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绝美阴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二章:怪异死法

第二百七十二章:怪异死法

        “据本台记者报道,于今日凌晨六点二十八分,我市环卫工人在新华巷发现一名女尸,死因尚且不明,警方已介入调查,后续会持续跟进报道……”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昨天晚上的事就像做梦一样,没想到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件。我起身打开电视,当即就报道了这么一则新闻,如今科技发达,已是互联网时代,各种各样不为人知的惊天案件也一幕幕被人提起,对于这样的案子,我见了很多,虽然觉得残忍,但已经见怪不怪了。

        打开门走到楼下,画廊里面的画像全部消失了,这应该是左途生设下的阵法,如今他一死,阵法不攻自破。

        “小凡醒了?赶紧过来……”左途生办公室门口,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袁晨心露出了脑袋。

        “你俩在那里干嘛?”我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总觉得身体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等我细细一感觉,好像是尸气变少了。

        原来这东西用过一次就会减少一次,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旱魃的精气,不是普普通通的尸气,所以才有奇效。

        精气这种东西就跟妖怪的内丹一样,内丹被破,命数便尽。

        僵尸的身体里有一缕精血,精气正是由此而生,如果僵尸把精血吐出来,虽然不会死,但实力会降到零,随随便便一个道士都可以收拾。

        当然,这仅仅是对于高级僵尸罢了,若是低阶僵尸,没了精血直接嗝屁。

        我走到办公室,就看到这两个家伙在翻箱倒柜,我问:“你们找啥,有这么重要吗,大清早的就起来了。”

        “哎呀你是猪吗”王逸凡说着就从柜子里一个文件夹中拿出了一张单子:“虽然被左途生阴了一把,但咱不是把他搞定了么,既然他人没了,那就把他的画廊翻个底朝天,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一听觉得有理,赶紧加入进去,我们三个一顿乱翻,最后是什么收获都没有,只有王逸凡丢在一边的单子。

        捡起来一看,这是一家精神病院开的住院证明,上面写着青山精神科医院。

        “左途生这老家伙保留这种东西干嘛?”我皱了皱眉头,发现住院的人叫左小贵。

        “都姓左,年龄二十八,应该是左途生的孙子了吧,不然我们去看看?”王逸凡说。

        “也行,对了小凡,我房间有刚刚给你买的衣服,去换一下吧。”袁晨心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看你这衣服都刮什么样了。”

        我这才注意到他俩的衣服已经换过了,再一看自己,脏兮兮的,显得格格不入。

        回房间洗了个澡,把衣服啥的换上,原来的衣服就丢垃圾桶里,离开时顺手丢掉。

        我们三个上了车,风方牙就打电话过来了。

        “干哈呢?”

        “准备去医院,咋,有啥情况么?”

        我撇了撇嘴,心想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

        “没情况就不能联系昂,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出什么事么。”

        “得,我们这边用不着你担心,你呐就好好的谈恋爱去吧。”

        “靠,说的好像我是个重色轻友的人似的。”

        “难道不是吗?”袁晨心我俩同时大声说道。

        “没爱了”风方牙假装哭泣。

        “爱过吗?”

        “噗,一口老血喷死你,行了,真的没事,就是问问你们怎么样了而已,还能接电话,说明你们还活着,那我就不打扰了。”

        “滚蛋吧。”

        “哈哈,对了你们去医院干嘛?”

        “查点东西,行了,不跟你说了,前面好像出了点事。”说着我不等风方牙回话就挂了电话。

        袁晨心把车停在路边,我们几个下车后就朝前面的人群走去。

        这里有很多人,围的水泄不通,我问向最近的一个哥们儿:“兄弟,前面怎么回事?怎么全堵这里了。”

        这人摇了摇头,一脸惊恐的说:“刚刚有个人突然倒下险些让其他司机撞上,还以为是这人发什么病了呢,大伙下来一看,妈呀,我发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画面,这个人的眼睛爆出来了,当场毙命啊。”

        “这么邪乎?”现在是白天,太阳这么毒辣,不可能是邪祟作怪,但在什么情况下人的眼睛会爆出来,这又不是科幻片。

        我挤进去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是个男人,脸上全是血,原本眼睛的地方,只剩下两个血窟窿,眼珠子真的爆掉了,残渣碎片还粘在脸上,不少被炸飞到地面的血液之中。

        很快警察来了,迅速疏散人群保护案发现场,之后又去调取监控,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就回到车上换条路继续去医院。

        “小凡,查查看有没有眼珠子自动爆裂的病例。”袁晨心一边开车一边好奇的对我说。

        我点点头上网查了一下,并没有找到相关病例,又到一些论坛搜索关键词,结果还真就让我找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案列。

        这个案例发生在日.本,说是有两个女生半夜在回家的路上行走时,其中一个突然倒下,眼球爆裂而亡。

        时隔三天后,另一个女生被发现死在家中,死因也是眼球爆裂而亡。

        根据官方给出解释,是心脏骤停导致眼球变形,爆裂。

        我们也不是学医的,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任何事只要有个解释,大家也就释然了。

        当时我们几个都没有多想,在车上讨论了一下这件事,转眼间就到医院了。

        青山精神科医院并不是很大,我们进去后按照住院证明上的位置找到了左小贵。

        隔着门上的小窗户看到这家伙坐在床上自言自语,时不时就傻笑。

        小护士对我们说:“这小伙儿挺可怜的,他爸爸都一把年纪了,自己又变成这样,唉,你们做朋友的,平时多来看看他吧。”

        “哎好”我点了点头笑吟吟的回复。

        小护士走开后袁晨心撇了撇嘴说:“还他爸爸呢,那老家伙都一百来岁了,当他爷爷绰绰有余。”

        “行了,我估计这左途生的儿子是不在了,不然也不会让他交那么多住院费”我叹了口气,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话虽糙,但也有几分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