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修真小说 - 剑宗旁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镶金’的发丝

第五百八十四章 ‘镶金’的发丝

        这此世之浊或者说是浊毒在是没办法弄了,苏礼用了各种办法,甚至连业火煅烧都试过了……依然没办法将之给摧毁。

        倒是想过是否能够将之送到外界虚空之中抛弃……

        但是首先椿就直接表示这事并不可行。

        因为此世之浊十分沉重,无论是丢出这直接之外的虚空,还是丢入空间裂隙中,都会受到世界的吸引而重新坠落。

        除非有真仙飞升时能够将之远远带走……但是这样一次又能带走多少呢?

        后来他实在是没办法,就只能将那此世之浊封印在了苏礼自己的一根头发上……还好在完全封印了之后椿和芒嫦都不嫌弃了,至少他的封印术对这玩意儿还是有效的。

        但有一点是他没想到。

        他才确定封印有效呢,自己身边就又出现了一个空间裂隙的波动……苏礼想都没想,直接一根头发先扎了进去。

        然后当场就想要退出来……特么的又是一个充满了浊液的脓疱啊!

        苏礼的内心忍不住就是抽搐了一下,但还是将这些浊毒给封印在了这根头发上带了出去……

        虽然被重重封印之后,这此世之浊看起来就是一枚精致的亮金色泽水滴,看起反而像是某种珍贵灵材一样。

        但是两女就这么无语地看着苏礼没过多久又从另一个空间裂隙中掏出了一滴此世之浊……

        椿忍不住吐糟:“妾身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明显的世界意志显现。”

        苏礼的神情则是很淡定:“算了,反正也不废什么事……唉~”

        这一声叹息,那当真是万般愁绪上心头。

        他将这门神通取名为‘三千愁’,却没想到是真的得到了‘三千愁丝’……慢慢的,整整三千滴此世之浊挂在了他的头发上,这怎么能不让他发愁啊。

        “但若是单说当做发饰的话,郎君现在可真好看!”椿却是换了个角度对苏礼进行了夸赞。

        旁边还不太会说话的芒嫦也是连连点头,确定自己亲爹现在很漂亮。

        但是苏礼就很惆怅了,这满头的浊毒很危险啊,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颗人形‘脏弹’,一不当心爆了,那绝对是生灵涂炭。

        不过转过头来想想,这样一来岂不是遇到自己应付不了的敌人,甩头就把头发甩人脸上就行了?

        再配合‘三千愁’神通施展剑法,简直神魔辟易。

        椿已经说过了,他这一头的浊毒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剧毒。

        修仙者沾上了,那是直接侵染身体污浊自身法力。成仙者坠凡,本就在凡间者甚至会修为受损!

        而神魔沾上了也不得了,这是一种神力也不能触碰的物质,它会直接侵蚀神力从根本上破坏神力结构……许多弑神者,就是利用了这种物质。

        这是种椿也无法解决的东西,因为它相当于就是一个世界产生的垃圾、废料,神也拿这些世界的脓水毫无办法。

        同时他也知道这明珠界在大破灭之前和上界的联系还真的是很密切,否则单靠明珠界自己的修士可想不出也做不到制造登仙城这样的神迹来缓解世界衰落的速度。

        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是不行了。

        按照椿所说的,原本这个世上是有五座登仙城的,可以维持这天地的健康。

        可是大破灭时,南荒与大西的登仙城就直接一同坠落了,而中洲的登仙城恐怕是被取来用作巩固大破灭之后的世界稳定了。

        而极北之地的登仙城……早已经在不知何时也坠落。

        事实上大破灭之后的数万年来,这方世界一直都处于‘亚健康’状态,甚至维持这种状态的还都是依靠了东洲的那座登仙城。

        可是现在东洲的登仙城也已经坠落了……那么这个世界还能以什么方式来自救呢?

        祂找到了……苏礼。

        无法再得到虚空中源源不断的元气补充,但是让人将脓水挤出并且隔离于天地之外,不就是一种解决之道吗?

        苏礼这是成了世界丢垃圾的地方了?

        不见得是这样,反正如今所谓世界意志在苏礼眼中已经毫无份量了。

        他此时走到哪里,哪里就是鸟语花香。

        稍稍停顿,甚至会有灵芝仙草从脚边长出来……

        苏礼无语地挠了挠头,然后说道:“这样我会很烦恼的。”

        下一刻,这些异象就都没有了。

        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在刚才那一刻,世界与苏礼的上下尊卑关系颠倒了?

        但她没说,只是问:“郎君现在决定怎么处理这些浊毒?”

        苏礼为难地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椿却是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郎君可以将它们投入那小千星界试试?小千星界内一片混沌,唯有混沌才可承载、消融浊毒。”

        苏礼听了就觉得有趣,这时那么一大团浊毒丢进去,先不管那已经在演化的小千世界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她爹就该被‘灭口’了吧?

        无形坑爹最致命了……

        这思想很危险,也让人跃跃欲试。不过这段时间那位灵威叔叔也没来烦他,他也就不想去招惹。

        所以苏礼说道:“那小千世界前阵子已经忽然自己开界了,所以恐怕不行。”

        椿听到这个消息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种超出常理的失落感道:“这么快啊,还以为它还至少要百年孕育,可以随郎君上界之后才开界呢。”

        苏礼若有所觉,却因为不理解这些上界大神们的骚操作所以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青帝就在那小千星界里的事情他觉得还是继续隐瞒着比较好……在他眼中如今他身边的一切都在一个很好的平衡状态下,他不想打破这个平衡。

        于是他说:“你放心,当初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完成的。”(已经完成了。)

        椿有些感动地说道:“郎君不必如此,遇到一个孕育中的小千星界十分不易,不必刻意追求这些了。”

        当初除了秋神白露是为了挽救大西洲上的幸存者和这个世界才降临于世,其他三神都是为了争夺这小千星界才下界的。

        可是如今,椿却对这小千星界表现得如此不屑一顾。

        “可是……”苏礼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椿恐怕会不好交代。

        仿佛是感受到了苏礼的疑惑,椿在停顿了一下之后有浅浅笑着说了一句:“妾身已经找到了更好的……”

        苏礼听了顿了顿,这要是再听不明白可就真的是木头人了。

        他犹豫着该不该回应,该怎么回应……

        最终想到自己这一路走过的修行,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更自信一些?

        “我也是。”

        简单的三个字之后他就不说话了。

        依然十分克制。

        但只是这克制的三个字,却是让椿的身体都抖了起来。

        她讶然地抬起头飞快看了一眼,随后又快速低下头去。

        双手交叠着摁在胸口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妾身明白了,妾身离开神树有一段时间了,再晚些就要拖延神体恢复了……接下来,还是让海棠来侍奉郎君了。”

        话音落下,她的身影就一步跨过了虚空就这么消失在了苏礼的面前。

        但是片刻之后,海棠那小巧的身影却是又出现在了原地。

        似乎是本体与化身之间直接进行了空间换位?

        不过海棠出现的时候她正抱着脑袋满眼呆滞蹲在地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海棠,你不愿意陪在我身边吗?”苏礼看着有趣,逗了一句。

        海棠幽怨地抬起头来道:“郎君,妾身只是觉得本体可能脑袋坏掉了……本体的意识就是妾身的意识啊,她自己害羞跑了,把我丢这不是一样的么?!”

        所以,明知道两者意识是相通的,这不就是自己说自己脑子坏掉了么……

        苏礼这一刻笑得格外温和,他说:“走吧,随我去传道。虽然不想影响竹山部落的人道发展,但是基本的四时划分还是要的。”

        他笑着拽起了躲在一边趁他不注意又独吞了许多冰激凌的芒嫦,叫来肉肠让它放大了当坐骑然后将芒嫦放在肉肠背上。

        随后对着天空挥了挥手,那秋日角斗场也飞了过来落下,掉在了肉肠的脑袋上……虽然在这些先天神祇眼中天地万灵无分贵贱,但是这冠冕掉在一只狗头上也太那什么了一点。

        苏礼却不在意,带着这些‘挂件’们走下了竹峰,隐匿了身形走入竹山部落,然后开始以各种方式告知这些人四季的不同。

        他没有直接降下神谕划分四季,因为这样的认知并非竹山部落自己的智慧。

        恰逢此时应当是寒冷的冬季,在昆仑山脚下虽然不是太冷也不会有大风,但却也有刻骨寒意。

        苏礼想了想,就已经元婴出窍来到了天空。

        云层之中的元婴根本不为人知,而山河法衣也是保护着他不会受到天空的罡风以及太阳星的阳光伤害。

        小小的元婴仿佛有所感悟,直接以山河法衣的功能沟通了此方天地,然后稍稍改动了一下天地元气中的构成,便是一片飘扬下来的大雪覆盖了这一片昆仑山麓。

        竹山部落的凡人们对此都惊讶极了,对于这天降的一场大雪感觉无比敬畏,在雪地中匍匐祈祷,似乎是诉说着对这天变的恐慌。

        随后他的元婴回归本体,然后以一个普通道人的形态,带着孩子和狗子在这部落间闲逛,不断地教导着这些凡人在这大雪天该注意的事项。

        很奇怪,所有受他教导的竹山部落凡人都会很快忘记他的形象,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一直在教他们如何御寒保暖。

        这么的,渐渐地这部落中人开始明白,当天要下雪,便会降温。而降温之后就必须减少户外活动并多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