐票】

        嘎吱!——

        嘎吱!——

        随着宋长气手心中的“门”发出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他整个人此时心中警铃大作,一股直戳心窝,令人窒息的危机感降临,笼罩在他全身上下。

        似乎,这道由掌纹所组成的门后,有着什么恐怖道没边的东西!

        咯吱——

        咯吱——

        “门”一点一点的打开。

        深红弥漫。

        一道哗啦作响的锁链声从中传来,宋长气循声望去,看向“门”内。

        门后的世界是一片混沌,黑与红交织在一起,似是雾气又似是粘稠液体。

        赤色的雷蛇在一片阴霾之中游走,时不时还有闪电劈过,而这其中就有一条横贯天际的锁链,不知连接着何地。

        宋长气的目光落在门后,无法挪动,这个原本看起来温和儒雅的中年男人此时额头汗如流水,原本有肉的脸颊正去漏气气球一般不断干瘪。

        他的精气神已经开始大量亏空了。

        如果在这样下去,不用“门”内的存在出手,宋长气就会因为精气神消耗殆尽,续而消磨肉身根基而死。

        僵硬立在原地的宋长气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甚至感到……恐惧。

        他牙关紧咬,后槽牙都因为太过用力而崩裂。

        不过即使是这样,宋长气仍是用尽全力瞥向身旁那个邋遢如乞丐,脸上带着坏笑的身影一眼。

        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为什么只是推演他的一条线而已,便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变数?!

        “门”内的那个世界中,存在着什么?!

        人类就是如此,越是未知,越会感觉到恐惧。

        尤其是当对方即是未知,又展示出了绝对力量的时候。

        哗啦!——

        忽然,“门”后的世界中又传来一声较为剧烈的锁链声响,黑红翻涌间,一只古怪非常的眼眸出现在“门”内,看向外面。

        这只眼眸漆黑,眼瞳中还有有七颗如同倒勾一般的赤色红点排列在一起,组成一个古怪的圆。

        古怪眼眸透过门户看向外面,目光先是向着四周转动片刻扫过周围的山峰,公路,凉亭,最后落在宋长气身后,猫着腰,手里掂量着太阳历石,鬼鬼祟祟准备拍闷棍的方平安身上。

        沉闷,诡异,威严,厉怖。

        种种诡异的感觉随着目光而来,正准备拍闷棍的方平安,全身一哆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目光转向宋长气手掌的方向,与那只诡异的眼眸对视。

        目光交汇,一股难以言语的威胁感自方平安心头升起,他砸砸嘴,有些怂,不过又想起自己手里正掂着同样很牛哔—的太阳历石,于是顿时又勇了三分,反瞪了对方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帅的帅哥啊!老不要脸的东西,看,你再看!再看我报官告你调戏良家妇男你信不信?!”

        喵路由缩在方平安肩头,一边浑身紧绷,紧张的不行,一边被方平安的话气的直翻白眼,把他嘴缝起来的心都有。

        方穷穷怎么就这么会作死呢!?

        诡异眼眸看向方平安的眼神变换,似乎有些错愕,还有些古怪,最后似乎是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感觉,眼眸干脆不在看他,而是目光转向宋长气的方向。

        宋长气此时的状态非常糟糕。

        仅仅这不足五分钟的时间内,他整个人便已经瘦到皮包骨的程度,如果在这样持续下去,形销骨立怕也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与方平安不同。

        随着诡异眼眸的目光落在宋长气身上,那股令人骇然的恐怖感如同天海倒坠,直直的砸落在他的心头。

        噗!!!

        宋长气心神在这一眼之下受到极大创伤,张口吐出大口鲜血,同时精气神枯槁殆尽,伤上加伤,在这多重打击之下,男人双眼一翻,瘫倒在地不知生死。

        随着宋长气倒地,他手心处的“门”也渐渐消失,门内的眼眸最后又看了方平安一眼,情绪古怪。

        祂可能是觉着“门”关闭的速度不够快,门后黑红雾气翻涌,一条被诸多锁链束缚住的漆黑利爪从中抬起……然后将门砰的一声重重关死。

        方平安手里掂着太阳历石,愣在原地,他先低头看看生死不明的宋长气,又转头看向他已经恢复正常的手心处,然后扭过头看向肩头的喵路由,底气不足的问道:“咳,刚才……门后面的那个鬼东西是在嫌弃我,对吧?”

        随着“门”消失,喵路由也恢复了之前的精神,开始砸场子,它蹲起身子,右爪抬起踩了踩方平安肩头,“自信点,我感觉祂不只是嫌弃你那么简单,不只是嫌弃啊……”

        方平安站在原地,手里拎着太阳历石,气的直嘬后槽牙,不够想了想对方刚才那一眼给他的感觉,只好放弃想办法重新打开“门”过去用太阳历石给祂一脚的想法。

        从那扇门打开时,方平安的深红冠冕便开始隐隐欲动,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当场爆发的感觉。

        还是对方看向他的那一眼,才压下深红观念的躁动。

        方平安也是那个时候确定,“门”后的存在,就是深红之王!

        是不是本体不清楚。

        但是其实力比之他当初捶杀的那个分身而言,强过太多太多。

        正当方平安眼神晦暗,心里琢磨着事情的时候,一个邋遢道士从山路顶端径直走了下来,道士看了看倒在地上身形枯槁的宋长气,嘴里啧啧道:“儿孙自有儿孙的福,当长辈的乱插手,这下好了吧?搞了个形销骨立,就连修为都如同大坝开闸,一泻千里喽……”

        说完,邋遢道士又将目光落在方平安身上,看了看他手里掂着的太阳历石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似乎就是块普通石头,又转过头看了一眼他肩头的喵路由,道士砸砸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袖口中摸出一块木质符牌随手丢给方平安,道:“方平安,这个东西你先收好,别拒绝,也别偷偷丢掉,更不要转手卖掉,桃木刻的,不值钱。”

        方平安接过符牌,拿在手里默不作声。

        李阳离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宋长气,“你把地上这个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死了的……人背起来,一起去道观一趟,我有话要和你说。”

        方平安伸手摸了摸鼻子,仿佛没听见似的,嘴里吹着口哨,四处看风景。

        李阳离摇头道:“地上躺着的这位,手腕上有一个……虎豹样式的金镯子,背上去,归你,就当是给你的赔礼,也是你背他上去的报酬。”

        “方平安,你应该也已经猜到了,他就是宋提刑的父亲,这次来并不是找你的麻烦的,你大可放心,本意就是想找你聊聊,我估摸着他就是想打你一顿撒撒气,没成想,最后把自己搞成了这个德行,所以你大可放心事后还有什么报复之类的,这一次,我估计他都已经吓破胆了吧……”

        “当然,吓破胆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让他知难而退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这里,李阳离眼神怪异的看了方平安一眼。

        他也万万没想到,方平安居然与某一个大恐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越是这样,李阳离越是觉着自己“看好”方平安的这件事,属于瞎猫碰到死耗子,压对了宝。

        方平安吧唧吧唧嘴,眯眼看了看李阳离,笑道:“成啊,我最喜欢助人为乐了,行善事嘛,不过有一说一,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