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在线阅读 - 第829章 风雪长安(下)

第829章 风雪长安(下)

        车里车外两个世界,也是两种人生。无论到了任何时代,金钱和权利都将人分为了几类,而此时,唐工坊无疑是这个时代最有钱也是最有权的一类。

        外面风雪弥漫,可能很多人都挨不过这个冬天,唐工坊就算外出的马车之中,都是温暖如春。

        陈方揭开窗帘,打开玻璃窗,外面冷风灌进来,让稍微有些沉闷的马车中多了一些新鲜的空气。

        看了看外面寥寥行人,行色匆匆,陈方放下车帘。他的目光同样看到远处蜷缩在角落的乞丐,用各种破布和能找到的任何物品御寒。

        此时盛唐,本来乞丐不多,长安的官家并未特意让人驱赶,所以零零散散,总有一些乞丐流落在长安的各处角落,这些人是最难挨过这个冬天的人。

        陈方看到,也仅仅只能叹口气,他能做的不多,或许只能感叹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了,然后自己做这朱门,看着外面流落的散骨。

        透了下气,陈方关了窗户,却并未拉起窗帘,隔着玻璃窗,外面街道两旁的建筑和各种经幡门牌从眼前一一而过。

        “清雪姑娘!”

        陈方轻轻唤了一声,手伸进趴在自己怀中,深深垂着脑袋的一个女子发间。

        这女子一头秀发,早被陈方将一切装饰去了,连一根束发头绳都未留下。

        所以她一头的乌黑长发完全披散在陈方双腿上,像是给陈方双腿盖了一层薄薄的黑锦被子。

        陈方唤了一声,怀中的林清雪并未回声,陈方背靠着加了厚实绒衬的车壁,脸上的表情有一些舒适,渐渐换了一些别样的满足。

        五指插进那浓厚的黑发,像是用竹耙子扒地一般梳理几下。

        “清雪姑娘!”

        这唤了第二声,林清雪才微微抬了头,仰着脑袋望了望陈方。

        陈方手抚着林清雪面颊,让她侧脸枕在自己大腿上,此时撩落一缕秀发,露出一只精致耳郭。

        陈方用手轻轻捏着那粉嫩耳郭,一直捏到耳垂。

        “驸马爷,清雪刚刚趴了一阵就睡着了。”

        “无事,你要是困就再睡一阵,距离临清安阁还有一些距离。”

        “不睡了,就想静静看着驸马爷。”

        “那你好好看着!”

        “驸马爷,送了这些瓶子去阁中,能不能带清雪继续回工坊?”

        “你这丫头,怎么还想一直住在工坊?”

        “驸马爷不愿意了!”

        林清雪颊上微微一抹落寞惆怅,一丝失落闪现在那双精致而完美的眸子中。

        “什么不愿意,工坊就是你家,以我和临清安阁的情分,别说是你,就是你们临清安阁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全部住进唐工坊,那也是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林清雪轻轻笑了笑,陈方抚着玉人粉颊,看着林清雪轻笑,忍不得手指抚过那完美唇线,沿着嘴角一直落在那好看精致的眼角线条之上。

        “清雪,你真美!”

        陈方忍不得夸了一句,就见那玉润的朱唇微微轻启,一抹胭脂从林清雪的双颊泛了起来。

        “驸马爷,您这句话说的是真的?”

        “骗你作甚,把你放在唐工坊,这姿色也是上品,还有这腰身线条,也是让本驸马眼馋的紧。本驸马馋你身子,也馋你这精雕玉琢一般的唇。”

        林清雪将头埋进陈方腿上,陈方看到她身子抖了几下,又如刚才那般,手伸进那如同瀑布一般的黑发间。

        “驸马爷,您老是喜欢将我头上装饰全部去了!”

        “美人,根本不用装饰,去掉这些,更美。”

        陈方心中叹口气,他可不敢说你的头饰非金即银,不撸了留着作甚。

        在唐工坊,有一次桃红看驸马爷那些宝贝,里面可是有一大堆女儿家的头饰,金钗银饰,琳琅满目,好大一堆。竟然还有几个凤冠。

        唐工坊那几个贵人每次和驸马亲近,谁还没丢几样头饰,全部被驸马薅了羊毛。

        此时陈方看着将脸埋在自己腿上的林清雪,又将她脑袋掰了过来,轻轻磕了一下额头,捏着一段琼鼻不愿放手。

        被驸马在颊上五官用手胡乱抚了一阵,林清雪仰头枕在陈方腿上,看着驸马,也许是马车中空间小了,炉子又特别旺,有些热了,林清雪松了领口,陈方见了,自是免不得动了一些心思。

        “清雪,你是故意勾引我么?”

        “驸马爷,是热了!”

        “敢不敢将领口再拉开一些!”

        “我穿着工坊做的胸衣的,驸马爷什么也看不见。”

        林清雪说完,魑魅般笑了一笑,陈方在玉臀轻轻拍了一下。

        然后垂下头,在林清雪耳畔轻轻耳语几句,就学着家猪拱院墙一般,在林清雪身上肆意妄为了一番。

        临清安阁的竹林静静矗立在风雪之中,冬日的冷冽寒风也仅仅让这竹林微微弯曲了一些,竹叶和竹枝上落了许多积雪,竹叶却依然青翠。

        唐工坊的马车在青石路面的积雪上碾过两道车辙,缓缓停在老楼前那座小广场之上。

        陈方感觉马车停了,却不愿意抬头。

        林清雪轻轻托着陈方鬓发,看了看驸马。

        “驸马爷,到了!”

        “让本驸马再垂涎一阵美色。”

        “驸马爷,等回了工坊,清雪再伺候驸马爷。”

        陈方不情不愿抬头,林清雪赶紧收拢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要找发饰收拢头发时,见到自己发饰少了几个。

        “驸马爷,少了一根钗子和一个簪子。”

        陈方摊了摊双手,这个动作陈方做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已熟悉的像是自己要小解脱裤子一般熟练。

        “驸马爷,我胸衣的带子够不到了!”

        “我帮你系好。”

        陈方提了几个木盒,木盒中都是子午岭分坊新出的瓶子,专门为临清安阁做的,用来储存那些阁中做出的化妆品。

        此时这仅仅是样品,让林诗轩过目的,此时提了几盒,林清雪接过两盒,然后下了马车。

        马车外面极冷,风雪扑面,陈方将白狐裘的兜帽给林清雪戴好。

        走进老楼,老楼里渐渐暖和许多,临清安阁最不缺的是银子,虽然这里也没设置碳火地龙,却自有一套自己的供暖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