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第一吏在线阅读 - 第210章 利益共同体!

第210章 利益共同体!

        “李大人,本官早就知道,你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必是前程似锦,可,便是本官也没想到,你这速度,竟然会这么快的哇……”

        “李大人,丁公公他老人家都亲自坐镇沂源,为您安置一切事宜,李大人您未来的前程,那真是不可限量那……”

        “李大人……”

        李春来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清脆声音的主人,不多时便是被人通知,直接赶到了县衙。

        不过此时李春来已经想到了,那清脆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县衙堂厅内。

        看着眼前便是大老爷姜胖子、刘县丞、王主簿他们这些原本一直高高在上的大佬,都是连连对自己恭贺又恭维,

        卢大捕头、黄大捕头、蔺大捕头等人,都有点排不上号了。

        李春来一边连连拱手回礼的同时,心底里也有些止不住的感慨万千。

        人生际遇这东西……

        是真他娘的有点奇妙啊!

        但此时李春来俨然也明白,为何,连姜胖子都是这般热络、都恨不得把自己当爷供起来了。

        以丁公公的城府与手段,肯定已经把话跟他们说明白。

        此役,他李三爷能率‘援军’驰援辽东,不仅对他丁公公这边是大功绩,忠心可嘉,对沂源地方上,俨然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再不济再不济,至少他姜胖子的名字,肯定会出现在万历皇爷的御案头上。

        若是众人稍稍同心,操作一下,怕是刘县丞、王主簿的名字,也会出现在万历皇爷面前。

        先别说李春来之后会不会在辽东立下功绩了。

        哪怕李春来去了辽东,立马扑街,对他们个人而言,也将会收到丰厚的回报。

        说这是他们十年、乃至是二十年一遇的机会都不为过。

        毕竟,正常状态,那个傻子会抛家舍业的往战场上‘送’呢?

        一众人等寒暄几句,气氛不由愈发热切,一切都在朝着好的轨道上发展。

        只是。

        就在众人一片其乐融融的当口上,不远处,一个一身大红官袍,披着红披风的武官,脸色却恍如腊月里的寒冰,根本就无法与当下的环境融合,格格不入。

        不是沂源守备赵阳明又是谁?

        李春来很快便也注意到了刚刚被人群遮盖的赵阳明。

        片刻,不由主动笑着上前抱拳道:“小的李三儿,见过守备大人。以后诸事,还望守备大人多多提携抚照啊。”

        说完,李春来很是真挚的深深一礼到底。

        “……”

        赵阳明看着李春来这般模样,本就阴翳的脸色,一时不由更为阴翳,简直要滴出水来。

        这小李三儿什么意思,这是当众打他赵大人的脸吗?

        这狗几把的小杂碎算个球子的?

        这还没上去呢,便已经这般跳脱,若他真上去了,还不得骑在他头上拉尿了?

        姜胖子众人这时俨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由都是纷纷看向赵阳明。

        而在这个看的过程中,姜胖子众人的脸色,很快便是由中立转变为带了倾向!

        几乎一秒钟都不到,包括姜胖子在内,众人看向赵阳明的脸色,都已经有些不善了。

        “艹他个亲娘的哇……”

        赵阳明这时也回过神来,心中止不住便是跳脚骂娘。

        这小李三儿,这才几天啊,竟已经把整个沂源上下都给串联起来……

        饶是赵阳明很不想服输,真的是恨不得把李春来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在此时,却也是不得不低头了。

        片晌,忙是露出一丝生涩笑意,对李春来拱手笑道:“李大人,李副千总,您这话就太客气了哇。以后,我等同在一个屋檐下工事,需要接触的机会还有很多,大家都是适应着来嘛。”

        他这话看似说的冠冕堂皇,简直滴水不漏,可李春来却是清晰的听到了他刻意加重的‘以后’两字。

        俨然,这是在嘲讽李春来去了辽东战场后回不来了。

        李春来不由一笑。

        已经这般状态,他显然不会跟赵阳明计较这种小节,正如那句名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又对赵阳明抱拳一礼,李春来便不再理会他,直接跟姜胖子众人说起了事情。

        此时虽是没有定下确切出发的时间,但李春来与丁公公的底线早已经一致,那便是年前。

        剩下的,那自是越早越好了。

        毕竟,他李三爷能早一天出发,丁公公,包括姜胖子他们的名字,便是能早一天摆在万历皇爷的御案头上,直达天听!

        大家在不经意间,已经是利益共同体,谁又敢扯后腿怠慢?

        而若想出发的早,募集人手都要排在后面,首当其冲的,自是粮饷物资!

        只要粮饷到位了,人还不是遍地都是?

        看着李春来很快便是与姜胖子众人打成一片,开始敲定诸多事务,赵阳明的眼皮子不由直抽抽。

        他其实也很明白此时的道理。

        如果他现在舔着脸参与到其中,身为以后李春来明面上的顶头上司,他的好处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可……

        一想到李春来这土包子,竟短短时间,走完了英明神武如他、都是十几年才走完的路,他心里又怎可能舒服了?

        但眼见李春来、姜胖子等人这边商谈的越来越顺畅,这短短时间,很多事情都要真正的敲定下来,赵阳明也坐不住了。

        切身的前途与面子相比,面子又算个毛线的?

        正巧李春来等人正说到新军的服饰、装备问题,赵阳明登时一个机灵,忙    清了清嗓子道:

        “姜大人,李大人,诸位爷。此事,大家无需太过担心。我沂源守备,这些年虽是没有存下多少存货,但恰巧今冬的装备刚发下来没多久,还没有正式配备与军中。若李大人不嫌弃,可直接抽调这笔装备先用。反正我沂源暂时也无战事,我沂源守备这边的弟兄们,还能再坚持坚持嘛……”

        “……”

        赵阳明此言一出,包括李春来在内,众人都是一愣。

        转瞬,还是姜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忙是笑道:“赵大人高义啊。若能这般,那自是最稳妥之计哇。”

        刘县丞、王主簿等人也都是连连接话茬,场内原本有些不太协调的气氛,登时一下子协调了不少。

        但众人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却也是转回到了李春来的身上。

        这事情,只要李春来点个头,那便是皆大欢喜啊。

        可此时,谁,谁又敢去逼李春来表这个态?

        刚才的状况,大家可都是亲眼所见……

        李春来此时才是真正的爷啊……

        看着姜胖子目光里都是带上了一丝恳求之意,李春来不由一笑,似是要说话的样子。

        场内本来略有松散的气氛,止不住便是猛的一紧!

        包括赵阳明在内,所有人的心,都是止不住的提到了嗓子眼上。

        若万一李春来不懂事,非要掀桌子……

        那众人就算是再不爽,怕也只能捏着鼻子来帮李春来擦这个屁股啊……

        李春来自是将众人的神态都是收入眼底,心中好笑的同时却也有着诸多不可说的感慨。

        还是姜胖子老辣啊,太多时候,根本就不能把人当人看!

        片刻,李春来恭敬的对赵阳明拱手笑道:

        “守备大人真是雪中送炭那。如此,小的这边便高枕无忧了哇。

        不过,这笔物资究竟是守备大人麾下弟兄的财物,小的这边又怎能白拿?

        这样。

        姜大人与诸位爷都在这边看着,这笔装备,我李三儿这边,无论如何都是要出钱的。

        待募捐事宜开启后,就算我李三儿这边一时不能凑上全数,也必定给守备大人这边一半银两,大家看可好?”

        “这……”

        众人,包括赵阳明在内,都以为李春来这会儿肯定要横挑鼻子竖挑眼,以报刚才赵阳明对李春来有怠慢的仇怨。

        却怎能想到!

        李春来根本提都没提这个茬,反而是切身实地的为赵阳明这边考虑。

        这是根本就没把刚才的事情当回事,而且是切身实地的为大家、为全局考虑啊。

        这是何等心胸气魄?

        也无怪乎,这位李三爷,短短时间便是能走到如此程度了哇。

        “李大人,本官向来是很少佩服人的,但李大人今天此举,便是本官也必须要为李大人竖个大拇指哇。”

        “李大人豪气啊。我沂源上下,此时已是上下一心,还能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呢?”

        “李大人……”

        眨眼,整个场内的气氛便是一片热络。

        便是赵阳明的心情都是一下子好了许多。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小李三儿这个小崽子,看起来也有这么顺眼的时候呢?

        看着众人一片和谐,皆是欣欣向荣的模样,李春来的心里却是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以赵阳明这龟孙模样,并不是他李三爷不想搞死他!

        以后若但有机会,李春来绝对要送赵阳明这种杂碎去‘西天终生游’!

        只是,此时诸多军务上的事情需要赵阳明协调暂且不说,李春来的老娘亲人,可还都在沂源城呢。

        包括诸多弟兄们的亲人。

        若是不把这后方稳固好了,大家又怎可能踏实的去辽东如何?

        与浩浩汤汤的时代大势相比,一时间的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况乎。

        不闻汉人有一句千古流传的至理名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更不要提,李春来此时看似是吃下了这个‘哑巴亏’,可他李三爷的为人,怕是要切实入人心了。

        ……

        李春来与赵阳明都是达成了一致,起码是在表面上达成了一致,沂源上下,真的已经是达成了一个统一的利益共同体。

        接下来再处理各项事务,那自然是事半功倍!

        很快,关于李春来新组建这支新军所需的各项物资、包括人手事务,便是风一般飞速的传达下去    。

        而关于李春来正式就任军职的仪式事务,也迅速被敲定下来,便定在明日中午。

        县衙方面,包括沂源守备方面,军政双方双管齐下!

        共同对几乎所有沂源士绅、宗族长老、包括诸多读书人,都是一起发送了喜帖。

        这迅速在沂源上下引发了更大的波动。

        一时间,本就因此而热闹的沂源县城,不由更加的热闹,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商议着此事。

        特别是李春来招募这批新军待遇极为优厚的事情,也随之扩散开来。

        许多想改变当下状态的汉子,都是蠢蠢欲动,就等着李春来这边征兵的详细通告,正式发出来了。

        然而。

        就在一切都走上轨道,几乎是国朝这二百多年来,沂源上下最一心、最顺利的时候。

        沂源东大营,丁公公的临时驻地。

        在丁公公的临时中军内,李春来却是为这支新军的番号问题,消耗了无数脑细胞,直愁大了脑袋!